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王爷为我造反了(重生)第四章在线阅读

作者:旺了个汪儿 来源:晋江文学城

后面一连好几天,伊颜都被江席澈从严“管教”,不能躺着玩手机,不能熬夜,起床要叠被子,东西不能乱丢。

颇有种有要改正她生活习惯的趋势,令她好生痛苦。

周末,伊颜去方舒淑工作的美容店做美容,期间又向她抱怨了江席澈,最后还咬牙切齿道:“这狗男人,我突然很希望他能够回美国去。”

“这也没什么不好的啊。”方舒淑在帮她美容,凑近她脸蛋看了看,“感觉你皮肤好像更好了,这就是是早睡的好处。”

“好个鬼,我没被他气出皱纹就不错了。”伊颜不以为然地哼了声,继续吐槽,“他最近交接事务不是很忙吗?都是很晚才回来,昨晚一点钟还没见人,我就以为他不会回来了,于是继续刷视频,谁知道他突然进来了,捉到我还在玩手机。”

“你是不是想笑死我?”方舒淑被她逗的断断续续地笑,“然后呢?”

“然后他有点生气了,说了一句让我晴天霹雳的话,吓得我赶紧睡觉。”

“什么话能把你吓到?”

“他说……”伊颜清了清嗓子,模仿着江席澈昨晚的语调,“以后十二点前不睡觉,信不信我冻你的卡?”

“我去,这个有点狠。”方舒淑对此深表同情,拍了拍她的脸,“看来你以后要活在他的威胁下了。”

“不可能,把我惹毛了,威胁也没用!”伊颜一脸不屑一顾,语气十分坚定,“要不是看他长得帅,从某些细节来讲,对我还算可以,我肯定跟他翻脸。”

方舒淑安抚她:“行了行了,消消火,你这生活习惯确实也该改改了。”

“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呢?”伊颜给她一个不满的眼神,过了会,想到什么,问她,“我过会去店里巡查,你要不要一起去?顺便去喝点东西。”

“我就不去了,我打算去许凡公司里看看,感觉他最近对我越来越冷淡了。”方舒淑叹了口气,显得一筹莫展。

“可能是最近真的比较忙吧。”伊颜前段时间就听方舒淑说过男朋友对她冷淡的事,但她能想到的可能也就只有这个了。

“也许吧,所以我打算亲自去看看,给他做点好吃的啥的。”

“真是贤妻良母。”

......

伊颜大学毕业后自己开了一间服装工作室,起初销售渠道只局限于网络,但跟江席澈结婚后,他在高档购物广场附近给她买了一间很大的店面作为新婚礼物。

伊颜时不时会到店里巡视。

做完美容后,她便直接去了店里。

店面布置得很高端,环境十分整洁,服务员的态度也十分友好,很多她亲自设计的服装挂在衣架上供顾客挑选,她看了心里甚是满意。

巡视几圈,听了销售经理的一些工作汇报后,伊颜交代几句便出了店铺。

怎料没走远几步,就迎面碰上几个女人,其中一个伊颜再熟悉不过了。

伊颜毫不避讳地朝伊俪翻了个白眼,没有停下来,打算忽视她直接走掉。

原本跟朋友谈笑的伊俪见了伊颜,阴阳怪调地“哟”了一声,将脸上的墨镜推到头上,脸上满是玻尿酸的痕迹。

她调笑似的道:“真巧啊,这不是我那可怜的,活守寡的妹妹吗?”

伊颜不屑地扯了扯唇,停下来,往她脸上觑了两眼,忽而故作惊讶地“哟”了一声,端详起她的脸来。

“两个星期不见,又换了张脸啊?”她说着,故意伸出手指戳了戳她的鼻子,做皱眉深思状,“这鼻子,是不是歪的有点过分了?哪家医院这么不靠谱?”

刚刚才被姐妹夸过好看的伊俪不免被她刺激到,脸色变得难看了些,想要拍掉她的手,可她却率先一步收了回去。

“呵。”伊俪哼笑一声,双手环胸看伊颜,说谎不脸红,“歪鼻子也似乎比你有魅力哦,前天到美国,碰见了江席澈,我还跟他喝了咖啡,他似乎并不记得有你这位妻子呢。”

“噗。”伊颜憋出一声短促的笑,感觉跟这种人说话好降智。

她微微凑近伊俪的脸,凝视她的眼睛,倍显担忧地说:“不会眼睛也给整坏了吧?江席澈这一周都搂着我睡觉呢,什么时候又跑美国去了?”

闻言,伊俪皱起眉头,几分吃惊几分不信地瞅着她。

伊颜直起身子,不经意间往前方扫了一眼,正好看见十米远处的咖啡厅里走出来的几个人。

一时间,她心花怒放,嘴角情不自禁扬起来,张开嗓子声音略大地往那喊——

“老公——”

声音甜美又清脆,有意炫耀似的。

江席澈正跟合作人说着话,他目前对“老公”这个称呼不敏感,对这华丽造作的声音也不熟悉,便没有留心到。

反倒是王特助被这突兀的声音引去了目光,见是伊颜,他明显惊了一瞬,而后提醒江席澈:“江总,太太在叫您。”

江席澈顿足,顺着王特助指示的方向看去,见到伊颜正满面春风地朝他挥手。

落日余晖映照在她原本雪白的肌肤上,铺了一层暖色,使得她笑起来特别有感染力。

“江总,那位是您的太太?”江席澈旁边的方总有被惊艳到,略显惊叹地问他。

“嗯。”江席澈注意到那边还有伊俪,顿时明了,对方总点了点头,“失陪了。”

迎着几个女人的注释,江席澈脸色平静地往那去,目不斜视望着伊颜。

他快走近时,伊颜小跑到他跟前,抱住他的手臂,偷偷对他使了个眼色,甜甜地笑道:“谈的怎么样?我正准备回去找你呢。”

“谈好了。”江席澈十分配合,低眸看被她抱着的手臂。

“江总。”伊俪整理了下表情,端着看似温婉的笑朝他们走近两步,用像是老朋友见面的语气跟江席澈说话,“好久不见啊,近来可好?”

江席澈眉眼淡漠地看向她,“挺好的。”

“这是回国出差吗?什么时候回美国啊?”

江席澈:“回来陪我太太,不走了。”

伊俪脸部微微一僵。

而伊颜不自觉起了点鸡皮疙瘩,瞥他一眼。

这狗男人,还挺会演戏啊。她这几天被他管教而积在心里的火气,瞬间没了大半。

她故作害羞地轻轻撞他一下,这一撞,脖子上被衣服遮住的项链吊坠硌得她有点疼。

她这才想起了项链,于是马上伸手取出来,旁若无人地对江席澈眉眼弯弯,声音娇滴滴地说:“大家都说你给我送的这条项链很好看呢,说特别配我。”

说完,她暗示性地瞟向伊俪,手指放到锁骨处,仿佛要用项链的光辉闪瞎伊俪的眼。

果不其然的,伊俪的脸色更难看了,觉得伊颜脖子上的粉钻很是刺眼,毕竟那么稀有昂贵的钻石,她抢都抢不到。

江席澈尚未见过伊颜如此做作的一面,却也生不出一丝反感,颔首看着她,眼中暗浮着一丝宠溺。

“喜欢的话,让人给你多做几条。”

“好呀,最好蓝钻绿钻红钻黑钻都给我来一个,我每天换着颜色戴。”伊颜侧头靠在他肩膀上,对黑了脸的伊俪得意地眨眼睛。

江席澈:“……好。”

伊俪看不下去了,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暗自白了伊颜一眼,转而又对江席澈优雅地笑道:“江总,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嗯。”

看着伊俪带着她的小姐妹踩着恨天高走远,伊颜极其不屑地“切”了一声。

这个她同父异母的姐姐,就喜欢踩她,这么多年她可没少受她的气,现在终于让她大快人心一回了。

在伊颜得意忘形时,身旁人幽幽来了一句——

“伊颜,嘴角快翘上天了。”

“……”

伊颜咳了一声,突然感到有点不自在,马上松开了江席澈的手臂,向他抱怨:“你知道吗?我嫁给你之后,她见到我就嘲笑我活守寡!我被她气了好几回了。”

“以后不会了。”他深色的眸子凝视她,一丝歉意一闪而过。

“最好是。”伊颜轻哼,而后赞赏地看他,“你演技不错呀,怪不得你公司旗下的艺人演技都杠杠的呢。”

“你也不错。”江席澈抬手,撩开她被风吹到脸上的发丝,“来巡店么?”

他的指尖似有若无地触碰到她的肌肤,略微发痒,伊颜轻轻挠了挠脸,垂了垂眸。

他这个动作莫名让她心口跳了一下。

“是啊。”她朝不远处的店面看去,笑意浮上来,“多亏了你给买的店面,让我这半年赚了不少钱。”

“赚钱就好。”江席澈平淡地应声,低眸看了眼腕表,差不多是晚饭时间了。

“去吃饭?”他问。

伊颜:“你今天下班这么早?”

他说:“饭还是要吃。”

伊颜还没跟他吃过晚饭,但想到他刚才配合了自己表演,于是决定赏他一个面子,陪他吃顿晚饭。

“那走吧,你想吃什么?”伊颜率先迈开了步伐,往各种店铺张望,想着去哪家店吃好。

江席澈信步跟上她,“都行。”

“我想吃火锅,超辣的那种。”

“我不吃辣。”

“那我们吃鸳鸯锅。”

“好。”

伊颜比江席澈矮了一个头,这样并肩跟他走在一块,有种小鸟依人的感觉,两人的身形笼罩在晚霞中,耀眼又温馨。

与她默默无言沿着人行道走了有一会,江席澈忽然微微偏过脸,轻声问她:“你刚刚喊我什么?”

“啊?”伊颜不明所以,疑惑地看他,“我没喊你啊。”

“喊了。”

“什么时候?”

“我向你走来之前。”

伊颜反应了片刻,突然脸颊微红。

她怎么会喊出那样令人羞耻的称呼?

她佯装淡定道:“就喊你名字啊,江席澈。”

“是么?我怎么好像听到……”

“你听错了!”

延伸阅读

金大祥珠宝加盟  http://www.akatawa.com/sz86.shtml
金大祥珠宝是一家专业从事黄金、铂金、钻石、宝玉石镶嵌类首饰的生产、设计研发以及终端零

时风加盟  http://www.akatawa.com/xu7j.shtml
时风工业GreaseMax总部位于德国的欧芬堡OFFENBURG是一家制造单点式自动

锅太浪火锅烧烤食材超市加盟  http://www.akatawa.com/bgyo.shtml
中国传统的饮食是五花八门的,各种形式的表现都有的,其中火锅受欢迎的程度可能就是比较高

红浦加盟  http://www.akatawa.com/agoj.shtml
上海红浦游乐设备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计算机软硬件、声光、电子语音产品研制、儿童益智类游

启原加盟  http://www.akatawa.com/nvo8.shtml
东莞市启原实业有限公司创业于1997年是一家自行开发,设计研制和生产为一体的综合性独

航星干洗设备加盟  http://www.akatawa.com/sa5e.shtml
上海航星机械(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科研、开发、制造、市场与服务为一体的大型企业,也

美人计翡翠加盟  http://www.akatawa.com/s8me.shtml
美人计翡翠中国加盟总部地处云南瑞丽,是中国对缅甸的最早开放的国家级一类口岸。自400

贝兰妮服饰加盟  http://www.akatawa.com/sz1v.shtml
韩国贝兰妮国际服饰集团就是用这样的激情和豪情创造着未来。作为知名的时尚品牌制造商和播

南蒙加盟  http://www.akatawa.com/xufu.shtml
南蒙化妆品位于中国上海,是一家及生产、销售自己品牌和其他品牌孕妇装区域总代理,以实体

海蓝冰淇淋酸奶加盟  http://www.akatawa.com/bw6x.shtml
海蓝冰淇淋酸奶在确保产品“低脂、低糖、低热量”的基础上,通过新颖的改革创新模式,将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既陷王庭在线阅读遗漏

    画面回转到二人身上。此刻二人已经跑出了花丛,但他们不敢放松,这诡异的雨林,谁知道还会发生什么情况,毫不犹豫继续向着外面跑去。正天已经气喘的不行了,他需要负担一架重型机枪,二百发的备用弹药的重量,以他183,将近一百八十磅的身躯,之前也根本不怕这点重量,但此刻高强度的战斗以及奔跑,却是让他气喘了起来。

  • 遥天域志之又咬我(8)

    朝着远方叹了口气,目前要紧的还是底下这群丧尸,没有昨天那样的骨刺和敏捷的速度还有力量,杀死这些丧尸再逃掉实在是过于困难。我低头看了眼腰部的伤口,血已经完全止住了,但是没了的那块肉是真的没了,伤口有点痒,我轻轻挠了挠,然后用手扣掉泛黑的烧灼的肉块。从一旁捡到一块砖头:“诶!我在这呢!”我大吼了一声,然

  • 向往的生活:巨星夫妇第3章在线阅读

    晚饭后,顾语菲坐着焦睿的车回去。焦睿上车后便全神贯注地埋头工作,车里放着轻缓的音乐,渐渐的,顾语菲没一开始那么紧张了。她偷偷地用余光观察焦睿,光影让她的五官看起来更加立体,认真工作的样子充满魅力。顾语菲紧了紧放在膝盖上的手,两颊飞上一抹红。这么优秀的男人居然成了她的丈夫,真令人难以置信。现在他们算是

  • 持刀夜中行在线阅读第四节

    “小姐,你快下来啊,你这是要干什么?”蓝茵一脸担心的说。“我去外面转转,一会就回来,你别担心,以后进宫,就没机会了,听话,你去院子里守着,要是有人来了,就说我在睡觉。”宫灵溪费力的往树上爬,还不忘叮嘱两句。“小姐,你小心点,要不我陪你一块去吧。”蓝茵话刚说完,就看见自家小姐已经在树上了。“不用,以前

  • 无境可藏第十章在线阅读

    吃过午饭,常鸢主动请缨,送程熊蔺去宋宅。宋宅和程熊蔺家正好是两个方向,车程挺远,程熊蔺自然十分乐意。她上楼换了一身墨绿色的长裙,露肩处还设计了几个玲珑般大小的吉祥结,长长的裙摆停在脚踝处,墨绿衣影下,脚踝处的皮肤莹白可爱。常鸢看她不疾不徐向她走来,得体又优雅,让她不由得回想起那些名流们对程大小姐的评

  • 他从书中来第9章在线阅读

    彦怔住了,台阶上的波纹越来越多。彦低着头看着前方的台阶,突然,一个黑影被台阶倒映出了,彦并未感到害怕,双眼微眯。好像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安抚着彦的灵魂。这种未知又恐惧的事物真是太让天使刺激了。彦心想。这是什么?感觉好熟悉啊……彦抬头,看着自己前上方的黑影。面色平静,一点也不疑惑害怕。“你终于来了。”黑影

  • 我是龙族之王汇流口的危险

    等到一切都平静了下来,昆羽从躲藏的泥沙中钻出,身体内的好不容易积蓄的金色液体又被消耗了大半,为了躲在底下看热闹,他差点死在威压之下。趁着周围一片安静没有任何生物的空当,昆羽扭动了身体慢慢的游向汇流口,看看旋涡的中心有没有什么好东西能捡的。旋涡这么能吸应该会有一些好东西被吸过来,哪怕只是一些高等生物的

  • 南天门外门口之攻克冰山第一步(9)

    初秋的清晨,凉爽宜人,带走了夏季的烦闷,调皮的秋风吹拂着林子里还算浓密的枝叶,也吹乱了花园里蹲在花丛中貌似认真翻土的某人柔顺的短发,一缕一缕吹乱的发丝不停的骚扰着苏同学。“OH,MYGOD……”抓了抓不听话的头发,苏起直接扔掉了手里的小铁铲子,一屁股坐在了花丛中,两手撑着下巴,双眼无神的看着不远处的

  • 名侦探柯南老婆芳龄一十岁第七章在线阅读

    岑小敏无奈的笑着,“呵呵,那时候电视上还没有你的影子,我怎么能找得到你呢?”言外之意,是说那时候,他蓝庆阳还没有发达起来,找到了他也没有用!蓝庆阳心领神会,说,“你爱他吗?”岑小敏同样皱着眉头,严肃的说,“我们的话题有点扯远了,别说这个了,女主角,你是无论如何也要换的,我们都三十多了,你为什么不找个

  • 初代深漂在线阅读温泉水滑洗凝脂

    待到屋内,陈长生还是将此事言明。陈一花虽心下不喜,但也没有办法,总不能强迫自家弟弟。不过还是无奈的出言道:“此事不急,你们二人终须相处一段时日为好!”而此时在一旁的莲心,听到此言,却心中有气。若要将自己嫁于陈长生,自是心中不愿,但是也只能有自己嫌弃陈长生的份儿,可是好端端的却像自己死气白咧的求他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