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在阴阳师的世界撒农药第二章

作者:画个绿圈圈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低头瞥见地上大滩的血迹,墨宁的眉头拧了拧,冲着匆匆忙忙捧着药碗赶过来的侍女吩咐道:“去将府内的侍卫叫过来,把这个东西给扔出去!”

可怜的侍女简直要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傻,惊恐万状地瞪着地上已经僵硬了的驸马的尸体,几乎要惊叫出声。下意识地忍住了就要破口而出的尖叫声,侍女定了定神,面色竟然瞬间就平静了下来,轻轻地将药碗放在桌上,对着墨宁恭敬地行了个礼,低声说道:“是,奴婢马上就去。药已经煎好了,请殿下趁热服用。”

又转身疾步走了出门,经过驸马尸体旁步子顿了顿,略微偏头看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快意,这么个脑子不清楚,让公主抑郁成疾的驸马,死得真是太好了!

墨宁倒是对这个侍女另眼相看,仔细想了想了自己之前看到的剧情,这位名为银朱的侍女,在原主去世后,一心为原主复仇,想要报复黑心的驸马与何心莲,最终被驸马下令活生生的打死。

回想起那些并不美妙的场景,墨宁的心中不由一堵,低头沉思了一下,将驸马鞭尸的可能性,又觉得自己动手脏了手,旁人动手不解气,还是作罢了。

估摸着用不了多久原主那个脑残皇兄便得派人过来请自己进宫了,墨宁略微低垂的眼中寒光乍现,看着原主苍白泛青的手背,墨宁的嘴角缓缓露出一丝森冷的笑意,提高声音对着屋外叫了一声:“来人!”

一个与银朱同等装扮的绿衣侍女走了进来,低头垂身行了一礼,恭声问道:“殿下有何吩咐?”

墨宁低头一看,登时就认出了这位名叫画屏的侍女,与刚才的银朱同为原主身边的一等大丫鬟。原主去世后,同样没落得好下场,悲痛之下自尽殉主而亡。

眼中的墨色浓郁了些许,墨宁心头一软,轻声吩咐道:“去备水,本宫要沐浴更衣。”

“是!”

即便心中知晓公主府中许多下人已经暗自投奔了驸马,对长病不起的昭宁公主敷衍了事,画屏的神色依然如故,并未露出一丝难色,唯恐伤了公主殿下的心。

屋外传来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墨宁抬眼一看,正看见刚才出去的银朱领着四名侍卫而来。一见地上已经死透了的驸马,四名侍卫瞬间就变了脸色,惊疑不定地望向墨宁,见墨宁一脸冷淡之色,仿若地上躺着的,不过是一滩烂泥,全然看不出丝毫伤心愤怒之色。

不知为何,见到这样的墨宁,四名侍卫的心中登时就是一寒,直觉的感到了危险,互相看了一眼,抖着腿肚子麻溜的将驸马给搬了出去。

碍眼的玩意儿终于滚了,墨宁这才对着银朱开口吩咐道:“将本宫那身番邦进贡的大红凤尾裙找出来,本宫要进宫面圣。”

银朱低头称是,心中却莫名一抖,总觉得殿下这番话,带了几分肃杀之气。眼角瞟到地上的血迹,银朱的心中登时一凛,是了,殿下如今亲手杀死了驸马,总归是要被陛下兴师问罪的。

细细的沐浴了一番,墨宁身着大红衣裙端坐在铜镜前,镜中映出一张堪与仙界众多女仙媲美的脸,眉目艳丽,几可入画。只是眉间似乎笼罩着一股挥之不去的哀怨之意,平白将十分的相貌减弱了三分。即便如此,也硬生生将刚才那朵莲花给比到泥地里去了。说来那群人的眼得瞎成什么样才能看上那么个旷世奇葩啊?

墨宁心中不由冷笑,简直怀疑摇摇那几个蠢货的脑子,都能听到大海的声音了。蠢成这样还作天作地的,要不是天道出了疏漏,那些蠢货早就自己将自己给作死了好么!

一想到这里,墨宁的眼神幽深了些许,嘴角勾出了一个冰冷至极的笑意,铜镜中的女子回以森然的笑容,眉目间的哀怨之色登时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则是属于杀神墨宁的杀伐之色。

由着银朱将自己的一头如瀑青丝挽成一个抛家髻,墨宁饶有兴致的望着铜镜,欣赏着自己的新发型。一旁的画屏则小心翼翼的从屋内的小库房中捧出一个妆奁盒,轻轻地放在墨宁面前。墨宁眼睑微垂,便见画屏的手向上一拨,将妆奁盒给揭了开来,一支耀眼夺目嵌着红宝石的金步摇便呈现在墨宁面前。

墨宁眉头微扬,登时便想起了这支步摇的来历,乃是两年前原主大婚时,脑子还没进水的皇帝特意吩咐内务府精心打造的,所用的红宝石乃是万中无一的珍品,璀璨夺目至极,便是当初宠冠后宫的萧贵妃都眼红了许久。

如今物是人非,当年的兄妹情深不过是一场笑话,此时画屏乍然将这步摇取出来,用意显而易见,不过是想让原主那个脑残皇兄念及旧情,对于今天墨宁杀驸马一事网开一面罢了。

墨宁对此嗤之以鼻,若是齐煜那人对原主还有半分兄妹之情,当初那个恶心驸马也不会在气死原主后,还能意气风发地同何心莲的那一群“真爱”们在朝堂上指点江山了。想让脑子里都是水的齐煜念及旧情,不如立马祈祷老天爷六月飞雪来得实在!

然而念着画屏的一番心意,墨宁并未多言,任由画屏轻手轻脚地将这步摇插.入自己的鬓间。铜镜中的人影登时显出了几分雍容华贵,墨宁眼尾轻扬,抬手从梳妆台上拿过口脂,一遍又一遍的细细涂抹,直至一张红唇烈焰似火,才停了手中的动作。又挑了一抹大红色的口脂往额间一抹,一柄红中泛黑的小剑顿时出现在墨宁的额间,此剑一出,原主自带的柔弱哀怨之色尽数消失,配上墨宁眼中的凌厉之色,一时竟让人生出几分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压迫之感。

如果天界有人在此的话,必定一眼就能认出,墨宁额间那柄红剑,样式分明是宰杀过无数仙魔与修罗的噬魂剑。杀神墨宁的赫赫凶名之所以能威震天界,作为墨宁的本命法宝的噬魂剑自然是功不可没。

天界传言:噬魂之下无轮回。说的便是噬魂剑的凶残之处。噬魂以万物的神魂为食,配以墨宁那令人心惊胆战的实力,数十万年来,竟是无一人能从墨宁手中逃脱,更因为噬魂剑的特殊属性,就连陨落后堕入轮回的机会都不再有。

墨宁在自己的额上勾勒出噬魂剑的模样,眼中的嗜血之意越来越浓,银朱二人莫名觉得心头一紧,浑身的汗毛立刻炸起,总觉得今天的公主殿下,气势实在太过骇人。

画屏的眼中星光点点,咬了咬唇,哑着嗓子对着墨宁说道:“殿下,您千万别想不开啊!陛下对您的宠爱众所周知,即便您杀了驸马,也是驸马有错在先。陛下一定不会对您多加指责的!”

您这样一副从容赴死的淡定样儿,真的让奴婢们很心焦啊!

墨宁闻言,转头朝画屏望去,在画屏焦急的神情中察觉出了她的未尽之语。墨宁不由愣了一愣,随即展颜一笑,摸了摸画屏的头顶,笑道:“你这丫头脑子里都想了些什么呢?本宫的处境如何,自己心中一清二楚。放心吧,没事的!”

画屏见墨宁脸色温和,丝毫没有动怒的迹象,不由大着胆子再多说了一句:“那……何小.姐呢?”

墨宁不由在心中鄙视了齐煜一番,瞧瞧这货干的都叫什么事儿啊?就连个侍女都知道,堂堂一国之君,竟然为了一个小官之女不顾一切,真是丢人!

正吐槽呢,就见门口躬身走进来一个丫鬟,对着墨宁行礼道:“殿下,陛下身边的赵公公来了。”

墨宁眉头一挑,暗道一声果然来了,脚下倒是径直往大厅而去。

大厅中,一身总管袍服的赵公公正一脸平静的望向门口,看到墨宁的身影时,脸上的表情登时复杂了几分,立马抬脚迎了上去,眼中是掩饰不住的焦急之色:“奴才见过公主殿下!”

墨宁随意一抬手:“起吧!这次来,是皇兄让你传本宫进宫的吧?别愣着了,走吧!”

赵公公见墨宁一脸无所谓的神情,简直急得想要昏过去,一想到刚才陛下那张阴沉的吓人的脸,连忙急道:“哎哟喂我的公主殿下,您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动起手来了呢?何小.姐不久前肿着一张脸去陛下那里告状去了,如今陛下正心疼呢,您等会儿可千万别跟陛下犟嘴啊!”

墨宁瞥了这货一眼,见这货满脸的担忧之色,不比银朱二人差上半分,心中倒是一暖,对着他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放心吧!”抬脚便往公主府外走去。

赵公公正欲再次开口劝一劝墨宁,然而一抬头,望着墨宁缓步而去的背影,赵公公莫名觉着膝盖一软,下意识地随着众人匍匐在地,口中跟着喊道:“恭送殿下!”

喊完便觉不对,赵公公惊骇地跳起身,望向墨宁的眼中满是不可置信,是自己的眼花了吗?方才公主殿下散发出来的气势,竟然比陛下还要强上好几倍!

然而一见周围陆续起身一脸茫然的下人们,赵公公立即便清楚了,方才绝对不是自己的幻觉。心中隐隐生出了几分不妙之感,见墨宁已经走远,赵公公连忙将心中的不安扔到一边,小跑着跟上墨宁的脚步,为墨宁掀开马车的帘子。

一路平稳的来到宫中,墨宁站在御书房外,跟在通报完后的赵公公身后,就这么悠哉悠哉的进了御书房。

然而右脚刚踏进御书房,一个青花茶杯便朝着墨宁的面门砸了过来,墨宁见状!随意的斜了斜身子,极为轻松地躲过了这一击。

不屑地一勾唇,墨宁抬眼望去,便见一个身着龙袍,相貌与原主有六分相似的男子一脸暴怒地对着自己吼道:“昭宁,你可知罪?”

墨宁扬了扬眉,反问:“什么罪?”

又微微转头看向一旁,正对着何心莲肿成猪头的脸。何心莲见墨宁突然扭头看向自己,眼中尽是恐惧之色,还未说话,就被一白衣男子一脸心疼的搂入怀中,顺带附送墨宁一个凶狠的目光。

墨宁饶有兴致的看戏,眼神微转,再看到几个人模狗样的家伙一致对自己怒目而视时,心中不由更高兴了。

很好,脑残都齐活了,感觉手有点痒呢!

延伸阅读

我渣过的男人都回来了之花阳失踪(6)  http://www.pn8rlkg.cn/dpfz.shtml
“昨日宫中传信说小殿下被人掳走了。”秦媤面上带着担忧。秦媤口中的小殿下名叫花阳,今年

师从通天:从花果山开始签到加强版teacher  http://www.pn8rlkg.cn/dtrh.shtml
荒凉的大地之上,一个一身黑红劲装的男人正手握两把短刀和另一个只拿着一把戒尺,浑身上下

主角他是大魔王[快穿]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pn8rlkg.cn/x860.shtml
叶不凡一进屋,叔叔婶婶就开始问他农场办的怎么样,他们早就听叶浩天说过叶不凡退学了,当

我的异能要氪金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pn8rlkg.cn/a73.shtml
不过是一个法院里的执法人员,甚至连法官都算不上!可以说,姜国忠除了挂着一个最高法院的

末世江湖之猎袭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pn8rlkg.cn/yp0c.shtml
另一边大喊林浩瀚名字的正是林浩瀚的女人,不,应该说,以后是林浩瀚女人,侯芳沁。“你果

西游之绝世大魔头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pn8rlkg.cn/p769.shtml
医院。一位医生正拿着一把手术刀,辛勤的在这具尸体上劳作。这位可是传说中的叶小晨,叶大

(穿书)本女配拒绝师徒恋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pn8rlkg.cn/uwkh.shtml
程纤纤抽到的3条题目分别是“恳求男友回心转意”,“优等生爱上音乐要退学”,“母亲去世

[综]我姐黛玉是皇妃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pn8rlkg.cn/da8h.shtml
“秦姑娘,你醒了吗?”是嫣皇后身边的小侍女楚谣,恭恭敬敬地走了进来。看来秦露浓在宫中

影视世界漫游指南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pn8rlkg.cn/pqvt.shtml
晚霜面上一阵尴尬和无语,恨不得扒着她耳朵大声问一句:小姐你在说什么呐?!她脚尖一动刚

独占疯情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pn8rlkg.cn/xxah.shtml
江城市龙庭水榭大酒店顶层的豪华总统包厢中。姜辰正一手插在兜里,一手捧着一杯红酒站在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九州仙途在线阅读第2章

    白色的席梦思上,女孩的血让旁人触目惊心,两位女医生熟练的给欧阳雪缝制伤口。“花医生,这位小姐失血过多,必须马上送往医院输血。”“还有呢?”花褚皱眉,欧阳教官这种人连老大都在她手下吃过亏,怎么可能会受那么重的伤。“应该是在受伤后有大幅度动作。所以伤口裂开。”女医生答道。“会不会留疤。”许久没出声的柏夜

  • 新火影风云之影分身之术!(跪求收藏鲜花评价票)

    洛克斯说话的语气,非常的自然。就仿佛四皇大妈,派全部漂亮女儿过来伺候他,都是理所应当的。可也就是这样,更加让大妈心中,越发的忌惮!她越发认为,眼前能与她势均力敌的人。就是昔日的船长洛克斯,灵魂重生归来了!作为魂魂果实的能力者,大妈深知里面的可能性非常大。但她跟白胡子一样,都不会明着说破,只会在心中猜

  • 元帅的脸又被打肿了在线阅读第5章

    “密密啊,你怎么还没到,我一肚子的破事儿要跟你吐槽呢,刚才差点没气死老娘!!”小骨四仰八叉的躺在自己紫藤萝木椅上,气鼓鼓的对着电话讲道。“这就到了,这就到了,你住的地方也太偏了吧,这都开到北京郊区了,你要不要躲得这么远啊。”杨密刚刚录制完芒果台的《明日之子》,还拒绝了花晨宇的晚饭邀请,特地亲自驾车赶

  • 俏书生第五章在线阅读

    夏日的中午好像自带令人昏睡的作用,江临挣扎着从梦境里脱离,睁着眼在床上躺了会,便起身去隔壁房间叫谢行起床。江临敲门时,纪行果然还没起床,过了一段时间才开门。纪行揉了揉鸡窝一样乱糟糟的头发,用凉水擦了把脸,终于清醒过来。两人顶着夏日的太阳走在校园中,纪行随口问:“江哥,你怎么突然开始热爱学习了?”江临

  • 最强武神的日常淑敏,紫怡。

    黑妞家得饭店叫福春饭店,我们到了以后,黑妞和她哥哥黑哥热情得招呼我们,过了饭点,他们也不忙。知道我们来吃饭,干脆他们也开饭。炒6个菜又整了个拍黄瓜。黑妞得家人从来没有给我们代沟感。吃饭得气氛挺好。黑哥也就16岁,还是热血少年。听我们说了今天黑白无常得事情,拍了拍胸脯说:“以后要是被欺负,可以找我。”

  • 神犬夜叉在线阅读第三节

    在接下来的好多天里,方雪琴一直不敢找上门来,叶禾微也懒得主动去找她的麻烦,而是一整天都待在家中,去熟练适应现代的各种电器。他一直没有出门,福伯只当他伤心过度,就连他性情大变,也被推到了父母过世的原因上。叶禾微几乎是他看着长大的,看着平时天真的小少爷如今变成了这样一副阴沉的模样,福伯越发的同情怜惜,慈

  • 尊霸道弑神在线阅读第五节

    暮幻到达书院的时候,学堂里只有伶仃几个同窗,三三两两凑在一起说话,见暮幻来了抬头与她打招呼,暮幻微笑回应继而走回自己位置开始研磨写字。暮幻个子娇小又是官家子弟,先生安排她坐在第一排的位置,而非明的位置则进门最角落的地方。离起课还有一刻钟的时间,暮幻想自己加紧时间,应该能在先生进来之前将诗文交到非明哥

  • 神豪:开局爹没了!在线阅读南天星的战书

    此时最淡定的当属南溪和龙健两人了,从龙健抬手之时,南溪就已经远远地退到龙健身后,美眸中充满了对龙健的信任。从她与龙健第一次相遇的那个傍晚开始,她就确定,眼前这个少年会是她信任一辈子的人。南溪十二岁当天,她觉醒气府之后便独自一人出城采花。龙潜城外十里处长满了冰莲花。此花有六片花瓣,为椭圆形,花瓣晶莹剔

  • 女主家の拟人君第七章在线阅读

    沈今初咽下口中的食物,感觉身体里一直叫嚣的饥饿感总算是散去了,她满足地呼出一口气,冲着师左福了福身:“多谢公子款待。”师左立刻指了指江妄:“这是他家,谢他。”沈今初又转向了江妄,刚想行礼,就被江妄嫌弃地叫住了:“别搞这一套,你真以为自己是古人吗?”“古人?”沈今初郑重其事地摇了摇头,“我不是古人,我

  • 征战武界之补昨天的

    等沉香抱着包袱坐在马车里时,秦忠已经另给闺女儿相看了亲事。沉香走之前还做了件好事儿,秦忠定了几个人选,前世那个一直默默喜欢着姐姐,后来一点儿不嫌弃,把姐姐娶回家如珠入宝疼爱了一生的男子也在名单上,秦忠问沉香想要哪个当姐夫,沉香毫不犹豫就指了他的名字。秦忠本是玩笑一问,没想闺女儿义正言辞的还真就选了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