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云南十八怪之天涯与妖在线阅读第9章

作者:日升三石 来源:晋江文学城

赵维桢抿了抿唇,少年唇角锋锐如刀,也不说话,胖子也不纠缠着紧问,忙挑那肥瘦相间的装了好几块,赵维桢想着这会子已是晚了,不能多吃这些不易克化的,止住了,只让装了五片,又有些犹豫,怕不够吃,终究还是让又加了两三块,便是如此,胖子也觉得不可思议,朝少年的肚腹处看了一眼,提醒道,“主子,这是最易长胖的。”

赵维桢不言,提了食盒就朝外走,此时天已近黄昏,他拣那较偏僻的地儿走,绕了个圈儿,在围墙外头处时,停歇了一会儿,一向跟他不离身的人从暗地里出来,拱手道,“主子,属下无能,没能进得去齐国公府,不过,属下打听得到,姜令仪公子的确是从齐国公府出来的,隐约闻得是奉了陛下的旨意!”

赵维桢默了默,十二岁的少年,脸上稚气尽脱,鬓角处似已染上了经年的风霜,他点头,并不责罚,“齐国公是多年沙场老将,听闻以军法治府,你等进不去才是正常。不急,很快要放旬假了,总有进得去的时候。”

他并未多停留,就回来了,屋里的灯摇曳着,照着床上小胖子睡得红扑扑的脸蛋儿。

已经交夏,暑气已经上来了,床上铺着凉席,小胖子并没有脱衣服,就那么睡在上头,被子蹬了一半搭在身上,她的额角上渗出了汗来,脸上眼窝处两颗泪珠儿映着烛光在莹莹地发亮。

赵维桢看着这泪珠儿时,浑身似僵硬了,抬起的手停在了半空里,有些不知所措,食盒放在一边,他也不知该去叫她还是就让她这么睡着。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姜嘉卉翻了个身,几乎扑到地上去,赵维桢这才被惊醒,忙伸手,托住了她,抱着她,将她安放在床上。

她为何会哭?是因自己还是因了今日上官子恩的那句话,赵维桢竟有些不敢去想,怔怔地站在床边,良久,见她睡得香甜,也不知做了什么梦,竟在笑,他才打定了主意,不叫醒她来。

只,他盯着姜嘉卉肩头处,他记起前世,她肩胛处有一块青色的胎记,约有拇指般大小,只要他伸手一拉,便可知,眼前到底是不是她?

脑子里有个魔鬼在拉扯着他,他的手鬼使神差地就朝姜嘉卉的肩头伸去了,当指尖落在她的衣服上时,她肌肤上的热透过单薄的衣服传递过来,几乎烫上了他。

他猛地缩回来了!

若真的是她,她一个女儿身,奉旨在这男儿世界的书院里读书已是万般艰难,难道他还要亲手去毁了她的名声吗?

赵维桢深吸一口气,若不是她……,不过是再等七年,他总能见她一面,况今生,他会想尽办法,早些见到她,哪怕是偷偷一面,也是欢喜的。

时辰还早,赵维桢挪着步子朝外走去,在门口立定,太阳已经西沉,天边露出一轮月亮来,他掩上了门,到了小院子里,要了一壶酒,拿出一叠小菜,水煮蛋和蒸肉之类才从冯胖子那里弄来的,叫他身边的暗卫拿走了。

一个人自酌自饮,满腹心事,已是无法排遣。

今日的晚膳,姜嘉北去食堂晚一些,他去的时候,赵维桢二人与上官子恩的一场争执已是告一段落,但他还是从别人的口中得知一切,听说妹妹饭都没吃成,他自然是恼火,朝丙班宿舍这边过来,先准备去找上官子恩,没见着,便去了赵维桢二人住的院落。

月已上枝头,门前的桂花树下,石桌上摆着一碟小菜,一壶小酒和一只酒杯,一轮明月倒映在酒杯之中,少年疏朗的身影映在长满了青苔的台阶上。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姜嘉北笑道,赵维桢听到声音,扭过头来,见姜嘉北已是跨过低矮的栅栏,行步走了过来,“姜兄一来,便是四人对酌了,可惜我只有一个酒杯!”

“我既来了,还要什么酒杯?”姜嘉北拿起酒壶朝腹中灌了几口,见此,赵维桢便推了酒杯,抬手朝石凳子上道,“坐!”

酒壶里见了底,喝酒是喝不成了,赵维桢这个人过了今夜,只怕这一酒壶一酒杯都是要扔了的,绝不会与人共享,姜嘉北便拱手道,“今日之事,舍弟得维桢兄庇护,在下感激不尽!”

赵维桢并不领情,手肘搁在桌上,朝旁边开得正盛的一丛月季看去,“堂堂齐国公府三公子,用一匹骏马巴结区区书院里的夫子,如今又对我折节言谢,就不知姜学弟到底与三公子是何关系?”

赵维桢的眼角余光并不离姜嘉北,他不忍对姜嘉卉相逼,对姜嘉北却并无怜惜之情,此时见姜嘉北脸上的神色一僵,心里某一处已是松动些许,也觉得上天对他终究还有几分怜惜,给了他一次重生的机会,又让他早几年遇到那个人,便是今生再一次死得凄凉也算不得什么了。

“我姜氏一族代代有训,凡姜氏子弟,同出一脉应视同亲生骨肉,不得相残,在外应相帮,任何人有难,他人不得坐视不理。既然令仪是我族弟,他处境艰难,我岂有袖手旁观的道理?”

赵维桢不置可否,只淡淡一笑,仰□□明月望去,“令弟只是不善骑射,算不得是什么处境艰难,又如何用得上三公子以骏马想赠予夫子呢?不过,这是姜家的事,与我无关。令弟与我有缘,同处一舍,同窗之谊,我也该待他如兄弟,三公子也不必客气。”

他既然已经有所得,也就失了与姜嘉北再交谈的兴趣了,站起身来,走了两步,略微偏头,“听说齐国公格外宠爱令妹嘉卉郡主,郡主如今也是七岁,也不知她……如何了?”

如今是否安好?“嘉卉”二字从赵维桢口中说出的时候,他只觉得满口苦涩,垂在身侧的手都在微微颤抖,只月光下,少年肩背冷峻,不容人有任何察觉。

姜嘉北的手紧紧抠住桌面,忍下暴起伤人的冲动,他爱妹心切,知妹妹女扮男装来书院中读书的事是半分泄露不得的,一旦泄露,她名声将如何,实在是不敢相信。而赵维桢明显就是在怀疑,他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又是因何而怀疑?如果怀疑了,妹妹与他住在一起,是何等危险!

“三公子不必紧张,莫非三公子忘了,当年令妹出生,洗三礼我也是参加了的,满月礼上你我还打了一架。三公子贵人多忘事,怕是忘得一干二净了。”

听得如此说,姜嘉北暂且放下心来,只他一时想不起赵维桢的身份来,稍微踌躇间,赵维桢已经进了他的宿舍。

屋里的灯依旧摇曳,月光透过窗棂落在姜嘉卉毛茸茸的脑袋上,赵维桢再一次走到床边,将她耷拉下来的胳膊捡起来,放回到床上去,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来,指腹在她的脸颊上轻轻地划过,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原本愁苦着的脸上,竟舒展开来,一抹薄唇,唇角微微上翘了去。

延伸阅读

玄幻之最强至尊之看清(9)  http://www.dlbao.cn/xjo9.shtml
不过是柿子捡软的捏。王晞撇了撇嘴,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问阿南:“今天吃什么?”阿南还

都市:全能神豪爱情本就该唯一(8)  http://www.dlbao.cn/6965.shtml
“宿主宿主,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你是不是在家里扮演白莲花来着?”七七突然在楚娴的脑海

最强法宝商之第二章  http://www.dlbao.cn/g3q1.shtml
男生摘下口罩后,露出来干净清俊的五官,皮肤肉眼可见的好,这让江禾自惭形秽,机械性地接

给废太子续弦以后第八章  http://www.dlbao.cn/yoyt.shtml
一个人用心创造的一件作品,一定会想得到外界对作品的肯定,因为这关系着他本人的才华是否

他儿子有七个便宜爹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dlbao.cn/bjxy.shtml
他们心中的那一定喜悦不是因为其他,只是老秦人面对挑战、面对“军功”的本能,以及年轻人

异世舞乾坤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dlbao.cn/unw1.shtml
离开珍宝阁之后,月胜就朝着家里走去,在途中月胜认真思考着边境的事情,在他回到月家之前

假唐僧在线阅读瑞兹的归来  http://www.dlbao.cn/yicz.shtml
沃特本来是在瑞兹的房间等的。就沃特准备离开时,看到眼前出现了熟悉的一幕:眼前的空间被

江湖再见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dlbao.cn/yzwg.shtml
正值炎炎夏日,乾业城却飘起鹅毛大雪。如此古怪的天气引得城内一片恐慌,路上行人更是寥寥

她身长八厘米废材的愤怒  http://www.dlbao.cn/g1ly.shtml
喂!韩傻子,滚过来把我的座位擦干净。本来吵闹的教室因为李虎这一喊顿时都安静了下来,同

和EXO在一起的日子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dlbao.cn/gh01.shtml
“师兄。”“师兄。”本来按照计划陈平在路上需要二十多天的时间,但自从理解了“化虹之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成了武大郎之寿宴上的危机

    我与梦凝儿谈完话,她便带着我往看乐殿去。那看乐殿乃是皇家看戏玩乐的地方。太后的六十大寿,第一个节目便是后宫各嫔妃以及臣女配她看戏。待到中午时吃寿宴,下午御花园赏花,看人吟诗画画。到了夜里再看歌舞,与众人饮酒进食,倒是比较节俭了。“听说这戏班子是宫外最好的,皇上专门请过来给太后祝寿。”梦凝儿说着,便拉

  • 第一武神之大蟒

    “应该就快到了少爷。”阿三走在最前面,回了一句。果不其然,在不远处树木环绕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山洞,山洞一人高的样子,正好被两棵参天古树挡住,所以远些的地方众人都没有发现这个洞,走进了才能看见。“少爷少爷!”阿三急忙大叫:“就是这里了,消息果然没错,那雪花大蟒,应该就在这山洞里面。”杨守业大喜,

  • 末世异端召唤师之过早的离别

    结束了晚餐的宴会,学校虽然被装扮的十分不错。尤其是礼堂甚至能够看到飞来飞去的小蝙蝠。但是这样无法阻拦各个学院各自的万圣节庆祝活动。不过,让很多麻瓜世界来的小动物意外的是,他们所过的万圣节虽然同在麻瓜世界的方法没有什么不同。但是时间确实不同的,不是十一月而是十月的最后一天。当然,为什么这一天过万圣节他

  • [盗墓笔记]天真?无(吴)邪之夏日祭艳遇

    虽然对方看起来有点老成,但他全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正义之气,让我这个在黑手党当卧底的公职人员很有亲切感。虽然知道问了也没什么鬼用,但我还是问道,“那个男生叫什么名字啊。”“……”少年用一种微妙的神情看着我,像是觉得我瞎还是别的,但还是回答道,“真田,真田弦一郎。”“好名字。”我立马回道,连名字都古板得

  • 锦绣未央之李常茹一百支唇膏新鲜出炉

    解决掉了橄榄油这个大难题,其余材料的问题就相对来说简单多了。陈梅花了五块钱,在邻村的一个日化作坊里,订做了一百个唇膏管。至于蜂蜡,她根本就没去买,直接和陈卫民一起,去山里掏了两个野蜂窝窝。这次换陈茉要给她跪下。一个女人能精打细算,且能力超强到如此地步,实在是厉害。然而对于妹子的夸赞,陈梅并不买账,她

  • 飞天舞剑在线阅读第一章

    我叫余宝胜,同广大小说的主角一样,是一名光荣的穿越者,还是持证上岗的那种。也就是俗称的自带系统,但让老子郁闷的是这破系统尼玛能量不足,无法启动,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要不要这么坑?这还不算最坑的,最坑的是这次穿越居然是魂穿。魂穿也就算了,你给个年轻的身体啊,竟然穿越到一具35岁的“老男人”身上,要知

  • 韩娱独家记忆在线阅读第10章

    许晴晴在的班和我们班隔的有些远,如果不是刻意去找,平时碰面的机会并不多。我们班偏向重点班级,班主任强制我们上早晚自习。而许晴晴是本部普通班学生,管理很松散,自习随意。为了能多在一起,蔡俞靖经常翘掉自习去陪许晴晴,新班主任有心想管,但蔡俞靖的成绩没有下滑,时间久了也就听之任之。我也不想上自习,奈何没有

  • 影舞[全息]之第四章(4)

    M国N城,西部,海边别墅——“所以她就这样一个人去了Z国?在她和她那位所谓的‘亲生母亲’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满一天时间的情况下,在我们所有人几乎都不了解的情况下,在她自己都没有多少准备的情况下,她就这样单枪匹马地跑去了Z国?”艾凡抬头,蓝色的眼睛注视着凯莉。艾凡说话的语气还是如同往常一样,声

  • (剑三)不悔第九章

    接到电话的汤文斌正因为宿醉躺在家里动弹不得,铃声响起后下意识接起了电话,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这声突如其来的怒吼冲散去了一半酒劲。“你谁啊?”汤文斌撑着头从床上坐起来,透过窗户照进来的阳光让他忍不住闭了闭眼。关心蕊正在气头上,以及未知的恐惧让她口不择言,“汤文斌,你少给我装糊涂,都是你骗我说的那些话,

  • 育神计划叫我什么

    “天呐,竟然有人喜欢大师姐。”“是啊,他竟然喜欢大师姐。”“难道大师姐就要出嫁了吗?”“好不舍得。”三师兄一副难舍难分的表情。惹得几人抱在一起嚎啕大哭,此时的岳无心竟被几人的感情所打动,羡慕的说道:“我也想有你们感情这么深的师兄妹。”“你想多了。”没听出几人中谁突然说了这么一句,紧接着几人你一言我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