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种田之再不负你在线阅读第六章

作者:受受亲爹 来源:晋江文学城

“怎么,你不愿意。”更还生看着仃零客举棋不定的神情说道。

“不,我愿意,不管怎样,我都要试一次。”仃零客毫不犹豫的回答,他不想以这个鬼样子苟延残喘的活着,如今真是应了更还生第一次见他时说的话:“我为刀俎,你为鱼肉。”他根本没得选,只能任人宰割了。

“不过师父,既然你都决定收我为徒了,总得给我一些见面礼吧!”仃零客破罐子破摔,如今的他不人不人,鬼不鬼,还怕什么呢,总要索取些有用的东西。

“当然了,修行一途,资源与功法缺一不可,我已经在你体内留了一部功法,你若是能开启心印,便可以修行,若是不能开启心印,那只能怪你自己不行,就算知道了是什么功法也是浪费。”

听着更还生话语里不耐烦的语气,仃零客默语,他现在这个样子怕是谁都会烦吧!

咚……

咚……

咚……

正当仃零客准备询问更还生有关《鬼王经》的事情,一声声如同闷雷般的钟声传来,彻响天地,群山万壑都在与之交相呼应。钟声浩大,却不震慑心神,仃零客反而感觉到了一丝亲切,想与之接近。

“来到好,不如赶的巧。小子,你运气不错,正好赶上炼尸古脉百年一次的招尸大会。跟着钟声走,永远不要放弃,你会见到《鬼王经》的。”听闻钟声响起,更还生提醒。

“多谢师父提点,弟子谨记。”仃零客别无他选,既然上了贼船只能听贼指挥了。

“去吧!此行虽然凶险,但以你的体质应该能度过,别忘了你的身份,你有智慧,不是那些只剩本能的尸体。”更还生嘱咐,大劫将至,他绝不希望现在的仃零客死亡,但更不希望他成为一朵温室里的娇花。

话语刚罢,更还生借助本源心脏,化为一道流光消失,远去的他只能暗自祈愿,希望仃零客可以成为第二个靠《鬼王经》开启心印的人,若是成功,仃零客注定不会成为弱者,若是失败,那他又要多失望一次了。

其实更还生心底里千百个不愿意仃零客失败,更是不希望仃零客死亡,他如此万般不愿,并不是对仃零客有多深的感情与期望,只是因为仃零客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几个徒弟,一死一残,只剩一个年龄最小的徒弟,可却也被天下人追杀……

更还生纠结中夹杂着痛苦,是不是自己太过苛刻,对自己的徒弟太过心狠,以至于他们都落得如此惨状。可他转念一想,对于未来的大劫,只有强者可以驱用,若是他们不够强,终究死路一条,还不如搏一把,说不定他们都可以活下来。

“活着就好……”远去的更还生默念,话语里传出无尽的悲恸。

……

秋风起,草木摇落,真希望这树叶落地的‘啪嗒’声,能惊起这一场噩梦。仃零客抬头,望着漫山遍野的梧桐树,听着秋风扫落叶,心难得的静了下来。

“沙沙沙……”

突然,一阵不和谐的摩挲声传来。仃零客扭头一看,一具半截干尸爬出坟墓,发如枯槁,稀稀疏疏的几十根,耷拉在头颅上,干硬的皮肤紧贴在骨头上,分不清男女,向着钟声传来的方向爬去。

“伤春悲秋,还是等以后吧!找《鬼王经》要紧。”仃零客收起低落的情绪,向着目标出发。

一步两步……爬山越岭,遇村绕路,遇河过河……

仃零客这一走就是三个月,自从冥域醒来,他没吃没睡过,好像真的变成了一具行尸。

这一路走来他的身体没有愈合,甚至更严重了,以这个速度恶化,他猜测若是一个月内还不见到《鬼王经》,他就会腐烂成一副骨架。

这几个月来,仃零客见识到了各种古尸,古尸如同百川汇海,从刚开始的三三两两,三个月而已,就变得如同洪流一般,浩浩荡荡,放眼望去,数之不尽,所有的古尸都向着同一个方向前行,那是钟声传来的方向。

周围的古尸,没有一点意识,超过九成九的都只是依靠本能在行动,仃零客看着他们,从最初的惊恐到后来的惊奇,直至习以为常,让人感觉很无趣。

随着时间的推移,古尸的行动逐渐缓慢了下来,直至停止行动,只是在原地徘徊。

几个月过去了,仃零客早已平复了波澜的心情,终日与死亡相依,和古尸为伴,他倒是不那么惧怕死亡了。

正当仃零客无聊之时,他发现前方有一头山鬼,趁山鬼不注意,他抓住机会攀了上去,坐在了山鬼宽大的肩膀上。山鬼高达三丈,头生巨角,黑色的皮肤上肌肉隆起,纵然死去多年,依旧可以看出它生前的强大。

坐在山鬼肩膀上,仃零客观察周围古尸,时间也就这样缓慢的流逝,抓不着也留不住。

闲暇之时,无聊的仃零客也不忘**,挑逗古尸是他每天必备项目。然而虽有古尸供他**,但古尸毕竟不是活人,时间久了,一丝丝孤独感袭来,孤独的狠了他也会挑选一些保存完好的古尸聊天,他们只听不说,倒也是很好的倾听对象。

尤其是其中一具保存极好的女尸,二八芳龄,眉目清秀,就如同一位沉睡的公主,仿佛随时都有可能醒过来,和她聊天,某一刻仃零客甚至会害羞……

有时候他也会发呆,发呆过后他最爱抬头望天。碧空如洗,这里的天很干净,澄清到可以在白天也能看到遥远的星辰。

仃零客偶尔还能在白云间看见这个世界的修士,他们御物飞行,翱翔天空,转瞬即逝,让人憧憬。

日头西斜,天逐渐黑了下来,一轮银月升起,悄然洒下了一地的白芒,又是一个清冷的夜晚袭来,让人倍感孤寂。

月光下熙熙攘攘的古尸茫然落魄,根据本能来到这里,仃零客扫视四周,众多古尸中有一具古尸引起了他的注意,古尸身着残破甲胄,腰间挎着一柄断刀,双眼中透出的不是茫然而是疑惑,身上的杀伐之气十分浓郁,周围数丈之内的古尸皆被惊退。

除此之外远处也有几个强大的存在,一条三丈骨蛇,头颅中一点魂火正在燃烧,马上就可诞生灵智。还有一只腐烂的飞鸟,外形破碎严重,一只断翅滴淌着鲜血,这很不一般,它竟然还保留着一部分生前的神性,腐烂至此还留存有少许生机,这种古尸数百年难得一遇。

随着山鬼移动,仃零客来到了一座桥前。桥前有一座古碑,古碑上用着古老的字体写着镇界二字。可能是因为青铜古灯的缘故吧,他一来到这个世界就能听懂这个世界的语言,甚至比较久远的古字他都认识一些。

而镇界碑下方站着数十个人,为首的是一男一女,衣着华丽,气宇不凡。后方的一群人地位略次一等,以二人为首。数十个人望着眼前尸潮如海,满脸的轻松惬意,毫不在意。

为首的男子,身着白衫,脚下踩着一副生死卷轴,阴阳二气流转,正瞪着一对桃花眼,满眼阴邪之光,望着他身侧的女子,痴迷的说道:“萧湘师妹,每次招尸大会,师门都会派遣门内优秀弟子来此挑选尸奴,如今已是最后一日,你仍没有中意的吗?”

听闻男子说完,萧湘只是魅惑一笑,诱人的红唇弯起一道完美的弧度,足以颠倒众生。似是这几天等的累了,萧湘伸了一个懒腰,有些慵懒,傲人的胸部呼之欲出,齐大腿的裙摆间玉肌若隐若现,引的背后一众师弟狂咽口水,恨不得将眼睛抠出来扔过去仔细观看。

当然了,仃零客自然也不例外,谁让他只是凡夫俗子一个,与枯寂中见一倾城女子,哪有不好好欣赏的道理。

然而对于周围的一切,潇湘似早已习以为常,并不在意,也难得理会。

“一入冥途便是我炼尸古脉的尸奴,但只有过了何归桥才有资格进入觉醒棺。觉醒成功便能见到我派至高无上的《鬼王经》,也不知这一次招尸大会能否觉醒一人。”见白衫青年讨了个无趣,身后的一帮师弟开始讨论,给了白衫青年一个台阶下。这个二世祖,萧湘师姐不怕,这帮没有后台的师弟可不想惹他不高兴。

“是啊,对于你们炼尸一脉的《鬼王经》,我倒是十分向往,若是能参悟一番,也够我贺廉阴受用一生了。”

贺廉阴大言不惭,一出口就吓坏了几位师弟。对于教内圣典,长老都不敢说能随意观看,他一个外来静修的弟子而已,也太狂妄了。但是几位师弟也不敢说些什么,师尊临行前特意交代过,只要贺廉阴不太过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可。

听完几人的言论,仃零客思索,望向了镇界古碑下的那座桥。来到这里,他发现所有古尸都禁驻不前,为了查明情况,他悄悄翻下山鬼的尸体前去探查,他走的很慢,生怕被镇界古碑下方的一众人等发现,将他炼为尸奴。

距离桥前还有一段路程,便能感觉到一股血煞之气扑面而来,离的近了,仃零客才发现桥前蹲着两头恶鬼石象,恶鬼怒目圆睁,手持魂幡,魂幡上各有两个古朴大字,一面上书写奈何,一面上书写归兮。

桥下是滚滚翻腾的血浪,各种骸骨在波涛间沉浮,腥气扑鼻。伴随着腥气 ,河底传来一种诡异的吞噬力,直达心底,望一眼灵魂都在颤栗,忍不住的想要跳下去,如同飞蛾扑火一般。

看到这里柳星暗叹:“怪不得众古尸禁驻不前,他们的本能在害怕,若是走上何归桥,以他们的残留的少许意识,根本不足以抵抗桥下传来的吞噬力,九成九九的古尸恐怕都要被淘汰,跌入血河之中。”

但这么干等下去也不是办法,总要有人领头,若是再无古尸前进,他仃零客只能当这个出头鸟,来到这里以后他的身体恶化的更加迅速了,只是来到何归桥旁片刻,他的手指就烂掉了一根。

以此推断,桥上对他的伤害将更加巨大,只有以极快的速度穿行,方有一丝希望成功过桥。而现在无古尸过桥,桥上一片坦途,对他来说,现在过桥,将是最好的时机。

“但是,该如何以更快的速度过桥?”仃零客思考,慢慢的,他将眼光看向了山鬼,不知何时山鬼也跟着他来到了桥边。山鬼乃是奇种,天地孕育而生,因非正神,所以称之为鬼,其力可通鬼神,有搬山之能。

看着跟随而来的山鬼,仃零客攀上山鬼的尸体,来到了山鬼的肩膀上。他发现山鬼的肩膀上有一块残破的甲胄,上面依稀可看见两个模糊的古字——魁嚣。

“魁嚣?”仃零客轻语,他猜测这应该是山鬼的名字,或者是它身前所穿战甲的名字,不管如何只要是山鬼熟悉的东西就可。

“魁嚣、魁嚣……”一遍两遍……仃零客不停的在山鬼耳边低语,直到他轻念数十次之后,山鬼突然抽搐了一下,扭头看向了它肩膀上的仃零客,浑噩的眼神中多处了一丝疑惑。

看来有戏,仃零客兴奋,又呼唤了几次后正色说道:“不管你生前叫什么,以后我就叫你魁嚣了。魁嚣你听好,若想重修一世,你我必须配合。过桥时,我会封闭你的五识,由我来承受何归桥下的诱惑之力,指挥你前行,你只需要用力奔跑就好。”

看着桥前跃跃欲试的群尸,仃零客心知不能在耽误了,也不管魁嚣有没有听懂。便将身上所有的衣服脱掉,将魁嚣的眼睛遮住,虽然遮住了魁嚣的眼睛,但它的耳朵还能听,没办法仃零客只好将身上仅存的贴身衣物脱下,才勉强塞住了魁嚣巨大的耳朵。好在魁嚣不能呼吸了,否则仃零客还真没东西塞它的鼻子了。

一切准备就绪,仃零客抱住魁嚣的巨角用力摇晃,示意魁嚣快跑。也不知是因为仃零客太过分,封闭了他的眼耳,还是因为山鬼遗留下来的神性让他选择相信了仃零客。

“吼!”

山鬼突然仰天巨吼,群尸纷纷震颤后退。在群尸后退的一瞬,山鬼腾然一跃,仃零客只感觉耳边呼呼生风,山鬼驮着他跃向何归桥。

腾然一跃,从空中前行,这万古来无一人敢如此猖狂,敢如此做为,可仃零客他并不知道这一禁忌,他只是一个外来人。

远处镇界古碑古碑下方的一群人本来正在谈笑风生,却被这突然出现的一幕所惊讶,说话的嘴巴未等合上,又张了开来。

就连一向冷淡,对万事都漠不关心的潇湘都露出了一丝凝重之色,秀眉微蹙,盯着山鬼肩膀上的仃零客若有所思,不知在想些什么。

然而这一切仃零客是不可能看到了,就算是看到他们惊讶的表情,他也回不了头了。所行即所得,什么样的因得什么样的果。

跃入空中,朦胧间,仃零客好似听见了一句句若有若无的哼唱声,歌声断断续续,婉转凄凉,其中蕴含着无尽的悔意与不甘。

“何归桥,魂兮,归兮……

归来之时,地狱天堂一念间。

奈何、奈何……”

延伸阅读

金风车干洗加盟  http://www.whoanellieretro.com/904.shtml
金风车是荷兰金风车洗涤(上海)有限公司旗下加盟干洗店品牌,与2012年品牌正式开展加

秘库比萨加盟  http://www.whoanellieretro.com/b783.shtml
有些人拼搏奋斗守望故乡,有些人怀揣梦想走遍世界。秘库比萨创始人Jade,一位来自于新

信邦通用机械加盟  http://www.whoanellieretro.com/afmk.shtml
信邦通用机械从事电磁振动给料机、电气自控设备、开发、研制、销售为一体的综合公司。拥有

漆彩漆艺加盟  http://www.whoanellieretro.com/xecx.shtml
漆彩漆艺工艺品,是一家设计制作大型壁画、贴箔彩绘漆画、屏风、彩绘家具等漆艺饰品的综合

纯尊加盟  http://www.whoanellieretro.com/goeb.shtml
纯尊羽绒服自有工厂,自产自销。纯尊羽绒服专门批发羽绒服,每天发往各地各地。纯尊羽绒服

途赛加盟  http://www.whoanellieretro.com/phro.shtml
途赛电子狗倡导“、务实、效果、创新”的企业精神,具有良好的内部机制。优良的工作环境以

自行车品牌加盟  http://www.whoanellieretro.com/gtvf.shtml
国内外品牌

昂立教育加盟  http://www.whoanellieretro.com/d26g.shtml
教育市场上的发展是稳定的,也是值得投资的,我们的昂立教育品牌就是一个不错的加盟品牌,

茅竹醇酒加盟  http://www.whoanellieretro.com/as4m.shtml
茅竹醇酒位于中国酒都——茅台镇。以当地好高粱、小麦为原料,取赤水河水,完全按照茅台酒

世纪精英培训学校加盟  http://www.whoanellieretro.com/66fm.shtml
世纪精英培训隶属于四川世纪精英培训学校,位于成都,创始于2002年,目前,世纪精英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超少年密码之我本为人在线阅读第六节

    隔天王教拍着板子来了:“这三个月,你们的表现都十分的出色,丫头你的成绩最平均,子轩呢,格斗最差,信息技术最好,雷鸣化妆隐藏不好,但是射击好,我把你们的短处都指了出来,希望你们今天在考试中,能够避免,这是三张纸条,是今天的考核顺序.雷鸣和子轩说:“女士优先.方静点点头.上前,抽中的纸条是2,她抽了抽嘴

  • 都市之我就是地球在线阅读进入省队

    当我们在省体育学院的公交站点下车后,惠教练貌似已经等急,见到我们后,忙迎上来:“哎呀~~你们怎么这么晚?急死我啦”王明献挠了挠头,说道:“玩了一会,公交还坐反了方向”“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惠教练说着,领着我们往学院内走去,来到一幢女生宿舍楼前,转身对王明献说道:“你的宿舍在这楼302,二十分钟后在

  • 我用法拉利运砖之不想死的滚

    “别哭了”林翔心疼的帮李诗涵擦掉了眼角的眼泪。“嗯,我不哭了。”李诗涵甜美的笑着。~唰唰唰唰~这时从树丛中突然跳出了五六个拿着砍刀的小混混,其中领头的就是白毛,他按照陈晨的意思,早早地就在这里等待李诗涵的出现。“诗涵,看来我们走不了。”林翔对着李诗涵说到。“哈哈,小子,乖乖的留下钱和美女”白毛对林翔

  • 从大导演到全能大亨在线阅读族比前夕

    子阳从炼狱出来后,与自己的养父母畅谈了一夜,虽然不知道自己的亲身父母是谁?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天下父母心,都是一样的,当然也有一些人渣不一样就对了。就这样子阳模模糊糊的进入了梦乡。朦胧中········子阳瞧见了一个,模糊的身影,不,是两个,从轮廓来看,是一男一女,只是怎么那么熟悉呢?从模糊影像中,可

  • 权游之鹰扬在线阅读第4节

    寅初一刻,汉王府密道就在林娇儿自刎之时,窦青带着林桤走到了密道口。密道口有个烛台,窦青将烛台轻轻一转,只见前方的石门转了九十度,闪出一个洞口,洞口就在护城河的上方。窦青背起林桤,使了一招轻功迷影纵,用脚点了几下河水,过了护城河。看着城内火光四起的地方,窦青眼中的泪止不住流了下来,他自言自语道,“王爷

  • 都市之造物主系统第二章在线阅读

    对了!哥哥!他怎么样?慕槿心思一转,慕斯言的样子就在她面前出现。知道她死的消息,哥哥差点就悲痛的一同离去。却又想到如今慕家只余他一人,惶惶不可终日。慕槿看的难过,几次看她哥哥满脸愁苦的模样,都大声喊道,“我在这里,哥你不要难过了。”“哥,你不要这样,你好好的。”可是不行啊,没人听得到的。慕槿就这样眼

  • 重生之完美女婿男孩和女孩

    “那爷爷你是怎么得来的这么稀有的丹药呀?”秦天魂力微沉细细的想感受下体内丹药的力量,但那股力量仿佛游鱼一般让人可感其形无可触碰。“那可以说是一个故事了,想听爷爷讲故事吗?”秦广目光微收大手慈祥的抚摸着秦天的齐肩短发,眼神中仿佛有数不尽的温柔,此刻秦天恍惚感觉到面前不是严肃的长辈而是保护弱小的正义使者

  • 彼岸医心在线阅读第二节

    “呯——”千年大树直接被从中间截断,枝桠挂在其他的树木上发出簌簌的响声,惊得归巢的鸟儿纷纷腾起。拍了拍没有任何毁损的鞋子,流音挑挑眉,嘴角的笑意好不得意。果然是一分钱一分货,不枉她花了那么高的价格拍下来,这玩意果然是一个好东西,下品宝器,真不错。从树上跳下来,百里流音好奇的走向红光掉落的地方。在树枝

  • 孤情法旨之寻找妖兽

    “哎哎哎,光哥,喝点酒啊,不光顾着吃菜啊,我们可是在等着你的故事呢”。一间村口的酒馆里,一群人正围着一张桌子,全神贯注的竖着耳朵等待着正趴在桌子上狼吞虎咽的年轻人开口。可是年轻人好象许久没吃饭一样,嘴里不停的扫荡着桌上仅有的几个小菜。年轻人打了个饱嗝,擦了擦嘴,拿起桌子上的酒壶仰头将壶中的美酒一饮而

  • 带着空间从末世重生到古代太穷了

    荒界内,已经过去一个月了,这时的王阳在灵石的辅助下已经达到了蕴灵境三重巅峰正在突破通往四重的壁垒。哼,给我破。九灵神诀给我运转!再来,破!破破呼,呼,呼,终于是突破了,这九灵神诀还真是好东西啊!竟然让我短时间内突破了三重,哈哈哈,好东西。不错,不错,这些灵药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望,三百多灵种竟然有两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