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综英美]快递小姐第九章

作者:彤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辛子昂觉得自己是想太多,才会觉得粗线条的湛蓝会因为他一句话而敏感。

他瞧了眼她搁在窗台上的奥利奥,说话的功夫一整包吃得掉一片了,能不干吗?

湛蓝却在心里嫌弃上了,自个儿杵在这里跟他说了半天话就没停过,都没说给人倒杯水,还说替章女士照顾她呢,真不懂事。

不懂事的辛子昂往屋里走,“等着,我去给你倒杯水。”

辛子昂先往杯子里倒了半杯开水,再倒了半杯凉水兑了下,隔着杯子试了下温度,觉得温温的刚好能喝,这才把水拿到了窗台边。

他走开一会儿的功夫,湛蓝已经把最后一片奥利奥咽下肚了,仰着脸眼巴巴地望着他的水。

辛子昂把水递给她,“站在那儿不冷?”

湛蓝喝了口水就不喝了,两手捧着杯子捂手,“冷啊,想多和你说会儿话嘛,嘿嘿。”

辛子昂问:“你那儿没人说话?”

湛蓝说:“家里就一个朵朵,她又听不懂。”

辛子昂心想,你这心理年龄和朵朵差不了多少,和她交流不是正好。

他还是担心她感冒,到了她妈那儿不好交代,“要不进来坐坐?”

湛蓝说:“乐乐睡着了,我就不进去吵他了。”

今天这太阳是打哪儿出来了?怎么变得这么懂事?

辛子昂把头上的帽子摘下来,隔着窗户,戴在了湛蓝头上,拉太下,挡住了半只眼睛,辛子昂又把帽沿往上拉了拉,戴好了,还拍了下她的脑袋。

被辛子昂搓磨一番,湛蓝也不恼,还心想,嘿嘿,辛子昂对她可真好。

既然对她这么好,那借点钱应该是小事吧。

辛子昂站在窗台这边,脸都吹僵了,也看出湛蓝不对劲了。

湛蓝吃也吃了,喝也喝了,还在窗台底下磨磨蹭蹭杵着不走,非要留下来跟他唠嗑,八成有事。

辛子昂直接问了,“还有事?”

湛蓝厚着脸皮说了,脚在地上一下一下地蹭着地面上的土,“你带朵朵去医院看病,节目组应该允许你使用现金了吧?你手上有没有剩余的现金,先借我点,晚上录完节目我就还给你。”

乐乐看病的钱,是辛子昂去镇上的邮政储蓄跨行取出来的,节目组那边垫付手续太多,辛子昂等不了,也嫌麻烦,更何况钱也不多,就没报销,他手上确实还剩了一些钱。

辛子昂问:“你要多少?”

湛蓝竖起两根手指头,比了个V,“200.”

辛子昂从大衣里拿出钱包,抽了两张给她,“你要200干什么?”

晚上就要回去了,而且在这偏僻的地方,也不需要什么消费开销,就算买零食也用不了200,辛子昂好奇她要钱的用途,担心她太傻容易被人骗。

湛蓝接过去,塞进兜里装好,“赔鸡,大爷说了,一只鸡崽子买回来200块呢。”

还真是被人骗了。

辛子昂告诉她,“小鸡崽在农村也才卖2块钱一只,宝里宝气的。”

辛子昂都不知道该说她蠢还是太单纯,像她这么天真,一个人在外面很容易出事,被人拐跑了都不知道。

湛蓝还在帮大爷说话,“我跟大爷说小鸡崽死了的时候,人大爷都伤心地哭了。”

辛子昂心想,人大爷哪是伤心地哭了,是被你蠢哭了。

辛子昂告诉她实情,“那大爷看你城里人,故意讹你,我陪你去跟他讲理。”

湛蓝不想去,“我虽然不知道一只小鸡崽多少钱,但我知道一只成鸡也不要200,人大爷辛苦养了这么多天,都有感情了,你说你养个孩子突然这么死了,不得伤心死啊,我给人精神损失费呢。”

辛子昂:“……”给我未来的孩子道歉。

见她这么善解人意地为人着想,辛子昂反倒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索性由着她去了。

湛蓝急着赔钱给大爷,拿了钱就要走,刚转身,就被辛子昂喊住了,辛子昂指了指她衣服背后在墙上蹭到的一块灰,“背后有灰,擦擦。”

湛蓝反手够了半天够不到,又走到窗台底下,拿背对着他,“我够不着,你帮我拍拍呗。”

辛子昂边拍,湛蓝边回头冲他笑。

辛子昂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他拍了两下就拍掉了,“好了。”

湛蓝这才笑嘻嘻走了,心情特别好。

十一点钟划船抢午餐素材的活动开始的时候,两人又碰了头,湛蓝带着朵朵非要往辛子昂那边蹭,乐乐也出来了,站在离岸上较远的地方,脸色苍白,病怏怏的,看起来非常没精神。

碍于他的病还没好完全,就交给了工作人员代为照顾。

辛子昂见她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怕她脑仁小,容易忘事,问她:“钱赔给大爷了吗?”

湛蓝心思完全不在这儿,眼神一直往乐乐那边瞟,嘴上敷衍道:“赔了啊。”

朵朵也察觉到了,问她,“妈妈,你是不是有话想和乐乐说啊?”

站在正主的代理家长面前,湛蓝哪里好意思直说,嘴硬道:“我和他有什么好说的啊,问他怎么脱发啊?”

边嘴贱着,边明目张胆往乐乐那里打量,将什么叫“口是心非”演绎地十足。

辛子昂见她那张菱形小嘴在自己跟前一张一合,她起床晚了,没有时间化妆,今天就是纯素颜,唇形很好看,有棱有角有弧度,嘴角微微上翘,不厚不薄正适中,是那种让人感到很舒服的樱粉色。

嘴好看是真好看,贱也是真贱。

湛蓝说了就过,又没脸没皮问辛子昂:“你待会儿想拿几号食材?听说有好的也有差的。”

辛子昂说:“我打算拿3号,乐乐想吃鱼。”

湛蓝咂舌,“鱼有啥好吃的啊?那么多刺,你还得给他挑呢?可不把你给累死。”

辛子昂问:“你想拿什么食材?”

湛蓝说:“我最喜欢吃牛肉了,肯定是1号啊,其他我哪瞧得上。”

1号食材最好,谁都想要1号,待会儿抢起来自然避免不了一场大战,尤其湛蓝,不论是体型还是力量,跟一群大老爷们比都不占优势。

“有自信就好。”辛子昂哽了一会儿,问她,“会划船吗?”

湛蓝摇头,“不会啊。”

辛子昂打趣,“那你离1号又进了一步。”

湛蓝笑嘻嘻,拍了拍他的肩,“还是你够意思,谢谢啊。”

想了会儿,她又觉得不对劲,“你刚刚是不是在讽刺我?”

现在才听出来啊?辛子昂肯定不会这么说,“哪敢啊?你可是东北一姐。”

“那是。”湛蓝又笑嘻嘻,“谅你也不敢。”

湛蓝是真不会划船,就连节目组也没见过划船能划得这么差的。

别人都出发好久了,她还拿着桨在原地划了半天,硬是一步也没划出去。

她坐在船上骂骂咧咧半天,把责任全推到别人身上,一下骂船辣鸡不听指挥,一下又骂节目组诚心整她,给她一条什么鬼破船,骂完又开始骂已经划出去的四个男人,不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吗,一个二个划那么快干什么,距离拉得这么大,诚心害她丢人现眼。

骂的摄影师都听不下去了,问编导,“要不这段别拍了,直接剪了?”

编导人精着,哪里肯放弃这次上热搜的好机会,“播的时候让后期把脏字用‘哔——’消音一下就可以了。”

她在原地折腾好大劲,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好不容易将船划出去了,又控制不住船的方向,不是被别的船挡住过不去,就是横着挡住了别人船。

又是一顿骂骂咧咧。

骂着骂着就触了礁,船头怼到了岸边,她调整船的方向的时候,恰巧杨绍伟也在转弯,两条船的船尾撞上,船身一阵晃悠,湛蓝没控制住,船翻了,连船带人栽进了水里。

杨绍伟也吓懵了,刚准备跳下去救人,就见湛蓝的脑袋从水里冒了出来,他松口气,赶紧把浆递给湛蓝,想拉她上来,再道个歉。

湛蓝差点被水呛死,浮出水面咳嗽了好几下,浑身已经被冰凉的湖水冻得不行。

她又冷又气,张嘴就骂,“敲你妈的傻逼玩意儿!”

刚才还觉得抱歉想拉她上来的杨绍伟挨了一通骂,也气得不行,立刻就把桨往船上一扔,人也不救了,“你才是个傻逼玩意儿!”

湛蓝又骂,“谁说我是傻逼玩意儿的才是傻逼玩意儿!”

杨绍伟:“谁说说我是傻逼玩意儿的才是傻逼玩意儿的才是傻逼玩意儿!”

湛蓝:“谁说说说我是傻逼玩意儿的才是傻逼玩意儿的才是傻逼玩意儿的才是傻逼玩意儿!”

杨绍伟:“谁说说说说我是傻逼玩意儿的才是傻逼玩意儿的才是傻逼玩意儿的才是傻逼玩意儿的才是傻逼玩意儿!”

湛蓝:“谁说说说说说说说说——”

傻逼玩意儿傻逼玩意儿的绕晕了,湛蓝脑子有些短路,舌头捋不直,说不过杨绍伟,又急又气,“反弹!”

杨绍伟愣了一会儿,没想到她骂不过就开始耍赖,又骂:“谁说反弹谁就是傻逼玩意儿!”

湛蓝一落水,走在前面的辛子昂就划了回来,见那两个幼稚鬼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骂战,直接把船划到两人中间,将他们隔开了,劝道:“好了好了,都少说一句。”

湛蓝指着杨绍伟骂,“我凭什么少说一句啊,这傻逼把我的船都撞翻了,还有理了!”

杨绍伟也骂,“你骂谁傻逼呢,一个女孩子嘴怎么这么脏呢?我说你就是活该!”

湛蓝气得往杨绍伟脸上泼了好几把冰水,杨绍伟张嘴想骂,辛子昂拉了他一把,“她也没比你大几个月,还是个女孩子,别说得太难听了,播出去影响不好,你就别跟她一般见识了。”

辛子昂把手伸给湛蓝,“我拉你上来。”

湛蓝一听他那话又炸了,气得左手往杨绍伟脸上泼水,右手又往辛子昂脸上泼水,“什么叫别跟我一般见识?明明是他撞翻了我的船,还骂我,你眼睛是瞎了吗!”

辛子昂擦了把脸,耐心劝她,“小杨也不是故意的,他刚刚都准备下水救你了,见你上来了才把桨给你,想拉你上来,你不该一上来就骂人。”

湛蓝正在气头上哪里听得进去,“水这么凉,傻逼才会下来救我呢,就你才会相信他的鬼话,你看他到现在除了骂我,跟我道歉了吗!”

辛子昂反问她:“你给小杨道歉的机会了吗?”

湛蓝觉得辛子昂是站在杨绍伟那边替他说话,自己才是落水的那个好吗?她觉得委屈,嘴上又逼逼叨叨,“小杨小杨,喊得倒是亲热,你还答应章女士照顾我呢,这会儿只知道胳膊肘往你小杨那里拐,他是你爸爸吗,你这么维护他!”

纵使好脾气的辛子昂,听到她这句,面对镜头也忍不下去了,他拉下脸,手还是保持着伸过去的动作,“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上来。”

长了耳朵的人都听得出来,辛子昂这句话不是在开玩笑。

如果湛蓝这次再不听话,他绝对会直接划船离开。

湛蓝对此也深信不疑,她老实地游过去,握住了辛子昂的手,辛子昂刚想将她拉上来,就被湛蓝一把用力拽下了船。

湛蓝见辛子昂也狼狈地从船上翻了下来,气消了大半,她嘻嘻哈哈往辛子昂脸上泼水,心里痛快极了,“怎么样?水冰吧?让你联合外人欺负爷爷!”

辛子昂黑着一张脸,在杨绍伟的帮助下,将船扶正了。

湛蓝见他们两个哥俩好,更气了,他不是答应章女士照顾自己,怎么照顾到杨绍伟头上了?瞧把杨绍伟得意的。

湛蓝凑上去落井下石,“要不我把你家小杨也拉下来,跟你凑对哥俩好?”

辛子昂没搭理她,自己上了船,往岸边划。

湛蓝在他身后喊,“你脑子冻傻了吧?划错方向了!”

辛子昂头也不回。

湛蓝继续喊,“你家小秃驴的鱼不要了?”

辛子昂仍是不搭理她。

湛蓝这才察觉到辛子昂是真生气了,平时看他脾气那么好,以为他这人不会生气。

可她忘了,脾气再好的人,也会有被惹毛的时候。

更何况辛子昂只是碍于人设面对镜头装出的脾气好,他本身是个挺敏感的人,能容忍湛蓝到这里已经很不错了。

湛蓝赶紧把船扶正,落水狗一般爬了好久才爬上船,心里急,差点又歪下水。

她划到一半,辛子昂已经上了岸,工作人员正拿了条大毛巾给他擦水。

等她用这蹩脚的船技开到岸边时,工作人员也拿过来一条毛巾,湛蓝没心思擦,往岸上看了一圈都没找着辛子昂的人影,就连乐乐也不见了。

湛蓝有些懵了,问工作人员,“辛子昂呢?回家换衣服去了?”

工作人员有些尴尬:“辛哥说这段他不录了。”

延伸阅读

SWISSLADY瑞贵人加盟  http://www.musiksarina.com/xap2.shtml
SWISSLADY瑞贵人护肤品是以科技眼霜为核心产品的抗衰科技护肤品牌。以卓越的眼部

美国卡露丝洗衣加盟  http://www.musiksarina.com/sae8.shtml
卡露丝干洗隶属于上海露丽洗涤设备有限公司负责洗涤机器的销售、卡露丝品牌连锁加盟等一系

国翠珠宝加盟  http://www.musiksarina.com/gdfp.shtml
国翠珠宝珠宝珠宝珠宝饰民族qudao

思香德乐加盟  http://www.musiksarina.com/xlef.shtml
思香德乐食品机械集餐饮设备研发生产、餐饮项目连锁加盟、餐饮管理咨询、营销策划,食品研

华亚直杯加盟  http://www.musiksarina.com/d2uy.shtml
华亚商标被认定为:中国。随着新厂区的落成,华亚已进入高速发展阶段,新厂区建筑面积50

笛美乐加盟  http://www.musiksarina.com/y9si.shtml
笛美乐毛绒公仔总部是集玩具设计,生产,加工,销售于一体的多元化企业。笛美乐毛绒公仔总

博祥加盟  http://www.musiksarina.com/gjv5.shtml
博祥大药房导入cis战略,发扬真诚、团结、创新、敬业的企业精神,在经营中坚持统一vi

乐陵利源机床附件加盟  http://www.musiksarina.com/pxkh.shtml
山东乐陵利源机床附件制造有限公司是生产机床防护罩,我公司是中国规模的机床防护罩制造商

邦赢汽车配件加盟  http://www.musiksarina.com/axei.shtml
广州市越秀区邦赢汽车配件经营部经销批发的Hondaparts、本田汽车配件销量节节高

fino菲诺加盟  http://www.musiksarina.com/davx.shtml
fino菲诺的产品远销欧美多个大型超市,产品质量深受客户好评。公司今年上半年开始进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雪中燕王朝逃课了

    徐太宇把郁沐沐带到围墙边,郁沐沐好像明白了什么,眼睛里全是不可思议:“你不会要带我爬墙,逃课吧?”“不愧是好学生,聪明!”徐太宇一脸得意,好像聪明的是他一样。“不行啦!我不可以逃课啦!”郁沐沐活了十八年从来没有逃过课,翻墙这种事更是想都没想过。“你刚刚还说我们是朋友,骗人的吗?我就知道你不会跟我这种

  • 名门悬案:总裁夫人忙办案第9章在线阅读

    “是里面的照片比生命还重要吧?更直接地说,是钱比生命还重要吧!”霍墨廷一语道破天机。“刚才我的摄像机发现你在和那位小女孩调情,这可是有重要价值意义的照片,可以卖个好价钱,没准还能上当地报纸头条。”德国人一脸戏谑的表情。“你说什么,你敢不敢再说一遍?”霍墨廷朝那个德国人挥了挥拳头。顾潇潇站在很近的一边

  • 二十岁同人宴无好宴

    沈中原压低声音小声道:“罗非,虽然咱们都住在一个村子,但是咱俩年龄段有差距,因此平时没怎么交流,今天在此相遇也是有缘,以后咱爷俩多亲近亲近啊。”沈中原一副真诚的表情,惹得罗非有些纳闷。罗飞心里纳闷你跟我有什么值得亲近的,如果说跟你姑娘亲近一下还有待考虑,可是他不好意思说,挠挠头道:“沈叔,您是长辈,

  • 临圣传在线阅读第九节

    夜来的余光里瞥到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儿,她趴在她妈妈的怀里,侧着身子对着夜来。但是那双眼睛却是死死的盯着夜来的。因为她的黑眼仁已经为了看夜来,生生被挤到了眼角,眼珠几乎要脱离眼眶!而那个女孩的妈妈,则是一脸的麻木,眼神空洞无神,仿佛被着一个多月的疯狂诡异折磨的不堪重负的样子。和很多人一样的表情,所以没

  • 醉酒撩人在线阅读第十章

    而旁边的慕沐看了看李歆忆,不禁皱起好看的眉头,心里纳闷儿道:小忆这是怎么了,这两个警察一看就是偏帮着杨欣,小忆就算拿出有力的证据,他们也会想办法毁掉的,这办法根本行不通。心里不禁有些着急,看着李歆忆的眼神也带上了几分的焦灼,想要拿起手机给哥哥求助…………可刚准备打电话,她就想到万一这只是小忆的计划,

  • 至哉坤元之我这辈子最恨河

    “我开动了!”翘着凌乱的呆毛,我欢快地双手合十。姐姐大人在我对面一脸慈爱。原著中几乎没提到大筒木辉夜的故乡,所以我也不知道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也许是另一个星球,却和地球一样青山绿水生机勃勃,简直算得上“第二个地球”了。这也是我能活得如此自在的原因,天知道我在发现菜肴食材不是什么不明物种而是熟悉的鱼蟹

  • 高智商大佬穿成豪门废柴第二章

    少年被漫天烟尘遮挡住的几秒,直接把会议室里大部分人的心都揪了起来。他们紧盯着画面,直到尘土散去,看到少年安然无恙的出现在画面中,才算松了口气。在放松下来的瞬间,又意识到自己中了套,不由得对屏幕里的人更加忌惮。安越宫外墙上的枪炮没有失效,所有武器毫无停顿的,在第一时间攻击了作为入侵者的少年。然而应当与

  • 男色狠勾人之霸皇第七章

    不止柳子泉吓了一跳,程昭也是惊魂未定,她脸色煞白,半晌没有回过神来。前面的黑影像是受了伤,手捂着肚子,踉踉跄跄的扶着走到驾驶位。这个时间,这个位置,这个人,程昭脑袋里不由自主的蹦出了一个字——鬼。柳子泉比她胆子大,但遇见这种情况还是心跳加速。程昭动也不敢动,好在她的车贴了车窗膜,外面也看不到里面的情

  • 我成了老祖宗之枕雪而眠

    南墨提着鞋子在下面默默仰望着我,犹豫了会,他终是选择爬墙上来了。我自高处往下俯瞰,他正撩起一身白衣的下摆抬腿准备攀爬了。我一副看好戏似般的表情,手中悠悠执着酒壶,十分玩味的就想看他要如何爬上来?竹屋不高,但光滑整洁,单爬根本没有可以能够让他抓得住的东西,它不像大树,有弯曲的枝桠。他把鞋子揣在怀前的兜

  • 气运福星在七零在线阅读第4节

    “唉”我蹲在树下长长的叹了口气。这几天我将金陵都差不多跑遍了,也没见到劳什子地图上标记的地方。这地图上面除了画什么都没有,也没有任何文字,但我又觉得这画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时又想不起来,头顶落下一只鸽子,我取下它身上的信,普拉法已经有了线索,他在塞北找到了本书,有回去的方法了,他这就来金陵与我汇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