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长安备忘录第六章在线阅读

作者:麦小冬 来源:言情小说吧

“哈,今年好像格外的冷啊!”林飞蹲在地上,天空飘着白蒙蒙的雪花。

“是啊,哈。”旁边玲玲凑过来,看林飞在干什么。

“啊!好冰啊!”小家伙瞬间被雪球糊脸。

“别跑啊,等着!”玲玲不甘示弱,蹲着做了一个特大号的。

“呀哈!”“砸不到,小笨蛋!”

“啊!气死了!”“哇,偷袭啊!”

两个人在雪地里一会被砸的满身雪花,气喘吁吁。

“呼,呼,不跟你玩了。”玲玲拍掉身上的雪。

“嘿嘿嘿!”林飞抓着一块雪靠近,同时发出猥琐的笑声。

玲玲突然转头,盯着林飞。

“啊,那啥,我没准备动手的。”林飞瞬间扔掉手里的雪,一副我什么都没干的表情。

“哼!”玲玲转过头,看着雪景。

“好漂亮啊,如果这雪一直存在该多美啊!”小家伙嘴里发出感慨。

“小笨蛋!如果雪一直不化,你就要一直穿着这厚厚的羽绒服。”

“也是,这么笨重,像企鹅一样,傻乎乎的。”说着张开手,模仿着企鹅左摇右晃。

“不怕,你蠢呼呼的,变成企鹅刚刚好。”“啊!你个死单身狗!”

“人身攻击就过分了啊!”“哼!你先开战的!”“别怪我出绝招了!”

“你干嘛?啊哈哈哈哈哈,别……哈哈哈,别挠痒啊!”

没过多久,小家伙蹲在旁边大口喘息,林飞则是一脸高手寂寞的站在旁边。

“过分!”玲玲脸上还带着红晕。

“想清楚再说哦!”林飞比划了一个挠痒痒的动作。

“不要!”小家伙一脸警惕的后退。

“哈哈,小笨蛋。”

突然远处传来叫喊声。

“小飞!”来人走进。

“王叔啊,你那屠宰场现在应该很忙吧?怎么有空来找我啊?”

“我那不是出事了,这几天晚上都有撕咬声,开始我以为是狗,找了几次啥都没找到,我这没办法,请你去看看。”

“这,快过年了,我不想出手。”林飞经验不是很足,这受个伤过年可不太好。

“小飞啊,你可要帮帮我,我这每天早上起来都有好多肉被咬的破破烂烂的,你不帮忙,叔这就开不下去了。”

“您没找警察吗?”

“找了,可这明显不是人啊,几个人大晚上死活啥也没看到,听到声音就过去,只能看到被咬过的肉。”

“好吧,我今晚过去看看,不过要你可要包一个大红包,马上就过年了,冲冲邪气。”林飞还是决定去。

王叔得了准信,回去了。

“小飞哥,我还不知道你有这本事呢?”旁边探过来一个小脑袋。

“小笨蛋,回去吧,我有事要忙了。”林飞也不解释,摆摆手离开。

“我晚上过来找你,你要是不带着我,我就咬死你!”小家伙说完迈着小碎步离开。

…………

“你还真准时。。”林飞无语的看着提前一个小时过来的玲玲。

“哼,你以为我会给你抛下我的机会吗?”

“算了,你一会跟紧我。”林飞也没有多说。

“你到底行不行啊,我以前也没见你有这本事啊,小飞哥?”

“你就给我说说嘛!”

一路上林飞耳朵边就没听过,不停的有叽叽喳喳的声音。

…………

“王叔!”“小飞,你终于来了,玲玲怎么也来了?”“这小丫头非要来,您不用管她。”

“小飞,你不准备工具吗?”王叔看着林飞空空的双手。

“哎呀,我就没准备今天抓到,这也不知道是啥,先看看,一般的东西我空手也能对付,您就别管了。”

“您这一般都啥时候有情况啊?”

“在等一会就有了,特别的准。”

“你这大概有几天了?”“大概一两个星期左右,这实在没办法。”王叔说着吸了一口烟,还递过来一根。

“不了,不会抽。”林飞摆摆手,听着外面的动静。

外面传来风声,这时的风好像越吹越大,突然间林飞听见一点不一样的声音,仿佛狗护食发出的呜呜声,林飞迅速冲出去。

延伸阅读

菲翔加盟  http://www.suzymodels.com/g449.shtml
菲翔床上用品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欧意加盟  http://www.suzymodels.com/d6wv.shtml
欧意吸油烟机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曲阜市忠利永建材商贸部经销

恒速加盟  http://www.suzymodels.com/ycbe.shtml
恒速吊顶是LED灯饰、LED天花灯、LED筒灯、LED面板灯、LED节能灯等产品生产

宏源钛业加盟  http://www.suzymodels.com/g71z.shtml
宏源钛业有限公司主营范围:生产经营各类钛料:钛板、钛线、钛钯、钛丝、钛带、钛棒、钛管

安因智养奶粉加盟  http://www.suzymodels.com/6npi.shtml
安因智养奶粉“以科技创造优质产品,为人类健康服务”的企业宗旨,与国内外著名高等院校食

千威酒业加盟  http://www.suzymodels.com/npgt.shtml
与白酒不同,红酒带给人的更多的是一种生活的品味和美好体验。因此,红酒如今受到越来越多

金克拉珠宝加盟  http://www.suzymodels.com/skxe.shtml
金克拉珠宝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深圳金克拉钻石有限公司系集铂金、钻石、批发、加工、销售于

用之乐加盟  http://www.suzymodels.com/dgvo.shtml
暂无

维迈连锁超市加盟  http://www.suzymodels.com/swc2.shtml
维迈(天津)商贸有限公司是2011年进入中国大陆的外商零售机构,旨在借助强大的全球采

威士迪加盟  http://www.suzymodels.com/dvu6.shtml
威士迪智能指纹锁安全,方便,时尚的创新品牌者,攻克并实现重量级锁具无卡阻、无盲点开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那片山海在线阅读第十章

    “你想跟我学剑?”易宁认真点头,下意识看了一眼正给自己奉茶的红袖,往日面对自己早就面不改色的红袖,却不知怎的,因为易宁这一眼脸红耳热。作为易宁的贴身婢女,这些年,易宁的私密几乎都被红袖看遍了,此刻……红袖的手掌轻轻一抖,差点磕下茶盏来,急忙收住,方才避免了烫伤。海凌云不满地哼了一声,加重语气道:“你

  • 网游之乱世刀剑在线阅读第六节

    “哇…卡拉米斯大街!久违的来这里逛街了。”康斯坦斯蹦蹦跳跳的就向着这条五六公里长的大街迈进,动作轻快但幅度并不是很大,可能是体型娇小的原因,也可能处于淑女的矜持,不过也说不定是因为服装繁琐不便行动吧。“说实话,实在没想到你会带我出来玩,我真的非常非常的开心啊。除了在家里,我记得之前你不太喜欢带着我来

  • 新中医时代在线阅读第八节

    展眼到了小年前夜,教坊算是服务业,正日子永远没空,所以正日子左近的时间,便是她们的大节了。过年的时候,教坊司内虽然大家都是无依无靠单身一个在这里的,但既然都是同事,陈五娘便带着没被官员们请去的员工,开了好几桌吃大餐放烟花,也是庆祝一下的意思。这一天各人无不盛装打扮,连周幸都翻出一套很具有乡土气息但还

  • 人神共恶之战技2(6)

    “镇星诀啊,已经第七层了,当年我在密室的时候,始终无法突破淬体之境,就天天运行镇星诀,可是那个瓶颈始终过不去,久而久之,呆了两年后,就到第六层了,昨天随着突破到通窍期,镇星诀也突破到了第七层。”一语未尽,连同杨靖在内的三人都掉了下巴,毕竟杨靖现在才镇星诀第八层,而且也是突破不久,至于杨帆和杨涛才第四

  • 生逢灿烂的日子暗流汹涌,人心难测

    围猎第二天,霜夜三姐妹骑马走在林中的小道上看着远处的勇士们一个个拉弓射箭、猎物倒下。“两位姐姐认为今年的苍鹰谁能猎得?”“前些年都是父亲,今年的话我觉得难了,姐姐,你认为呢?。”“在*局上我*的是哥哥和姑父赢,赢的人绝对是他们中的一个!”“郡主就这么有信心吗?”三人听到声音回头发现骑在马上穿着铠甲拿

  • 魔域逆乾坤在线阅读第9章

    回酒店以后,路珞珈和王芳分别回自己房间前,王芳问路珞珈:「这个人可靠吗?」路珞珈回答说:「你觉得我可靠吗?」王芳回答:「你这身子还真是靠不住,不过我也并不觉得你不靠谱。」路珞珈说:「那就请相信我选人的眼光吧。在我们寻找答案的路上,他能帮我们。」路珞珈给王芳一个「安心吧」的眼神。王芳说:「好吧,那晚安

  • 总是被迫病娇的剑仙之第八章(8)

    第8章韩玉来小心翼翼的把沈妙音抱起来放到了地上,像是看着一件稀世珍宝一样看着沈妙音,动作之轻柔让沈妙音都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人就是让正邪两道都闻风丧胆的韩玉来。“看我做什么?”韩玉来低头就看见沈妙音在呆呆的看着他,眼神像是一只无辜的幼兽一样,让他情不自禁的在沈妙音的鼻子上点了一下。被韩玉来突如起来的亲

  • 离婚的甜蜜生活[民国]之重生5(5)

    何秋萍见刚才还是奄奄一息的女儿,现在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眼眶一酸,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掉,“念念,是妈不好,妈没用。你长这么大都没能护着你,你差点就……”“妈,你别哭,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宋念念很快就适应了自己新的身份,喊起妈来很是自然。“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何秋萍擦着眼泪,随即担忧道:“只

  • 繁星夜里第9章在线阅读

    司马家平躺在地上喘着粗气,缓了好一阵子,他才艰难地站起来。一旁的疾行嗜血兽也已经安定下来,固然自若地走向兽人的尸体。对于它来说,这是主神给它最好的馈赠。但是,看起来嗜血兽像是已经吃得很饱了,只见它象征性地对付了几口,便返回到司马家平的身边,把屁股朝着他。“呵,小家伙,还知道感恩,不错......”司

  • 俏书生捉奸?

    实验室里,房间比初次到来时更为凌乱,大大小小的零件散乱在各处。房间里的气氛略微沉重,两个人都眉头紧锁,有些郁闷。江临看着纪行围着机器人转来转去,可是加载完程序的机器人始终一点反应都没。“江哥,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我把组装的部分又检查了一遍,没问题啊。”纪行百思不得其解。江临细细思索组装过程的点点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