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鬼眼丫头第八章在线阅读

作者:楚翘鱼 来源:言情小说吧

楚阳携着他的大,小妃子在园中赏花。楚阳本不想来的,却耐不住淑若的生拉硬拽,没了办法,只好来了。

当大妃子淑若刚一听说秦洛因为刺杀楚阳而被关了起来,当时就高兴的直跺脚。少了个情敌跟自己抢男人,怎会不高兴?她毫不掩饰自己那份幸灾乐祸,提起嗓子说:“三皇子,我早就知道那秦洛不是什么好东西,没安好心!”可话音刚一落下,就看见不远处的小妍急忙忙的朝这边跑来。她不是回去探亲去了么?只见小妍刚一到跟前,扑通的跪在了地上,眼角泪星转悠着说:“主子!您放了秦姑娘吧!她是冤枉的!”

小妍探完亲刚回来,就听说秦洛因为刺杀楚阳被关了起来。马上就跑到楚阳面前,一刻也不敢怠慢。别人也许不知道,她可知道秦洛是被冤枉的,主子被刺杀的那晚,自己不是伺候姑娘洗澡来着么!姑娘光着身子可怎么去刺杀主子?姑娘待小妍不薄,这紧要关头,就算不要命了,我也得帮姑娘说说话!

“小妍,知道你和那女人关系好,但也得分清黑白啊!”大妃子冲着跪在地上的小妍说。这丫头,胡说八道些什么?

“不是的,真的不是秦姑娘!那晚,秦姑娘在房中洗澡来着,小妍一直在旁边伺候。当姑娘洗完澡赶到园中时,见主子不在。还以为主子因为姑娘不守时,生了气。”小妍抬起头,祈求的看着楚阳。主子,小妍说的可都是真的啊,您可千万得相信小妍呐!小妍心中暗自祈祷,生怕那楚阳不信了他。

大妃子就算小妍的话是真的,她也不可能帮着秦洛不是?这好不容易有机会除掉秦洛,怎能轻易舍了这机会?“哈哈……小妍,怎么可能会这么巧呢!”声音,尖锐,刺耳!

“回大妃子,这是真的。还有姑娘手臂上的伤!都怪小妍,是小妍一不小心给弄伤的。姑娘要削平果,小的说小的来弄,姑娘非要自己弄,我们就抢刀子来着,结果就……”

“哈哈哈哈……”

大妃子像是在听戏似的大笑,荒谬,简直是太荒谬了,哪里来得那样巧的事情?

楚阳一直默不作声,只是听着小妍和淑若两人的对话。难道自己真的冤枉了秦洛?仔细想想,那天早上,秦洛有对自己说她放小妍回家探亲去了,如果那刺杀自己黑衣人真是秦洛,秦洛又何必叫小妍回去给自己找别扭,导致白白受了一个月的罪?除非,秦洛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而这一切真的就只是个巧合。琢磨琢磨,楚阳突然转身,撇下大小妃子,朝地牢走去。小妍见楚阳要去牢房,赶紧起身跟了上去。心中暗喜,太好了,姑娘得救了!

“姑娘……”

当小妍看见秦洛一脸苍白的走出牢房,心疼坏了,不由的泪水流了下来。

“小妍,你回来啦……”秦洛声音微弱,感觉像是虚弱到了极点。看着小妍模糊的影子,淡淡的一笑。终于把小妍给盼回来了!她只觉得眼前一黑,昏死过去了。

“姑娘,姑娘!”

秦洛不知道自己昏阙了多久,只是睁开眼睛时外面的天已经一片漆黑。想想自己,算是糟了把大罪,如果让秦柏阳知道,肯定心疼死了!

见秦洛想了,小妍抹了抹泪水,将手放在秦洛的手上说:“姑娘,你可算醒了!”都怪自己,回去探什么亲呐,害苦了姑娘!

看着小妍满是担心加愧疚的脸,秦洛淡笑摇头,示意:没事。

环顾四周,极其陌生的房间,摆设要比那别院好得多。“这里是……”秦洛声音沙哑。

“这是主子的房间。姑娘刚才昏倒了,主子说这里比别院近些,所以……”小妍回答说。可这话还没等说完,就“吱嘎”的一声,刚好办完事情的楚阳回来了,只听楚阳轻唤:“秦洛……”

秦洛带顺不顺的看了一眼楚阳,冷脸对小妍说:“三皇子的房间岂是我这种人可以呆的?小妍,我们回别院去!”说完秦洛就掀开被子,不顾小妍的拦阻,起身下了床。

“秦洛,我好像冤枉你了……对不起……”见秦洛要走,楚阳赶紧上前,声音略有些低声下气。他只觉得关了秦洛一个月,有些不好意思,还害得秦洛原本就不怎样的身体更加的不怎么样。心中愧疚上浮,什么三皇子的范儿,全扔了!

秦洛看着楚阳,嘲讽的说了就21世纪里的至理名言:“呵呵‘对不起’?不是所有的对不起都能换来无所谓!”说完甩给楚阳一记冷笑,对着小妍说:“小妍,我们回去吧!”

“主子……”小妍毕竟是个下人,还是得看楚阳的脸色不是?

楚阳见秦洛执意要走,就给小妍使了个“走吧”的眼色。得到了准许,小妍就小心的扶着秦洛,回别院去了。

“子明……看来……这一次是我们错了!”秦洛离开后不就,楚阳这样对仇子明说。

“嗯……”虽然仇子明不想要承认这一点,但事实看来,想不承认有些难。

湛蓝的天空万里晴好,一片云彩都没有。温热的阳光洒下来照在人身上觉得暖暖的,舒服极了。这样好的天气,散散步是最好不过的了。

“姑娘……慢些走吧,你身子才好些……”看着秦洛走得有点快,小妍不免有些担心。虽对与常人来说,那速度犹如蜗牛,但对于身体刚刚恢复的秦洛,小妍觉得那似乎是负担。

“行了,小妍,我没事儿了!”小妍哪里晓得,虽说那次的昏阙是真的,可之后的虚弱却有几分是装的。但也不能总装不是?一是得联系月宫,二是总那样呆着,没病也会憋出病来的!

走在这条已经熟悉了的街道上,秦洛莫名的觉得知足。或许,我还可以活的好好的……如果,一直都这个样子的话……

“让开!让开!”

突然身后传来狂乱的马蹄声,不知是谁骑在上面吼着。

“姑娘,小心!”

小妍一把拉开因为分了神而差点被马撞到的秦洛。那马唰的一下从自己身旁狂奔了过去。当回过神来,就见另一匹后面的马停在了自己面前。

“吁……”那马上的人低头弯着眉毛,笑容温和的看着白色伊人说“姑娘……没伤着吧!”如此容貌,绝代风华,他第一眼,就看上秦洛了。

“没有!”秦洛泰然,淡淡的回答说。

抬眼看去,打量那马上人,雍容华贵,穆阳俊俏,但秦洛不知为何从心底里感觉到厌恶。

“没伤着就好!”

那人看秦洛似乎并没有因为差点被马撞到而受惊吓,心里不由觉得,这女子与常人家的似乎不同。若是一般女子早就被吓得哭了起来,就算是不哭,也得面容失色不是?可眼下这人,面不改色心不跳,仿佛刚刚并没有发生什么似的!有点意思!这女子,看来不光是样貌美。

“姑娘是生面孔,似乎不是这倾城之人。”只见那人动作极其优雅的下了马,站到秦洛面前说。离得那么近,可以清晰的闻到秦洛头发的香味。

“的确不是!”波澜不动的脸孔,只是回答那人的问题。秦洛原本不想理会那人,但那人穿着打扮,外加言谈举止,怎看都是个有权有势的主儿。理智告诉秦洛,最好还是不要惹他。秦洛又说:“小女子是来探亲戚的。过些日子就回去了。”

“哦?呵呵……姑娘起于非凡,在下可否有荣幸得知姑娘芳名?”只见那人眼中暧昧,靠近秦洛一步说。

“公子不必知道。小女子过几日就回家去了,恐怕不会再见了。所以知道也无用!”如果是从前,秦洛的眼里除了EVEN还是EVEN,在容不下任何人。若要有人像今天这人来找秦洛搭讪,秦洛会毫不犹豫的SayNo!告诉他说本姑娘早已名花有主,省了那份心吧!根本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客客气气的!如果还敢继续纠缠,秦洛肯定会三下五除二,将其解决掉。可惜的是,此时代非那时代!凡事都得多家小心,是人都得多家提防!

“别不知好歹,我家公子看上你是抬举你!你可知道我家公子是……”又一个骑着马的人走了过来,一看就是那人的仆人之类的。他刚好听见秦洛的话,指着秦洛吼道。仔细看看那匹马,不就是刚才差点撞到自己那匹么?

“瞬子!”主人说话了,那人怎敢在继续下去?

原来那个下人叫顺子!玩桥牌么?

“小妍,我们回去吧……”说罢,秦洛就转身欲要离开。如果自己不先开口,恐怕那人还要纠缠。

“姑娘想要回去?在下送你一程如何?”那人摆出一副要跟秦洛走的架势说。

“不用了!小妍,我们走!”说完秦洛头也没回的就走了,不理那人笑得有多难看。

看着伊人转身离开,那个公子立即卸去了笑容。冷厉容颜,叫了一声“瞬子!”

“在!”

“派人打探一下,这女子住在哪里。”

“是,太子!”

“姑娘,刚才那人真是烦人,一定是见了姑娘的容貌,起了色心!”站在景倾殿的门口,小妍发着牢骚。

“行了,小妍。别说了!”

“知道了!姑娘……”

小妍嘟囔这嘴巴说。

看着可爱的小妍,秦洛笑了。

有的时候,一切似乎都是上天安排好了的。

自从上件事以来,秦洛和楚阳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不冷,也不热。如果非要说有变化的话,就是,不论是楚阳还是仇子明,或者是这景倾殿中的其他人,没有人怀疑秦洛了。就算有人怀疑,楚阳不去怀疑了,还有谁敢怀疑呢?

“这月宫中,最叫人好奇的就属这朱雀了!”

“朱雀……”

仇子明与楚阳在房间中谈论是事情。他们一直都在查月宫的事情。

“对,朱雀!他虽不是十二月神中功夫最高,却是这之中办事效率最高的一个。更奇特的是,被他杀过的人身上没有大的伤口,只是有一个不大的小孔儿。”

“不大的小孔儿?怎么能致命……”

“孔儿是不大,却穿透要害。”

“穿透了?看来此人内力不错啊!”

“看来是这样呢……在就是……谁?”

正说着说着,发现门外有人,仇子明迅速移动身体,抬腿一脚踢开门,拔出腰中利剑,对准那人咽喉。眼中杀意肆浮。

“秦洛?”见是秦洛,仇子明惊诧,立刻收回利刃。她来做什么?

只是单纯的,无心的经过楚阳这里,没想到仇子明竟对自己起了杀意。秦洛不禁在心中自叹:秦洛啊秦洛,你自己活成这样也算是一种境界了!

秦洛从街上回来后本打算直接回别院的。可小妍说“姑娘,来这里这么长时间了,这景倾殿还没有走遍,小妍领你走走?”秦洛觉得没什么不可以的,就任小妍领着。

当走到楚阳的书房,听见房间里的声音。秦洛恍然明白!小妍是故意将秦洛领到这边。

“秦洛,你怎么……”楚阳同样惊诧的问。她来做什么?

只见秦洛目光冷若冰霜,淡漠的说:“只是凑巧路过罢了!三皇子若不喜欢秦洛来此……秦洛这就走!”

秦洛心中坦荡荡,自然不怕会被看穿。再说,原本事情就是这个样子。

“我……不是那个意思!”知道秦洛想歪了,楚阳解释道。

“你放心,刚才我什么都没听见!”秦洛说。

看着如此冷漠淡然的秦洛,楚阳不解。冤枉秦洛之事,只是自己一时的过错,有那么不可原谅么?更何况自己不是已经说了对不起了么?她还要怎样?事情都过去好几天了,就消不了气了?

“秦洛,你我之间一定要这样么?”楚阳将素白的伊人一把拉到自己面前问。

秦洛依旧无波澜,就算胳膊被楚阳拉的生疼。她只是冷冷的道:“那,你觉得我们之间应该怎样?”

见秦洛这样,楚阳无奈只好放软:“至少……不是这样!”

冷笑,秦洛将楚阳的手从自已身上挪开言:“三皇子,有些地方你好像弄错了!秦洛并不是三皇子什么人!”只是一个被人送来的贱婢,一个不起眼的玩物罢了!这样的想法秦洛不知冒出多少次了,为何会这样想,秦洛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是每次有这种想法时,心口闷得慌。

见楚阳怔愣在那里,没有说什么,秦洛便转身离开。

转身瞬间,秦洛忽然觉得自己这样有些莫名奇妙。

回别院的路上,秦洛一句话都没有说。小妍以为秦洛生气了,所以一路上自己也一直都没敢吱声。

其实不然,秦洛只是想,原来,楚阳一直都在查月宫的事情,不知道他们对月宫已经掌握到什么程度了。

得通知青龙他们……抬头看看天色,有些晚了。

“姑娘,生小妍气了?”

临睡前,小妍一边帮秦洛铺床,一边看着秦洛说。姑娘自打回来就没和自己说话。哎,我也是为了姑娘好不是?

“什么?”

秦洛有点没听明白小妍所讲是何。生气?什么气?有什么气好生的么?

“就是下午……”

原来小妍说的是楚阳书房的事。这丫头,又在想些有的没的了!真是的。“怎么会呢!没有!”一下午都在想着月宫的事情,竟忘了小妍还在自己身旁。没心眼儿的丫头,怎么总是让我忘记她的存在呢!

“真的?”听秦洛说没有,小妍开始不太相信。怎么可能,若么生气怎么一下午都没和自己说话呢!但当听见秦洛肯定的点点头然后“嗯!”了一声,小妍的心算是放下了,松了口气似的说:“吓死我了!我以为姑娘真生我气了!”

看着小妍孩子般的表情,秦洛淡淡的笑了下说:“我是没生气,不过,以后你不要在这样做了!知道了么!”得警告一下她的说,不然以后说不上有弄出怎样的事情来。

小妍嘻嘻的一笑看着秦洛说:“嗯!知道了!呵呵,很晚了,姑娘早些休息吧!”

夜,色很深了。诡异的晚风在如鬼如魅的夜晚浮动。林子里的树叶随着那风摆动,发出凄厉的声音。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树林的深处传来两人的对话。

秦洛,玄武。

“楚阳,正在查月宫的事!”

“原来是这样……”

玄武听见秦洛的话,似乎恍然大悟一般。

“这样?什么这样?”察觉到玄武有些不对头,秦洛皱起眉毛,看着玄武问。

“月宫……遭人围剿了!”盯着秦洛的眼睛,玄武的话中有几分试探的意思。

“什么?”围剿?怎么回事?

“你不知道?”说着话,玄武的手移到自己的腰间,放在了剑柄上。

“我一直在楚阳那里,怎么可能会知道?”手放在剑上?什么意思?杀我?月宫遭围与我何干?

“呵……”玄武冷笑,抽出利冷长剑,指向素白伊人的咽喉。

“玄武,你这是干什么?”他还真是在怀疑我!

“干什么?问问你自己!”

说着玄武挥剑刺向秦洛,秦洛转身勉强避开。这家伙,傻了不成?

若说这月宫中,功夫在秦洛之上的就只有青龙和玄武两人。秦洛吃力的接下每招每式。“玄武,不是我!”

“这月宫中只有你在楚阳那里,除了你,还有谁能告诉楚阳月宫的位置?”玄武说的不无道理。的确,表面上看除了秦洛,别无他人。

“我说了,不是我,信不信由你!”说罢秦洛摆出一副任由玄武处置的架势。这玄武怎么想的?既然楚阳再查月宫的事情就说明严峰身边他早已安插眼线,他也早已知道月宫的主人实际上就是严峰。这些都是没准儿的事情,为什么非得是我不可?

“真的不是你?”看着如此的秦洛,玄武匪夷。难道不是她?不是她还有谁?

“……”

秦洛睁开双眼,不语。只是直直的看着玄武那双渐渐退去杀意的眸子。

玄武收回了即将刺到秦洛的剑,淡淡的说。“好吧,我信你一回!”但愿不是她,若真是她,那她的命,我玄武要定了!

算是逃过一劫,秦洛放松紧绷的身体问:“月宫遭袭,那其他人……”

“除了青龙,其他人都还好。天一和勾阵,太裳受了轻伤!”玄武答说。

“除了青龙?青龙怎么了?”秦洛以为青龙死了。他功夫那么高竟死了?

“哎!”玄武先是叹了口气,然后又说:“青龙,早在半个月前,下落不明!”

“青龙……失踪了?”秦洛不禁觉得青龙失踪有些离奇。他那么精明的一个人,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就能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呢?

“嗯!”玄武点头说。

“义父怎么说?”

“义父去了邻国,还未回来!等义父回来,在向义父汇报!”

“那,楚阳那里怎么办?”

“先放一放吧,等义父回来再商议!”

“好吧!”

……

“姑娘昨晚睡得可好?”

旭日东升,小妍就像往常一样打来了给秦洛洗漱的水。

“嗯,很好!”看着小妍,秦洛点头说。

“嘻嘻……”小妍嬉皮的一笑,弄得秦洛一头雾水。

这丫头,一大早有什么好事发生?那不成中了六合彩?“你笑什么?”秦洛问。

“姑娘,你喜欢主子么?”

大清早的,被小妍这样问,秦洛不禁的一愣!这都哪儿跟哪儿,什么跟什么啊?怎么冷不丁的冒出这样一句话?鬼丫头!“小妍,你说什么呢?”说这话,秦洛觉得脸颊似乎有些微热。

怎么会……

“姑娘,不好意思了?呵呵……小妍不知道姑娘怎么看待主子,反正,小妍看出主子好像喜欢姑娘了!姑娘也许是主子第一个喜欢的人呢!”看小妍羡慕秦洛的样子,好像觉得秦洛很幸运似的,一边帮秦洛擦着手臂一边笑嘻嘻的说。

“第一个?怎么可能,我若是第一个,那大妃子和小妃子算怎么回事!”天呐,我若是第一个,那两个难不成是摆设?

“姑娘,你不知道?”听秦洛这样说,小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秦洛说。姑娘真不知道?

“知道什么?”什么?我应该知道什么?

“大妃子和小妃子全都是被皇上指婚的。并非主子本意!”

“是么!”不是本意又怎样,他若真不愿意,谁能强迫?皇命不可违么?那统统都是借口!

“姑娘!你觉得你和主子……有可能么?”

“不知道,随缘吧!”

“哦!”

秦洛啊秦洛,你不可以动情!秦洛的心里不知从何时开始,总是反复的念着这句话。

“呵呵……不知二哥今日来小弟这里所谓何事?”

“怎么?没事就不能来你这里了?”

“二哥说的是哪里话?你能来小弟这里实乃荣幸!”

“呵呵……谁说我三弟不会说话!这嘴不是挺甜的么!哈哈……”

“呵呵,二哥见笑了!”

远远的,秦洛就听见从园中传来的声音。一个是楚阳的,另一个是谁?怎么那声音听着有些耳熟?

“姑娘,那人好像是……”

跟在秦洛身后的小妍指着与楚阳说话的那个人说。雍容奢华,样貌俊美!

楚阳叫那人“二哥”,秦洛听青龙提起过,当今太子乃是二皇子。那,这个人……

“姑娘,好缘分!我们又见面了!”

那人看见了远处的素白伊人,便走了过去。

“真的是你!你还真是不死心,竟追到这里来了。”

小妍看见那人立刻挡在秦洛前面。姑娘是三皇子的人,难不成他还想抢了?

“小妍,不得无礼!”那人身后,楚阳责备说。

“不是,主子,这个人那天在街上调戏咱们姑娘!他……”只见伊人微微抬手,制止小妍。面容严肃端庄,恭谨的对那人说:“小妍只是个心直口快的丫头,年龄还小!如有得罪太子的地方,还请饶恕!”

一听“太子”两字,小妍当时脑袋像是被什么给劈中了一般,吓得两腿发软。咣当的跪下,也顾不上那磕在地上的膝盖有多疼连声的说:“太子饶命!太子饶命!”那天还是街边调戏姑娘的流氓,怎么这会儿就成了太子了呢?

“姑娘真是冰雪聪明,才见第二面,就知道了我的身份,了不起!”太子楚啸伸出大拇指夸赞秦洛,然后又冲着跪在地上的小妍说:“今日若非你家姑娘求情,我定不饶你!”

“谢谢太子殿下!谢谢太子殿下!”听太子说饶了自己,小妍提到嗓子眼儿的心算是回到原本的位置上去。一番磕头之后,起身,可那身子还是忍不住的哆嗦。看样子,吓得不轻!秦洛握起小妍的一只手,在上面拍打两下摇头示意:别怕!没事了!

见秦洛安慰自己,小妍苦笑。她也不想哆嗦啊,可就是忍不住啊!毕竟那人不是别人,是太子!

楚阳见秦洛似乎是和楚啸认识,便问楚啸说:“二哥?你和秦洛认识?”她们两个怎么认识的?

“原来姑娘叫秦洛!呵呵……那日有缘与姑娘在街上相遇到的!”楚啸目不转睛的盯着白色伊人说。不禁的羡慕起楚阳来,“三弟,没想到你有此福分得此美女相伴!”

“太子误会了,秦洛只是暂时住在这里,迟早会离开的……”说着说着。秦洛瞄了楚阳一眼。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说。也许是在和楚阳撇清关系么?也许这就是楚阳所希望的。

看着秦洛和楚恒说话,楚阳神色突然紧张了起来。尤其是在秦洛说她自己只是暂住之后,他紧张什么?秦洛不明白。难道那么说他不满意?

“哦?三弟,果真是这样?”可听秦洛这样说,楚啸可是高兴极了。既然与三弟没什么关系,那……就怪不得我了!

“这……”楚阳言语变得吞吐,不知该怎样回答。

“太子若没什么事,秦洛还有些私事要办,先离开了!”一个是识趣,一个是这两个人秦洛谁都不想理,于是就决定离开。免得妨碍两人说话,免得自己与楚阳之间尴尬。再说,那太子放光的眼睛看着自己秦洛觉得实在是不舒服。

“好,好,姑娘尽管办自己的事情去,我这里正好还有些事情要和三弟商量!”看着秦洛离开了,楚啸笑脸相送。这秦洛走得正是时候,楚啸有事情还要和楚阳说呢!“三弟,明人不说暗话。这女子,二哥我看上了!送于我怎样?”

二哥想要秦洛?这怎么可以?不行不行!只见楚阳略显为难的说:“二哥,恐怕不妥!秦洛并非景倾殿的人,若……”

还未等楚阳把话说完,楚啸沉下脸说:“哼,你以为我不知道么?这女子乃是宰相严峰送你的!你在转送与我,有何不妥?”依我看是你自己不舍得!

楚阳没有料到,楚啸竟已经打探了秦洛的底细。“二哥看中楚阳的东西是楚阳的荣幸,这景倾殿中,只要是二哥看上的,随便拿去!这不过这秦洛……”

“怎么?舍不得?”楚恒的脸立刻冷了下来。“三弟,你就说送还是不送!”

“对不起,二哥!除了秦洛,什么都可以!”

“好!”楚啸见楚阳不买账,便伸出食指指了指着楚阳,然后甩袖生气的离开。

“你得罪了楚啸!”一旁一直静观的仇子明说。

“嗯!”

楚阳满脸惆怅,看着远去的楚啸点头。秦洛啊秦洛,你到底还要怎样折磨我?

夜晚的风吹动着,吹得那梨树的叶子哗哗作响。偶尔,叶子会飘下几片,落到那寂静有些干凅的泥土上。

“你回来了!”

楚阳没有问秦洛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

“嗯!”看见楚阳在自己的别院中,秦洛并没觉得惊讶。这是楚阳的地盘儿。

“你怎么认识的二哥?”弯下身体,楚阳捡起一片黄叶淡淡的说。

“他不是说了,在街上碰上的!”秦洛淡漠的一如往常,似乎是习惯了这样与楚阳说话。在改用别的口气,竟有些做不到了。

“你知道,今天二哥来做什么么?”楚阳问。语气,哀伤。

“做什么?”秦洛问。明知道可能与自己有关,秦洛还是问了。装着没必要的糊涂,秦洛自己都觉得没意思。

“向我要你!”只见楚阳看了秦洛一眼,不情愿的说。

“你答应了?”秦洛平淡的脸上没有一丝波澜,就好像,楚阳说的那人不是她。

“没有!”看着秦洛,楚阳不解。难道她都不担心么?担心我把她就这么送给楚啸?

“为什么不答应?”为什么?明知道为什么,秦洛还是忍不住在心中反问。为什么?

可楚阳给的答案并不是秦洛想要的,只是说:“你知道么?凡是二哥看上的女子,到了他那里,就没有活着出来的!”

“你不想我死?”原来他只是不想我死!秦洛啊秦洛,你在祈盼什么?你忘了,even是怎样对你的么?这个人,他没准儿和even是一样的!

“也许吧!”也许吧!

楚阳一句“也许吧”过后,两人便同时进入的了沉默。

月光像是怕打扰两人一样,静静的洒下来,秦洛看着梨树下的楚阳,长发随风而逸。白皙的皮肤,修长的身体,在那月光下格外的显眼,格外的哀怨忧伤。

如果,你不是楚阳,我不是秦洛,那该有多好……月光,将黑夜中两人的影子纠缠到了一起……

“三皇子,此番一去,不知何时才能回来啊!那边疆的生活不如这边。你可一定要小心身体啊!”

秦洛回来时,看见楚阳和大妃子,小妃子在门口。大妃子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说着。好像是在为楚阳送别。

“……”

楚阳不语,只是看着不远处走过来的伊人。

“三皇子,这是要去哪里?”出于礼节,秦洛才开口问楚阳。

“三皇子这是要去边疆打仗去了!”淑若哭喊着说。

“男儿当自强!三皇子去打仗是件好事!秦洛预祝三皇子凯旋归来!”秦洛在给了楚阳一个不真诚的淡笑后说。那话,那口气听起来是那样的生分跟恭维。

“你怎么这么狠心?若不是因为为你……”

“淑若!”楚阳突然打断了大妃子即将脱口的话,生怕被秦洛知道些什么。

“三皇子,她这样害你,你怎么还向着她啊?”

大妃子哭着指着秦洛说。她现在都恨不得马上杀了秦洛,替楚阳解恨!

看着淑若那双像是恨透了自己的眼睛,秦洛觉得莫名。怎么回事?那话是什么意思?我害的?

“姐姐,三皇子该出发了!”小妃子红缨没有大妃子那样无理取闹。只是将手搭在淑若的肩膀上,以表安慰。那架势就像是在告诉所有的人:事已至此,罢了罢了!

看着楚阳骑着那高大的黑马就那样走了。秦洛不知道为何,心里局促,忐忑。是要发生什么么?

算了,不理会它了!

“小妍,我们回去吧!”楚阳的身影消失后,秦洛就回别院了。

楚阳出征的第十个天头。

八月的夜晚,寂寥无声。

“姑娘,今天是十五,月亮圆的很呢!”小妍跟在伊人身后,看到空中那轮通明的圆月说。

每逢佳节倍思亲,中秋月圆夜,爸,没有我,你该和谁团员呢?冰霜似的眸子,一丝波澜闪过。

“呦,这么晚了,我以为我看错了呢!还真是你这害人精!”大妃子淑若说。

她在园中散步,恰好遇见了秦洛。

秦洛只觉得冤家路窄,浅笑凝视淑若:“害人精?秦洛不明大妃子意思!”

说来,自打楚阳出征后,总是听见大妃子这样说。秦洛本不想理会,但淑若总这么说,她就算是不想理会都难了。

“哼!装什么糊涂?要不是因为你,三皇子怎么可能到边疆去打仗受罪?都是因为你!今天早上家丁报告说,三皇子吃了败仗!现在生死未卜!”说着说着大妃子淑若哽咽。

“因为我?”突然想起那晚楚阳在梨树下的话。

“你知道,今天二哥来做什么么?”

“向我要你!”

“难道……是太子?”秦洛低头自语,她只觉不大可能!

“对,就是太子想要你,三皇子他不肯!所以就……贱人,你只会害三皇子!”

月光下,看不清伊人是怎个表情。她机械似的转身,回别院去了。

苍白的身躯坐在床上,脑袋一片空白。“楚阳啊楚阳,你这是何必呢?你可知道,也许有一天杀了你的人,就是我!”秦洛低声自语,竟忘记站在一旁的小妍。

“姑娘?你说什么?”小妍问。

“没什么!”抬头看着小妍,秦洛干笑。

没什么!没什么!

“姑娘,你是担心主子么?”见一副担心模样,小妍问。

“……”

“放心吧,主子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伊人眸子冷异,看着小妍,不语。

吉人自有天相?那只不过是在没有任何办法的时候的自我安慰罢了!说白了,就是在自欺欺人!

“呵呵,真羡慕姑娘!主子对姑娘这么好!肯为姑娘这么做。要是能有个人对小妍这么好,小妍就算是死了也无憾了!”看着小妍在那儿自说自话,秦洛羡慕。羡慕小妍这样的单纯。

想来,自己也曾有过这种时候不是么?只不过……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

秦洛相信,小妍定是个痴情种子。

“小妍,不早了。回去睡吧!”秦洛好像一个人静一静。脑中像是被东西给搅和了一样的乱。

“嗯?姑娘心情不好,让小妍再陪一会儿吧!”看秦洛忧愁的样子,小妍怎么能放心?

“不用了,我没事儿,你去吧!”

“可是……”

“真的不用了!”

“那好吧!”

小妍是在是拗不过秦洛,只好离开了。既然姑娘说没事,那就真的没事了!

幽冷的月光伸进来,凄婉,寒凉。看着那月亮,秦洛苦笑:楚阳,欠你的,我会还给你!

……

太子府

白色伊人站在那刻着这三个字的牌匾下,苦笑。只能这样了,不是么?

“大胆!什么人?敢擅自来这儿?”太子府的门卫似乎都比他人的高一节似的。见有人要进太子府,趾高气昂的指着秦洛的鼻子问。

“你去禀报太子,说,秦洛来访!”

那门卫一听见“秦洛”两字,便立刻进去禀报。像是有人提前交代好了似的。不一会儿门卫就出了来,态度比先前好很多。他弯下腰,连眉毛都在笑着说:“姑娘请!”

那门卫,秦洛评价了两个字:低贱!

秦洛被带到的地方,类似与纣王的酒池肉林。极重的脂粉味弥漫。因为味道过重,秦洛捂住自己的口鼻。抬首看去,楚啸就坐在那屋子的正中央,衣服凌乱,一副淫乱像。

“太子,人带到了!”门卫禀告说。

“嗯!”楚啸慵懒的伸伸腰,挥了挥手。那门卫便退下了。他缓缓的开口问:“姑娘来此所为何事?”

楚啸在明知故问,秦洛怎能不知?既然你问,那我又有什么不能直接说的呢!“出兵,帮楚阳!”伊人盯着楚啸的眸子,波澜不惊,自若如常。

“姑娘还真是爽快啊!三弟乃是我的亲弟弟,我岂有不帮之理?只是……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帮不上啊!”如此说辞,小孩子也许会相信。可巧的是,秦洛不是小孩儿,理所当然的不会相信。

伊人莞尔淡笑:“你能帮!”口吻已经没了先前那份冷漠。

“哈哈……“闻话,楚啸仰天大笑:“姑娘说笑了。我还只是太子,这说了算的还得是我的父皇!”他起身抬步,走到素白伊人面前,嘴角微勾,眼中暧昧,双手不安分的在秦洛身上来回摸索。

伊人不躲,不闪,面带桃花:“太子何必绕弯子了呢?你想要的是秦洛,既然秦洛来了,太子就不要为难楚阳了!”

“你很在乎楚阳,你喜欢他?”楚啸撩起秦洛黑长的乌丝,盯着她水润冰凝的眸子。

那眸子,撩人的很!

“不喜欢!”秦洛答说。

讨人喜欢的回答。

“不喜欢?不喜欢他姑娘怎么会这样牺牲自己?”

“还个人情罢了!谢谢他没有将秦洛随意送人。”

“呵呵,有意思。不过,你就不怕我现在不想要你了?”

楚啸的手不安分起来,还真是够不安分!在秦洛的身上来回游走,如若可以,他定想一次就能把秦洛的全身摸到。

“如果你真的不想要了,我们现在就不会在这里讲话了,不是么?”伊人微微抬头,看着满眼邪色的楚啸。

一抹邪笑,楚啸在秦洛的耳畔说:“那……你觉得自己应当如何表现?”

闻话,伊人嫣然淡笑。笑得诱人,笑得勾魂。就见她后退两步,盯凝楚啸,缓缓解开自己腰间锦带,动作,妩媚,妖娆。

楚啸,戏谑般的欣赏的秦洛的每下动作。但身体的叫嚣,让他按耐不住!他扑上秦洛,将手伸到秦洛衣服的最下层:“你也是这么讨楚阳欢心的么?”

“我们……什么都没做过!”

听见秦洛这样说,楚啸顿了顿。看表情像是听错了似的:“没做过?放着你这么美人,三弟还真是不懂珍惜。”说完,就将头埋进了秦洛的颈间。轻啃秦洛冰凝的雪白肌肤。

“也许,他是太珍惜了吧……”秦洛不由自主这句话,然后问:“太子,你有过珍惜的人么?”

“珍惜的人?要那做什么!没用!”要那做什么?没用!

“看来没有呢!那你活的还真像个小丑!”伊人淡漠的话语,激怒楚啸。只见他面色冷寒,斥喊:“你说什么?真是大胆,你以为你是在跟谁说话?贱人,本太子看上你那是你几世修来的福分!”

伊人一丝苦笑,眸子寒凉流溢:“福分也好,祸端也罢,那都只是你自己的想法!与我无关!”说完,她一件一件的捡起地上散落的纱衣,穿上。

“与你无关?哼……好,既然与你无关,那我就无需出兵帮楚阳了!让他自求多福去!楚啸气得兴味索然,甩袖坐了回去。

苍白身躯,站在那里,不语。心中叹息:看来,没帮上忙啊!人情,还不了了呢!

“来人!”听见楚啸的喊声,守在外面的守卫一刻也不敢迟疑,赶紧进来。只见楚啸脸色极为难看,指着秦洛说:“把她给我带到后院去,不准她离开半步!”

撇看楚啸,秦洛苦笑。然后便跟着守卫走了。

“太子!”一个卫兵跑过,他说:“刚才府外有个丫头鬼鬼祟祟的,被我们逮到了。不知,该如何处置?”

秦洛原本不想理会他这太子府的官司,但随眼瞄去,一看,竟是小妍。只见小妍被吓的跪在地上直哆嗦。

“太子,那是我的使唤丫头小妍,太子见过的。”

闻话,楚啸转眼看去,果真是小妍!便叫卫兵把小妍一同带到后院去了。

“姑娘,你没事吧?”小妍问。

“没事!”秦洛无谓说。

“没事就好!”听秦洛说没事,小妍好像松口气一般。然后又心疼的看着秦洛说:“姑娘,你怎么这么傻啊!”不禁的那眼泪在眼里打转。

看着这样关心自己的小妍,秦洛冷了许久的心,像是被暖了一下,淡淡的说:“好像是呢!”好像是呢!

夜深了下来,静谧无声。

小妍躺在秦洛的身边,睡得像个孩子。秦洛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是啊,她已经习惯了,习惯了每晚看着那棵梨树入睡。

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看见那梨树了呢!

延伸阅读

养生快线加盟  http://www.blogautomatik.com/6pg7.shtml
养生快线是中精华品集团旗下的食疗养生品牌,养生快线以“弘扬中华文化精粹”为理念,当代

简梦SIMPLEDREAM加盟  http://www.blogautomatik.com/gc32.shtml
深圳市简梦饰品有限公司招商加盟手册2014简梦饰品加盟手册一:SIMPLEDREAM

莱克兰加盟  http://www.blogautomatik.com/ga8h.shtml
久通宏达科贸(北京)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隶属于德国通达集团,总部设在北京,是德

黑土良仓加盟  http://www.blogautomatik.com/gsq9.shtml
连锁加盟店概述卓信黑土良仓农产品超市是以“连锁加盟店”方式作为市场服务的基础,通过连

恭喜加盟  http://www.blogautomatik.com/al5z.shtml
恭喜美容美发秉承“快乐时尚,追求美丽,传递美好”的企业使命,恭喜公司开始了中国民族品

深圳市仁智山水艺术品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blogautomatik.com/gfcg.shtml
为什么投资画廊连锁专卖店?1:随着整体消费水平的提高,普众对艺术品的消费日益扩大,市

氢点加盟  http://www.blogautomatik.com/g9xr.shtml
暂无

福到家加盟  http://www.blogautomatik.com/as68.shtml
福到家桃木工艺品精选肥城好桃木,自行研制《福到家》牌桃木雕刻工艺品经过手工八十三道工

西西里亚加盟  http://www.blogautomatik.com/pv60.shtml
西西里亚干红葡萄酒有着浪漫的酒标、优雅的紫罗兰色调,浓郁的黑莓、覆盆子果香。单宁绵柔

三生中国健康产业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blogautomatik.com/g2x9.shtml
2016年7月1日,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的纪念日,同时,德道国内外云创系统在中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道奴第10章在线阅读

    木清枫一行人到底不久,钟灵雪他们也到了,随后,张泫天他们也来了,陈棋弦就纳闷了,为什么两个女生的对战,沧澜剑阁的为啥来看。胖子小声地对着紫瞳和陈棋弦说:“一会她们两个开始比试切磋的时候,你们千万不能出声,这是对切磋者和对观众的一种尊重,一刻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虽然她们两个还算不上强者,但是,每一秒

  • 假结婚后我变成了omega第四章在线阅读

    发现自己好像被他的美型迷住了,周晓晓赶紧站起身来讪讪地问道:“你身上有伤没?沾到水了不好。我可以帮你擦点碘酒消消毒。”她绝对不是花痴呀!一直用精神力监视别人的思维是非常吃力的,身上有伤的艾文·路德维希在确定周晓晓不会伤害自己便不再对她释放精神力了。此时听她说话,他什么也听不懂,眉头微蹙,双眼平静望着

  • 无上武侠召唤系统在线阅读一觉醒来

    一睁眼,黑漆漆的,难道天还没亮?君卿准备坐起身,一伸手……手!!!!!“咚!”“唔~”君卿过于惊讶,突然撞到了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星际历23875年,人类已经经过无数次的进化,宇宙也难以阻挡他们开拓的脚步。如今宇宙中的高等生物只有两种,人类和虫族。起初人类只是刚踏进宇宙的新生儿,虫族只是低等生物。

  • 我的粉丝是神仙在线阅读第十节

    惊讶不过也就是一瞬间,很快苏挽就冷静了下来。她特地想了一下前天晚上她在干什么,于是又问了一个问题。“气运之子是一个人来的吗?”【还有张衡】张衡,是对周沿有教导之恩的军师,也就是现在的丞相。苏挽了然。她不相信周沿前天晚上出现是偶然,定然是有谁的建议在,她起初想会不会是绿珠,但绿珠不可能是皇帝的人,因为

  • 众神遗忘的世界元素,开启

    我们跟着轩来到了一个极其华丽的大殿里,那里面的墙是用黄金做成的,上面时不时还镶着绿宝石和钻石,一看就知道这座房子的主人不一般,经过轩的介绍,我知道了原来这里是元素圣殿,是专门开启元素的地方。不过这里是分殿。我心里想:“分殿就装的这么大气,那主殿应该是怎么样子的呀?”这时轩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苦笑着对

  • 我为隋武帝之奇葩动物园

    顾小北顿时就美了,自言自语道:“我去,这个秃顶刘发善心了,居然送我这么好的礼物,马上有对象!不错!不错!寓意好啊!”然后顾小北就把小摆件摆在自己的桌子上。“碰”突然门被打开了,一个庞大的身影走了进来,是一个黑边眼镜的胖子。突然开门把美滋滋端详摆件的顾小北吓一哆嗦:“我说王小春你能不能不这么冒失!?”

  • 扑倒神君的一百种方式第八章在线阅读

    到这时,陆越才知道之前他第一次醒过来的那个充满危机杀戮的地方,居然不是真实的世界,而是模拟出来的虚假世界,那里面被杀死的人,都是参与**的玩家。陆越还记得他先前在**里身体受伤时的疼痛与被绿雾包围时的痛楚,没想到这个世界不止能制造虚假的真实环境,就连人的各种感官触觉都能通过某种方式变得那样真实。陆家

  • 剑泣震三界之第二章

    “经纪人管得很严?”贺澜开着车,也没说要去哪儿,两个人心知肚明地不去提到达目的地之后的事情。叶煻心思雀跃,面上却还装得乖巧:“还好,有点粘人而已。”乔柔确实管得多,如果让乔柔知道她这会儿正跟着贺澜要去做坏事,大概会撕了她,但这没必要让贺澜知道,会扫兴的。聊着随意的话题,车子开进了一个安保严密的小区,

  • 无限龙神在线阅读第1节

    雪,越来越大了。大大小小的房子座落在一座小镇上,小镇没有了往日的喧闹,剩下的只有清冷,与房子中的温馨形成对比。今天是日本的元旦(日本是有元旦这个节日的),是团圆的节日。而就在这的某一条小巷子中,一个大约六七岁的小男孩蜷缩在角落里,旁边还放着一个黑色背包。男孩穿着一身单薄而破烂的衣服,浑身脏兮兮的,隐

  • 武侠之无上君临第3章在线阅读

    “咳咳咳..大家好我是赵大宝宝..我是一个男孩子呀,大佬们要不要跟我拼一拼刺刀”赵大宝清澈的咳声几乎是让整个直播间瞬间爆破,这个世界有时候充满了恶意,比如一个好好的男人说弯就弯了...“什么!主播居然是男的!...”“阿福的性别果然就是阿福啊”“这么可爱的果真是男孩子么?”“啊啊啊啊啊啊...完美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