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神豪:开局十连抽不伤

作者:晚安 来源:飞卢小说网

方青何已经想起来今天开会的题目和时间了,他还有十分钟,他不想被这些事分了神。

他也知道于涛没做错什么,这人认识他的第一个晚上就为他做了一碗面,可见这家伙心地真的不错。至于以后几个月的相处,方青何虽然偶尔忍不住开开他的玩笑,他总是抓抓本来就支楞八叉的头发呵呵傻笑,方青何更认定这人是个当世罕见的老好人。以至于把方青何惯出一身刺儿还颇为享受。所以方青何很难得的良心不安了。

他就算对这个世界有天大的恶意和怀疑,对一个无数次包容他的人,也不可能完全混账起来。

可他别的话也说不出口了,道歉的契机已经过去了,他不知道怎么说。

他有点生气,想到这些事总能让他瞬间变回那个六岁的小孩,无力,愤怒,迷茫。可他现在既然猛然体会过平静的滋味,就想努力抓住。他想在会议开始前不如开开窗子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也许这能让他觉得好一些,这边冬季多雨,空气里总是带着一股甜甜的冷冷的滋味,最近被阳光一照,闻起来好像预示着一种隐约但不甚遥远的希望。

他推开椅子想站起来,可是居然眼前一黑,没完全站起来又跌回椅子上。这太反常了,他的身体素质自小一向很好,除了偶尔犯胃病,几乎不会生病。于涛一把抓住他“你又没吃饭?” 方青何本能地想否认,可他想起来他从昨天中午飞速扒了两口学校食堂卖的兔食儿———沙拉以后,居然到现在没有吃过别的东西。他的胃之前似乎没接通电源,可这经过于涛一提醒,挣扎地闪烁了两下,开始大张旗鼓地宣告存在感,拧巴地疼了起来。

于涛真是电路接通小能手。方青何只好态度端正地老实嗯了一声。

于涛站起来说:“我去看看食堂关门了没,你别动,等着。” 方青何抓了一把没抓住,于涛难得如此敏捷,蹦哒着往外跑去。

“哗…”什么东西被打翻了。

随即,

“啊!”“我擦!”两声叫喊同时响起。

方青何默默地叹了一口气。听这动静,于涛这家伙撞玛丽身上了。大概美国人民都喜欢喝咖啡,可是也只有玛丽时时刻刻见她都端着一个看起来旧旧的星爸爸杯子,从早到晚永远在喝。他抬起头,看到玛丽一边道歉一边拍着于涛的衣服,“没烫着吧,我这刚做的咖啡。”

于涛结结巴巴:“没,没事。我穿的多,没事。”他似乎完全忘了自己要出门干什么,愣愣地转了一圈又坐回来了。连玛丽慌慌张张拿纸擦地也没想到去帮忙,还是方青何好不容易站起来拿了一打经常备在教室的擦手纸,快速擦干净了。又过了几分钟校长终于也出现了,还跟着林隐和一个瘦瘦的干巴巴的老太太,老太太头发全白了,优雅地在脑后挽了一个髻,穿着粉嫩粉嫩的一身套装,一双看起来就很舒服的低跟皮鞋,手里还拿着一个bling bling的白色手拿包。

方青何他们很习惯了,中国老太太不穿的颜色,这边老太太都完全不介意,而且她们特别喜欢穿一套,再配上精致的妆容,认真诠释人老心不老。学校刚开学两个月的时候有一次“爷爷奶奶姥姥姥爷日”,就是邀请所有在这里上学的学生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来跟着他们的孙子孙女们上一天课,看看他们平时都是怎么过一天,老师都是怎么样上课的等等。方青何和于涛当时觉得置身棉花糖中,梦幻得很。

但是这个慢慢走进来的老太太更与众不同一些,她脊背还没有被年龄压垮一分一毫,白色的小皮鞋一尘不染,她环顾四周的神色好像领导视察,自我介绍的时候视线仿佛要洞穿面前两个年轻人,和方青何他们握手的时候动作也简洁有力。于涛被一杯咖啡浇了个头重脚轻,比平时更不在状态,老太太似乎觉得他没什么可看的,转过来直直地盯着方青何。

方青何倒是不介意别人盯着他看,而且他的基因里似乎被编译进了一种程序,就算他再狼狈,再悲催,在外人的注视中,他都没有选择只能假装平静无波,毫不在意。这在别人看来可能很生猛,可是只有他知道这滋味很苦。尤其是他很久没有胃疼过了,这个小镇似乎在时间的缝隙中偷偷治愈他所有的创口,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灵上的。这已经变得陌生的疼痛让他觉得维持住冷静有点难度。

但他也只是微微蹙了眉头,手不为人觉察地撑住桌子,在大家都落座后也慢慢坐好。

大卫先开口道:“今天让大家开会是为了诺亚的成绩。”诺亚是林隐的英文名,隐其实是他的中间名,所以一般他的同学老师就叫他诺亚。“我们觉得让诺亚的外婆布朗女士也加入今天的会议会有些帮助”。

方青何和于涛都点点头。玛丽接着把笔记本电脑展示在众人面前,不用2.0的眼也能看得一清二楚,全是F,不及格。方青何眼尖地看到中文一栏好几个一分的成绩,估计都是来自他,也有两个五分的成绩,估计来自于涛。

林隐的椅子被他自己蹬得远远的,他看起来有点不屑,似乎觉得这个会议全无必要,不仅如此,他看起来一副看你们怎么交代的神色,似乎上课睡觉的不是他,不及格的不是他,需要交代的也不是他。

没人说话,所以大卫继续说道:“今天我们先小范围开这个会,希望能解决问题,帮助这个孩子把成绩提上去,如果不行,我们还要召集林隐所有的任课老师开会。”

布朗太太这时候插话道:“不急着说解决方案,我想先听听老师们诺亚的表现的总结和评价,毕竟我们要先知道问题不是吗?”说着微微一笑朝大卫点了点头。

大卫说:“不错,那我们…”

“因为上课睡觉,也没写过作业。”说话的是林隐这小子,仍然是嚼着口香糖,仍然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看来他还挺清楚自己的问题在哪儿,他在家怎么没跟自己外婆说清楚呢?方青何想道。

“可方老师于老师,”林隐身子朝前倾过来,“你们干嘛不干脆像别的老师一样给我零分呢?”他口里问着,冲于涛点了一下头,然后眼睛盯着方青何。

“你每次上课睡觉,却没有大呼说梦话,影响别人上课;你作业没写,但每次名字却工工整整,卷面干干净净”方青何没理会林隐挑衅的神色,“不过,你要是不满意,我也可以以后都给零分…”

“在我看来,你不是不会,甚至不是懒,”方青何突然转了中文继续说道,他今天实在不想拖下去,这个会议越快结束越好“你很生气,你在试探。”

“生气?我为什么生你的气?”林隐也换了中文,他想继续说,被方青何打断,“你当然没理由生我的气,但是你大概对整个世界都很生气:你气你的父母,你气他们的新生活,你气你自己。”

林隐愣了两秒,抱起胳膊,使劲儿往后一靠,讽刺道:“你还是个心理学家了?”

方青何看向布朗太太,换回英语:“不好意思,我只是觉得用中文表达比较快,比较清楚。我已经几次试图跟您联系,可学校系统里的监护人联系方式似乎是他父母的?他们没有回过我的邮件。”

布朗太太这时候看着一边的林隐了,她慢慢地说:“校长,我们尽快改成我的联系方式吧,这孩子现在由我负责。”

林隐闻言不安地在椅子里动了动,他完全忽略了外婆话里的怒气,居然感觉到一种归属感,紧紧把他包裹起来,像包着新生儿的襁褓,束缚着他的手脚,却让他感觉无比安全。他也看向他的外婆,方青何他们不知道,这是林隐第一次跟他外婆有眼神接触。

联系方式里父母的邮件是他填的,他所有的出格的行为和夸张的零分,确实如方青何所说,是他最后的试探。到底他们在不在乎?如果他们还不在乎,他下一步做些什么他们才会在乎呢?自残?自杀?

也许这些念头会出现在每一个青少年的脑子里,他们太热血,太极端,受不了任何忽视和打击,会为了任何事向世界宣战,哪怕以自己为代价。他们觉得自己很英雄,其实在医学上这玩意儿有时候不过叫做荷尔蒙。

这边气氛有些剑拔弩张,一直没说过话的玛丽有些故作轻松地问于涛:“你为什么给他五分呢?”

“哦,他虽然没做自己的作业,但是我们班那个特别不爱说话的小女孩,琳达,你们都知道吧,问他的问题,他都帮忙回答了,而且也都对,所以我就,嗯,对。”

林隐似乎有点窘迫,好像于涛不是在肯定他的行为,而是揭露了什么不堪的伤疤,他颇没礼貌地打断道:“方老师周五为什么不在?我不想跟初中小屁孩上课。”他似乎放弃了寻衅的姿态,但少年要是不轴,也就不能叫少年了,所以他还别扭地保持着我很不爽的表情说道。

大卫简单解释了罗斯特山中学的情况,布朗太太说:“一天而已,跟着初中上课不是一个坏主意。”

可林隐不想,那些孩子太快乐了,也真的太咋呼了,他受不了。不知道为什么,方青何让他更舒服。

“我会说中文,我可以跟方老师一起去…”

“不行。”这次说话的是大卫,他斩钉截铁地以一种公事公办的语气说:“无论哪个学校,一个学生和一个老师都不能这样单独相处,这是学校责任问题,我不能同意。”

太好了,方青何想道。他可不想带个问题少年一周花四个小时边开车边开导教育他,他甚至不想面对他,这个少年像一头受伤的小兽,一边乞求温暖,一边对世界露出獠牙;一边畏惧寒冷,一边好奇毁灭的力量。这和他以前的心态,太像了。

“你连平时上课都是睡过去的,你去那边也睡觉吗?”方青何毕竟为人师表,不方便露出摆脱了大麻烦的欢愉神情,便找了个十分有说服力的理由准备搪塞过去。

“我肯定以后好好上课。”林隐急了,脱口说道,哑哑的嗓音都因为急切加了些清亮,毕竟是个十六岁的小孩,末了还弱弱地加了一句“行吗?”这回他把脸转向外婆。

外婆看来是十分珍惜这孩子终于愿意跟她有任何形式的交流,她沉吟了一会儿说:“如果你这学年好好学习,拿到全A,明年也许可以考虑。”

林隐和方青何都还想说什么。方青何被大卫一个眼神止住了,林隐也似乎觉得没有什么希望了,歪了歪嘴,站起身来。再让他说出什么请求的话也是不太可能了,少年闭了嘴。

玛丽合上笔记本电脑,把会议纪要和电脑囫囵塞在自己的大包里。“那祝大家晚上愉快。”说着她似乎有什么急事儿在等她,匆匆走了。

大卫和布朗太太都站起来,十分郑重地握了握手,“您的决定是正确的,像以往一样。”布朗太太笑着说道,看来对这次仅仅十几分钟的会议十分满意。

“我们也只是尽我们所能吧。您请保重。”大卫说着,领头走出了教室。

布朗太太跟在他后面,林隐已经大步越过他们走得不见了,她这才扭过头来,她这次仍然紧紧盯着方青何,点了点头说:“谢谢你,你很令人印象深刻。”

方青何也微微欠身说道:“您也一样。”

大卫帮布朗太太推着门,表情挺严肃地在老人家后面冲两人点了点头,和布朗太太聊着天走了。

当晚,林隐主动坐上了餐桌,第一次和自己的亲外婆吃了一顿沉默寡言的饭,他想到这个老人为他和母亲大吵一架的样子,给他布置房间的样子,努力讨好他的样子,为他去找学校的样子,终于意识到,他的外婆真的在意他,不是可怜他。他更看到,今天他看向外婆的时候,外婆眼睛里的光被点亮的样子,他有什么权利拒绝,有什么资格伤害一个对他这么好的人呢?他的试探,是不是,可以停一停了...

所以林隐很快决定,去他的爸妈!他们既然抛弃他,他也抛弃了他们。从此以后,形同陌路,不必在乎。他浪费在他们身上的泪水和年华,虽然割舍也是痛苦,但他这次决定了,就要补回来;他流落在别处的失望和愤怒,虽然忘掉也是不易,但他这次决定了,就试着和世界和解,和自己和解。

少年不知道,这一晚上给自己卸下了多大的担子,他也不知道,一身轻松的他,能多快乐。

“终于结束了”,方青何想,他穿的薄薄的单衣和毛线衫被冷汗打湿了,动一动就能感觉到凉嗖嗖地黏在身上,脑门上也密密地出了一层汗,他抹了一把,什么时候这么矫情了,他想着,试图站起来。

于涛看着他,方青何以为自己的室友兼同事终于记起自己胃疼这茬事了,没准能发发慈悲快点出发,没想到这货一脸嫌弃地说:“我闻起来像不像廉价咖啡?”

延伸阅读

罗孚家纺加盟  http://www.spokanecrimevictimservicecenter.com/u1aw.shtml
济南罗孚家纺有限公司位于美丽的泉城——济南,南依泰山,北靠黄河,物产丰富,纺织发达。

谷维加盟  http://www.spokanecrimevictimservicecenter.com/g1yd.shtml
谷维香水经销批发的香水、香水批发、品牌香水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

车驰炫百变光影轮加盟  http://www.spokanecrimevictimservicecenter.com/6bql.shtml
恒冠冠瑞(亚洲)研发总部设立于安徽,并且在国内设有深圳研发基地,在中国设立有安徽恒冠

黄金酒加盟  http://www.spokanecrimevictimservicecenter.com/6xup.shtml
黄金酒是以鹿茸、龟甲、西洋参、杜仲、枸杞子、蜂蜜、白酒、水为主要原料制成的保健食品,

中国家政网加盟  http://www.spokanecrimevictimservicecenter.com/shwr.shtml
中国家政网招商连锁_中国家政网代理_公司简介杭州博采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互

卡尼尔工业设备加盟  http://www.spokanecrimevictimservicecenter.com/adb0.shtml
卡尼尔工业设备有限公司是国内新兴的工业品仓储式供应商,目前“卡尼尔”与国内外品牌气动

依芙悦美甲加盟  http://www.spokanecrimevictimservicecenter.com/d9n5.shtml
依芙悦品牌针对亚洲女性设计,适合亚洲女性肤色的丰富色彩,辅以依芙悦而个性的艺术设计,

众鼎腾飞加盟  http://www.spokanecrimevictimservicecenter.com/xi5k.shtml
我公司是一家集餐饮设备生产、食品研究与技术开发、餐饮项目连锁加盟、餐饮咨询与策划服务

北京四中网校加盟  http://www.spokanecrimevictimservicecenter.com/6wgx.shtml
北京四中网校是北京四中的远程教育机构。北京四中网校面向全国的中、小学生进行远程学习辅

添发碗仔翅加盟  http://www.spokanecrimevictimservicecenter.com/646o.shtml
添发碗仔翅加盟。添发是一家门面不大的小店、店内容得下十几人用餐,一家人几十年匠心独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论女装大佬的掉马第五章在线阅读

    剑客看着眼前一幕,脸色冰冷,并没有开口,握剑的手开始发力,剑将出的一刻,却尘思忽然开口,“等等!”“我身后的这位,能否冷静下?有什么困难我们可以慢慢商量。”却尘思终于想起自己的处境,时刻记着装逼准则的,并不是,是本性良善的却尘思语气温和的劝说着大汉。“你闭嘴!”大汉并不理会却尘思,反而紧了紧手中的刀

  • 白月光成了首辅夫人(穿书)第6章在线阅读

    “我也就是运气好,之前拍摄古装戏的时候,碰巧弄过。”陆近言笑着解释,满不在乎的擦干净身上的落灰,“那时候可比现在难多了,每天灰头土脸的,好不容易才学会。”这说法一听就知道不靠谱,可胜在陆近言态度好,说出来的话也中听。张登心里顿时爽利了不少,又嘻嘻哈哈的和陆近言开玩笑。“对了张哥,你那还有多余的食材吗

  • 她快穿回来了在线阅读第1章

    “啪——”惊堂木与案几相撞,发出一声脆响。这就是要开始讲故事了。说书先生难得的有点激动,捋着胡子平心静气,特有的腔调就从胡子下面溜了出来:“却说这花魁黎月,初临花台,无惊无惧,当下一个回眸,便敛了无数男儿心与魂,**公子停箸住酒,评其姿色,令百花为之色黯,皓月不争其辉,”有宾客唏嘘着打岔道:“以我之

  • 陆小凤传奇之超级篮球之壶中天地

    2018-07-2316:33:17“床下躺着一个公主病话痨,就好像我的眼睛在同时看一百只蚊子在嗡嗡飞,耳朵同时听一百只鸭子在呱呱叫。这时候我想手提核弹头炸掉什么……炸什么呢?就炸掉这易燃易爆炸的情绪吧。”一年前,我想写点东西祭奠我逝去的童年。我将题目定为“壶中天地”。寓意我儿时在姥姥家生活的那些年

  • [HP]一个叫做格林德沃的人之吃药(6)

    第六章第二天一早,苏若易就深刻地感受到了什么叫“理想很丰满,现实太骨感。”原来这大雪下了一整夜,直到现在还完全没有停下来的迹象,更别提什么“出太阳”了,苏若易裹着被子站在窗边想到她昨天晚上给自己灌的心灵鸡汤就觉得自己怎么看都像一个中二少女。矫情!实在太矫情了!昨天晚上的那个人一定不是她!实在太羞耻了

  • 海贼王之童帝另有他图

    宋明祈愕然,脱口而出道:“你是叫我反串慕白?”慕白,是《国色》的男二,设定是武功高强而又风流俊朗的京都公子哥,神秘莫测,朝堂江湖两手抓的权利弄潮儿!和女一凌霄有着乱七八糟的暧昧关系。作者描写这个慕白时,常用什么“男生女相”“说是女子也不为过”这类的短句,作为把《国色》翻来覆去看了六七八百遍的忠实读者

  • 村花小妻凶又甜之结交孙宏

    第二天赵云龙一大早便拿着造好的路引来到城主府公告栏前,因为上次见达不到要求后便没有继续看下去了,因此并不知道招募处的地址,赵云龙根据告示上面的招聘地址倒是没有花多少工夫便找到了招募处,这刚一到招募处,赵云龙顿时便被眼前的这一幕给吓了一下,只见招募处门前此时已经排着长长的队伍了。难道这些人都是过来应聘

  • 帝域传说之诅咒冰子在线阅读学艺成,离师门

    第二天,袁云飞终于开始了他的学习过程,白天和众师兄弟安静的听菩提老祖的讲课,对于大道的理解慢慢加深。夜晚,他偷偷的来到洞府外面,菩提老祖早已在哪里等着他。“师父。”袁云飞对着菩提老祖恭敬的作了一个揖。“嗯,你来了。”菩提老祖点点头,凝视着黑夜。袁云飞见对方只是说了这么一句,也不做声,静静的站在原地。

  • 穿成极品的丈夫后[穿书]直播上第一”

    对于找IMP一起双排上分,完全是魏朕临时起意。本来他是准备找个职业野爹来一起双排,毕竟想要快速上分完成任务,又和中路最搭配的上分位置还是打野这个位置。中野联动,中野联动,和打野一起才能联动嘛,只要他找一个职业选手里面比较厉害的打野一起双排,绝对比他一个人单排上第一的可能性高出几倍,并且上分效率也完全

  • 听说作精不要脸之菜谱连续抽取(6)

    第六章菜谱连续抽取匆匆十分钟过后,“满足了,虽然辣了点,但就是这个辣味吃起来爽快。”砸吧砸吧嘴,原本早餐都没吃,现在吃完一顿盖饭,感觉满足了不少,之前值钱的海鲜都能够大口的吃,这也真是够爽快的,当个厨神好像不错,以后不用愁吃了。“叶寒大人,你有什么问题要问我们啊。”对面的独眼妖怪,顶着一张被辣的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