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快穿之渣男的悔改在线阅读第一节

作者:流玊 来源:晋江文学城

南风总在想,命运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从她有意识起,她就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在哪,师父说,那些年一直征战不停,她大概是战乱的遗孤。

这话说得让人颇感心酸,好似世间最悲惨的事她占了大半,可事实上她的运气还是不差的,遇到了师父弘农。

这也是师父的原话,师父说若不是他,她大概就是被买去哪家大户那里做小丫头,最后因为一张脸,被收为小妾、外室什么的,南风私下里想着,这也没什么不好的。

南风向后倒去,她双手搭在脑后,躺在屋檐上,看着明镜一般的天空,露出满足的笑。

在她身后,碧落鬼鬼祟祟的跳上来,想吓唬她,结果自己踩空了碎瓦,然后暴露了。

“师姐,你这一身打扮又是怎么回事”南风起身,一脸好笑的看着碧落,那一身绿色的长裙上沾满黑色的泥巴,裙角还有撕裂的痕迹,胸前也有一些黑色的污迹,有点像摔进泥坑的狼狈样。

碧落站稳身子,拍了拍衣服上泥土,状似不在乎道:“收拾一只熊,摔了一跤。”

“熊?”这座山上还有这样没眼色的动物,敢主动招惹他们。

“我想驯服来做坐骑”碧落一脸嫌弃。

南风有些无语,这里是鹊山的中心峰天玄,属于仙境地,生灵大半都开了神智,虽然畏惧天玄子弟的灵力而不敢主动招惹,却也不是你想驱使就能驱使,师姐想要降服来当坐骑,肯定自讨苦吃了。

“师姐威武”南风无话可说,于是没话找话憋出一句话。

碧落眼神一沉,肃着脸说道:“你帮我降了来”。

“小的无能,要不叫师兄”南风插科打诨。

碧落额角跳出青筋,要是让青曦知道还得了,她们那个师兄,大概有一颗白菜心,天地万物在他心中皆为主,一草一木不可伤,让他降一只熊来当坐骑,更是天大的罪孽。

“你帮不帮”碧落硬声道。

南风无奈道:“你这不是给我找麻烦,要是让青曦知道,我大概又得跪祠堂了”。

碧落端着脸道:“你怕青曦罚跪就不怕我让你扫茅房去”。

“你又拿身份压我”。南风无奈。

碧落毫不收敛:“你不是应该习惯了。”

南风脸上有着委屈,其实心里挺开心的,横竖她确实闲的很,于是跟着碧落跳到云峰,钻进那茂林中。

早前被碧落追赶的那只熊,正坐在一棵大树下,舔着熊掌,见到碧落,那双熊眼里,还能看到一丝的鄙视,这再次激怒了碧落,难怪一定要拿下它,南风心里好笑,这只熊满有脾气的。

南风从碧落身后窜出来,一下子就飞到黑熊的上方,双手快速结印,一张大网,从她摊开的双手间张开,网住那只熊。

黑熊眼里先是震惊,后来有些蔫了一般,前掌着地,趴了下去。南风见状,手一挥,网自动消失,黑熊恢复了自由,并不动弹,碧落和孩子一般飞速飞到它的身上,扒拉着它的脑袋。

“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我是不济,可我有靠山啊,以后乖乖听我的话,我会好好对你的”碧落插着腰教训它。黑熊的眼里除了鄙视外似乎还多了一些不屑,这可让碧落更生气了。

于是转头迁怒到南风身上,眼睛眯起。她们师父一共收了四个徒弟,最小的那个瑶华因为年龄小暂且不论,剩下三人里,青曦是个男的,也不说,就是眼前这人,明明也是女的,两人一道训练,吃的用的也是一样,可她就像是吃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般,修炼什么都和青曦去比肩。两人一起修炼,她连基础都还没掌握,这人就已经往上层修炼,等她好容易掌握了基础,南风已经成了高手,等她成为半个高手,南风成了顶尖的高手,她活着的意义好像就是为了衬托这人的优秀:“老实说,你到底有没有吃什么灵丹妙药”。

“师姐”南风将声音拉得长长的,表示自己清白,然后惦着脸继续说道:“那师姐长得这样好看,有没有吃什么灵丹妙药”。

碧落听她说这话,心气顺了些,是啊,她也并不是没有优点,至少一张脸绝对是倾城脸。

碧落转身对着黑熊,一脸得意道:“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主人,要随叫随到,当然我也不会亏待你,我屋里的东西,你可以随意用,想要什么神草灵丹,也会尽力满足你”。

黑熊鼻子重重的呲了一下,碧落当它答应了,继续说道:“当然,对外,你是不能说你是我的坐骑,我也不会在人前召唤你”。

“召唤什么啊”青曦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南风抬头,果然,就见青曦从天而降,落在两人身前。碧落脸色一僵,南风也收起嬉笑的表情,恭敬的看着青曦。

“怎么有头黑熊在这里”青曦斜眼看着两人,有点问罪的意思。南风拱手道:“师姐看到这黑熊似乎受了伤,特意来关心关心”。

“关心关心,怎么弄了一身泥”青曦冷冷的说道。碧落偷偷瞧着南风,示意她赶紧搞定,南风深吸口气,走到青曦身边道:“师兄,你找我们有要事”。

青曦横了她一眼道:“师父找我们,走吧”。

南风和碧落听了这话,都松了口气,两人跟着青曦飞走,只留下黑熊,在原地继续舔手掌。至于刚刚碧落的话,大概是忘了。

天玄的正殿,极为宽敞,最重要的是除了四根大柱子承起屋顶外,并无外墙,据说这设计是为了防止被人偷听而特意设下的。

屋子中央,左右排着两排椅子,弘农坐在左手第一个位置,他之下,坐着几个头发发白的白衣老人,都是天玄的长老,青曦带着碧落、南风先给掌门和长老见了礼,带着人在右边的椅子上依次入座。

“碧落,你这一身打扮怎么回事”掌门弘农正要开口说正经事,忽一见碧落那一身狼狈样,便忘了原本的话,先问道。

碧落看了一眼低着头当不知道的南风,笑道:“和南风练功,被她打进泥坑了”。

南风一听这话,一下子抬头,见长老们不认同的眼神已经飘过来,她只能咬咬牙,吞下这亏。至于青曦,并不想搭理她们两人幼稚的行为。

“南风啊,碧落毕竟是师姐,就算你再强,也得让着人,不许有下次了”大长老语重心长道。南风起身行礼,恭敬答应。弘农的眼睛一直在两人身上看来看去,自然也看到南风的憋屈,和碧落一脸得逞的笑意,再加上青曦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心里早已清楚,多半碧落又拿南风挡剑。

“师父、长老们,这样匆忙叫我们来是不是有要事”碧落连忙说道,这欺负人可不能太过了,那就没下次了。

“看你那一身泥就把正经事给忘了,潜伏在皇城的弟子传来消息,宗帝怕是有什么打算,多半是针对宗门来了”弘农说到这个,就一脸忧虑。太后悔当年没有能够做个决断,导致如今这样的局面。宗门依附皇族而生,所以每一代皇帝对宗门的发展都极为关键。当初新帝还是皇子之时,就多次阻挠甚至限制宗门发展,实在不是一件好事。

“上位不过四年,就按奈不住,看来陛下的耐心也不大好”南风端了茶碗,边喝边说,话里话外都是不满。四年前,老皇帝驾崩,新皇帝上位,第一件事就是让所有的宗门停止开山收徒,之后,一条一条限制宗门的旨意颁布,如今只差一个明面上的清剿旨意了吧。

青曦皱眉,对南风如此随意在背后道皇家的不是并不认可,可也没说什么。

“当年也不是没想过法子,只是先皇帝几个皇子折的折,废的废,剩下的不是年龄小就是太过昏庸,先皇帝就算是为了自己血脉的传承也只能选陛下”。二长老叹气。

“可是近日发生了什么事陛下抓了把柄”青曦问道。就算要开刀,总得有个理由吧。南风一听这话,也颇为感兴趣。

“济灵门主得到一块青玉宝石,据说可比拟传国玉玺和氏璧,皇上和他要,他当众说是准备送给万门主的生辰礼。驳了皇帝”。弘农一脸恨铁不成钢。

“济灵门主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这个节骨眼敢抗旨?”青曦皱眉道。

“怕就怕济灵门主是真不知道这道理,多半是万门和孤枪境的主意,这两家人是被气昏了头出这主意,皇帝陛下正愁没借口下手,这下好了,瞌睡送枕头,高招啊”南风看着弘农,讽刺道。

弘农点了点头,下决定道:“不错,我派出的人也查到背后的推手的确是万门和孤枪境,这些年,这两家被限制的最死,早已心生不满。这次的事我们不掺和了。”

“那济灵门……”青曦犹豫道。

“自己找死,谁能有办法”弘农冷笑道,见青曦还是一脸担心,补充道:“你们也一样,这事不可能善了。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撤回所有天玄弟子,接下来,只怕风雨欲来了”。

散了会,碧落等人都散了,拉着南风躲到假山那里,在天玄和朝廷有关的事问南风,准没错:“你怎么看,这事,真不管了。”

南风靠着假山摇摇头道:“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不是所有人都长的,这件事基本就是济灵门自个寻死,谁又能怎么样呢。”

“那师兄怎么办”碧落很清楚,青曦多半不会袖手旁观。

南风叹口气道:“所以师姐要帮我和师兄挡一下,我们要去看看”。

说完南风就往山门方向飞走,留下碧落原地跺脚,真是一点便宜也不给人占,欺负她一下,马上就要还回去。

就如南风所想,一个时辰后,她在山门口等到背着包袱的青曦。

两人相视一笑,并未多言,昼夜赶路,可惜还是慢了一步,济灵门全族被灭,两人赶到的时候,只来得及看到满地尸血,和在那里负责善后的皇朝龙卫队。

延伸阅读

知冬广德加盟  http://www.acrotelecom.com/ya7w.shtml
知冬广德水泵自成立以来,在各地巳有多年的水泵销售经验,享有良好的商誉。本公司是多个进

瞳彩少儿美术加盟  http://www.acrotelecom.com/kha.shtml
瞳彩少儿美术是隶属重庆万州区瞳彩美术培训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现今瞳彩少儿美术

金华裕塑胶加盟  http://www.acrotelecom.com/d4i7.shtml
金华裕塑胶主营塑胶外壳、电源外壳、LED电源外壳、LED镇流器外壳等。在灯具照明-灯

沃克加盟  http://www.acrotelecom.com/xh3x.shtml
公司创立于1997年,本工厂面积8500平方米,员工300多人。生产塑胶、影视动漫、

八方陶瓷加盟  http://www.acrotelecom.com/an6e.shtml
八方陶瓷产品花式繁多,品种多样,生产和技术力量雄厚。主要生产镁质晶钻瓷。产品釉面强度

南华换热器加盟  http://www.acrotelecom.com/xnl2.shtml
南华换热器创建时深受肖镜龙、何振栋二位先生厚爱推介,并由我国“化工烧碱大王”、爱国实

时锐达加盟  http://www.acrotelecom.com/xpw4.shtml
时锐达钟表总部是创意挂钟、创意闹钟、墙贴、照片墙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

三姝加盟  http://www.acrotelecom.com/dqgb.shtml
三姝养生保健品始终把“满足客户需求”作为奋斗的目标,始终把客户的利益放在位。2008

狼道男装加盟  http://www.acrotelecom.com/ur2g.shtml
WOLFZONE品牌1995年由现任狼道服饰(中国区)设计总监刘奕群先生在香港创立。

工友加盟  http://www.acrotelecom.com/yb3x.shtml
工友起重设备总部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等于一体的化的现代起重设备制造企业,主要生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手机三国在线阅读第二节

    别人家都是有了男孩女孩的地位就下降了,可是在辛家却恰恰相反。自从辛家有了第一个女孩后,最开心的非辛老太太莫属了,基本上辛老太太每天睁开眼睛第一件做的事就是去看他的宝贝孙女,然后到了一天结束的时候,她会在孙女睡下后再回自己的房间。辛老太太的那些孙子她连看都不看,她每天都会抱着孙女出去遛弯,见到人就说这

  • 重生中转站在线阅读第1节

    跑了几天几夜,水米未尽,终于来到长白山原始森林里,佑安平悬着的心总算稍稍放松了一下,此时已经精疲力尽!手机不敢用,已经扔了,身上没带钱,也没有衣服,这冰天雪地,不饿死也得冻死!杀了人,也没指望能活着,逃一天算一天吧!佑安平心里充满了不甘,无奈重伤的父母还在医院,也不能去看望,不杀了欺负父母的狗官怎为

  • 久以宥情在线阅读生意

    三天后,石聆已经可以自己下地走动。这些天里,她也逐渐接受了现实,她依稀知道自己身上大概是发生了一些事情。毕竟于她而言,这里到处都是违和感,与脑海里的那些画面好似是两个世界。但更奇怪的是,在这些违和感里,她居然还有一丝熟悉。恰恰是这种熟悉和本能,让她摸不清情况。她一会儿觉得自己不是这地方的人,一会儿又

  • 肥婆单恋手札灵渊剑

    对于这方面,申公豹跟龙王都是明白的,每天督促着他做好基本功,慢慢提升。“我想到外面去!”突然,秋哲对他们提出了一个请求。“我要到外面去,在这里面呆了这么久了,也是时候到外面走走了,我要去历练,这样对于我的修炼会事半功倍的!”听见秋哲的要求,申公豹跟龙王的第一想法都是反对,龙王温和的劝解着。“丙儿呀,

  • 西游之超级直播系统之约定(10)

    “要不要去医院?”“不用了,过几天应该就会好。对了老*胡,公司成立好了告诉我一声,我先把我房里那些藏品卖了,换些钱倒到公司里。”“你不怕他们察觉吗?”“原样做一套仿品就行了,花不了多少钱。”“嗯,好的,阿敬。先从文化行业入手吗?”“我是这么打算的”,唐敬之悠悠的说,替唐敬夺回家产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但

  • 秋分第七章在线阅读

    七声daddy“对不起。”“用不着。”“对不起!”哈利用舌尖顶了顶被牙齿硌出个口子的口腔内壁,叹了口气:“那不完全是你的错。”“好吧,百分之八十在你。”哈利补充。“百分之五十。”西弗勒斯闷闷地说。“嘿!讲讲道理!”哈利不满,“你比我大二十岁,就不能让让我吗!”西弗勒斯看了他一眼:“现在只大你不到一岁

  • 欠情在线阅读第1章

    忘川河畔,奈何桥边。一个女子如死尸般躺在地上。突然,她的眉毛动了动,随后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这哪儿啊?阴森森的”女子自顾自的说到。只见周围的开满了彼岸花,将她遮的严严实实的,难怪没人发现。女子名为白荻,是一个孤儿。才生出就被父母抛弃,送到了孤儿院。她五岁的时候,一个黑衣男子找到她,将她带走。本以

  • 网游之究级法护之活罪难免(9)

    当一群人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围过来的时候,赵颖儿终于知道世态严重了,不过她可不害怕,毕竟自己也并不是什么胡云纯,这些人就算是把我杀了,也不过是杀的她的身体而已,于是她反而理直气壮的站的更直了。胡广瑞见女儿还不听话的跪下,更是害怕的手都发抖了。“求皇上饶命,”他一再的请求皇上。原本姬胜不是很生气的,可是

  • 小樱的忍者生涯[火影]在线阅读第六章

    一道蓝色的巨人拔地而起高耸入云,巨人身高百米,举手投足之间大地都在颤抖。佐须能乎为万花筒血轮眼的终极瞳术,防御无双可以说是绝对防御,陈浩然整个人被巨人包裹其中,有一种凹凸曼变身的感觉。陈浩然一掌打开迎面而来的金箍棒,恐怖的瞳术威压笼罩整个战场,几千忍者中,下忍都被压制的不能动弹,只有中忍以上的忍者苦

  • 魔道启示录第二十一章(5)

    太后怒道:“大胆!”听她出言狂妄,还敢指摘到了皇帝头上,言下之意却还是讥刺她这母后失职,脸色更加yin沉,本欲厉斥,看到眼前已到了吟雪宫,想起前来目的,只得暂时将怒气压下,道:“韵贵妃,哀家此来,一是看看玄霜,另外嘛,还想跟你聊几句家常话。”沈世韵会意,道:“小璇,你带玄霜到别处去玩。”程嘉璇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