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直播V我是大明星第五章在线阅读

作者:灯笼留给意中人 来源:飞卢小说网

这一看之下,江晗忍不住愣了。

谢青璃并未真正换作男装,因为听到江晗的话,她仓促间就走了出来,身上还穿着原本的衣裙,只是一头青丝已经散落下来,她只来得及在脑后轻轻拢起以发带轻轻术住。

这般装扮莫说是男装了,比之先前的装扮还显得要柔媚上几分,看得江晗眼睛直了直,在这种时候竟还忍不住赞道:“真不愧是美人儿。”

“究竟怎么了?”谢青璃听了江晗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不禁皱眉道。

江晗这才像是想起来外面还有个大麻烦正要过来,他赶紧拉起了谢青璃的手,另一边又拽住凌知,口中喃喃道:“他们寨主已经来了,我刚才那番准备算是白做了,你既然没换好衣裳,我们就只能硬闯了。”

谢青璃本就蹙起的眉头显得更加深邃,江晗无奈的笑了笑,低声道:“得罪了!”

“你……”谢青璃还没有来得及回应,江晗说完这话,便已经一把揽在了谢青璃的腰上。

谢青璃腰身很细,仿佛盈盈不堪一握,江晗一把将她揽在怀中,忍不住又“啧啧”感叹了一声,随即将凌知也抱了起来。

凌知感觉身体一轻,等再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横着被江晗扛在了肩上。

凌知:“……为什么到我就这么扛着?”

“等你变成大美人儿了,我怎么抱都行!”江晗砸了咂嘴,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解释,赶紧运起轻功,自那窗口处冲了出去。

江晗左手抱一个谢青璃,右手又扛一个凌知,两个人生得都漂亮,照理说左拥右抱本应该是件舒服的事情,然而江晗才刚冲出屋子,就迎面撞上了几名山贼,山贼起初愣了一下,接着马上就反应了过来,赶紧开口唤人来,一时之间山贼们统统朝着这处奔来,江晗身陷山贼窝里面,只觉得美人都成了烫手的山芋,实在是享受不了这温柔乡。

他无奈之下,小声对身旁的两人说了一句:“抱紧了。”接着提气迎着山贼们的刀光剑影竟是不管不顾的往外冲去,山贼们被他这气势吓了一跳,竟也愣着没能够将其拦住!

江晗唇角浮现一抹笑意,正要开口打算朝谢青璃邀功,却听耳旁忽的传来谢青璃冷冷的声音道:“小心。”

江晗虽然喜欢美人儿,却也没有到沉迷温柔乡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地步,听到谢青璃开口的瞬间,他便觉得后背一凉,旋即飞快的转身落地,超后疾退数步,随即便见自己方才所站的位置处,竟是落着一把锋刃寒冷的阔刀!

江晗眉峰微挑,再往前看,便看到了几个虎背熊腰的身影。

这几个人他自然是认得出来,就是方才他在门缝里面见到的人。

山寨里面的大当家,还有几个不清楚身份的人,想来也都是山寨当中身份地位较高的人物。

而对于凌知和谢青璃来说,这几人就要好认得多了,因为其中有一人就是先前将他们押来这山寨的人,而那人身旁牛高马大的光头,自然就是这山寨的大当家。

那大当家此时正瞪着江晗,大步往这边走了过来。

江晗意图后退,然而就在那大当家出刀阻拦的瞬间,其他山贼已经趁势冲了过来,将他们三人团团围住。

江晗走也走不得,只能够在心里面苦笑,忍不住对怀中的谢青璃小声道:“美人儿啊,我这次为了救你,可是把我的小命也赔上了,到了阴曹地府里面,你可得好好的赔偿我才行啊。”

谁想到谢青璃却是丝毫不买账,眼见江晗停下来,她也没有急着推开江晗,眼见那山寨的大当家往这处过来,她反倒是更贴紧了江晗的身子,几乎将整张脸都埋在了江晗肩窝里,只低声道:“你现在丢下我们离开还来得及。”

“那可不行,我情愿在牡丹花下死,叫我丢下美人自己逃命,这种事情我可是万万做不出来的。”江晗嬉皮笑脸的说了一句,也不知道是当真不害怕还是早已做好了赴死的打算,眼见谢青璃主动扑进自己怀里,脸上的笑意更是灿烂了起来。

两人说着这话,凌知终于忍不住小声道:“娘,我们……会死吗?”先前有江晗突然出现相助,凌知本已经没有那么害怕,但现在她才发觉,似乎他们仍是无法逃脱这山寨。

想来想去,凌知觉得这件事情还是得怪自己没事往这山上跑,所以才会害得谢青璃跟自己一起被抓,想到此处,她忍不住抽噎了几声,大颗的眼泪又开始往下掉了起来。

谢青璃听着凌知的哭声,正要开口安慰,却听那小姑娘突然又停了下来,晃了晃身子,竟是挣扎着要自江晗的肩头蹦下来。

江晗在这关头也没料到凌知会乱动,没防住竟真让凌知自己跳了下来。

凌知的脚先前在那山上本来就已经被扭伤了,这会儿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她刚一跳下来,双脚落地立即便感觉到了一阵钻心的疼,她这会儿也不哭了,只咬着唇一瘸一拐的往前面挪,长大了两只手,颤巍巍的拦在谢青璃的身前,闭着眼睛大声道:“你们……”

凌知这一声喊得声音不小,女童的音色脆生生的,还有些怯意,但却叫旁边的人忍不住都怔了下来。

说到此处,凌知吸了口气睁开眼来,眼见所有人都看向自己,凌知似乎也觉得身上多了几分力气,她咬了咬牙,接着道:“求求你们不要伤我娘,我娘她……”凌知说到这里,忍不住两眼含泪的往谢青璃看去,谢青璃这会儿还僵硬的被江晗揽在怀里,侧脸埋在幽暗的夜色里,只是一双眼睛沉沉往她看来,似乎带了些许复杂到让凌知看不真切的情绪。

凌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回头冲着那山贼头子道:“我娘她怕血,还怕鬼,她胆子很小的!你们不能欺负她……她……你们要欺负就欺负我好了!”

一口气将这些话说完,凌知终于喘了一口气,狠狠瞪向面前众人。

然而她这一席话,却是引来了众人的沉默。

也不知哪里突然传来了“噗嗤”一声,众人连忙看去,却见江晗双肩微微耸动,看来憋笑憋得很是辛苦。

谢青璃神色古怪的盯了江晗一眼,随即却又往那头瑟瑟发抖的小凌知看去。

凌知本就只有十岁,在同龄的孩子里面也算是个子小的,看起来孱弱极了,她此刻站在一群牛高马大的山贼面前,就像是个可怜兮兮的小白兔,怎么看怎么可怜。但谢青璃隔着夜幕盯着她,却是不禁微微翘起了唇角,眼底里除了笑意,竟还有些微闪烁的星芒。

她便要开口,那头的山贼头子却突然间像是发现了什么,朝着他们这处又走了几步。

凌知只当是那山贼头子要对她动手,忍不住缩了缩身子,但似乎是又想到了身后的谢青璃,她迟疑之下,竟是哆嗦着腿也不肯后退半步。

然而山贼头子没有去看凌知,他只是双眼直勾勾看着谢青璃。

谢青璃感觉到了山贼头子的视线,将脸往江晗胸口埋去,贴着身前的人贴得更紧。

感受到怀中温热的身子,江晗忍不住反手搂住谢青璃,口中带着笑意道:“美人突然这般主动的投怀送抱,我真是有些……受宠若惊。”

谢青璃未曾开口,那边的山贼头子却已经到了他们的面前,隔着十来步的距离朝二人道:“你……到底是谁?”

江晗的神情显得很是无辜,他眨了眨眼摊手道:“我不过是途径此地,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不是什么重要的人……”

“没问你。”山贼头子打断了他的话,往他怀里一指,认真道,“你是谁?”

江晗:“……”虽然果然被当成了一个不重要的人,但他却觉得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而面对着山贼头子的问题,谢青璃却没有丝毫要抬起头的意思,她紧紧抱着江晗,江晗觉得怀中美人果然如凌知所说一般,虽然看起来冷漠又刻薄,但骨子里仍是个胆子极小的姑娘。想到此处,他一颗护花之心立即便燃烧了起来,出声帮谢青璃应道:“这位……大当家的,美人似乎很害怕你,不愿同你说话呢。”

“你……”山贼头子脸色微变,像是到了现在才发觉江晗这个人,他将手里的刀一扬,冷声道:“你再乱说话我就割了你的舌头!”

江晗脸上的笑意僵了一僵,倒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终是叹了一口气,埋头对怀里面的人道:“美人,这位寨主在与你说话呢。”

“娘!”凌知见此情形也知道不好,连忙拔腿往谢青璃奔去,然而她还没跑上两步,就被那山贼头子给一把拎了起来。那山贼头子声音变了变,瞪了手里不断挣扎的凌知一眼,又往谢青璃道:“你这宝贝女儿,你也不想要了?”

谢青璃身子一僵,方才一直不肯往前一步,这回却终于有了反应。

“放开她。”谢青璃声音素来柔和,这次却比之从前要清冷了许多,听得人不禁浑身一寒。

而就在这一声之后,谢青璃终于缓缓松开江晗,步步往那山贼头子走来。

这会儿本就已是深夜,山寨里面四处还晃着火把,方才谢青璃与江晗身处在暗影当中,还没办法将面貌看清楚,如今谢青璃一步步走出来,随着她的动作,灯火一点点笼罩其身,勾勒出她的面容,那清雅的面容在火光映照之下,竟显出些许魅惑,还有凛冽的肃杀之意。

而这一份杀气,或许只有站在谢青璃对面近前的山贼头子能够切身感觉得到。

山贼头子怔怔的看着谢青璃,片刻后终于才浑身一震,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指着谢青璃面色大变道:“你……是你……原来是你!!!”

谁也不知道那人究竟为什么在看到谢青璃的瞬间会变成那副神情,对于此时突然发生的情景,众人亦是大惊失色。作为这个山寨的大当家,此人本不应该如此,但如今见到一个谢青璃,那山贼头子却是立即露出了这般惊惶的神色,众人虽然不解,却也能够隐约察觉出不对。

江晗若有所思的看着这一幕,忍不住翘起了唇角,眼见谢青璃将那人吓得连话都说不清楚,当即也熄了要上前帮忙的心思,只抱着双臂好整以暇的看着。

而谢青璃则又朝着那山贼头子走去一步,山贼头子跟吓傻了似的连连后退,一时间竟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旁边的几名山贼看得急了,连忙唤了自家老大的名字,正要再问,不远处却突然又有一阵火光晃过来。人群中因着这火光而出现骚动,众人同时朝那处火光看去,便见山贼外面人群攒动,竟是有许多人远远朝这处赶来!

就在一片混乱当中,有人反应了过来道:“那些是秋风镇上的人!”

“不好了,秋风镇上的人又来了!”

山贼群中又是一阵骚乱,然而此时那山贼头子的面上却早已失去了冷静,他手里面还拎着一个凌知,一双眼直直瞪着谢青璃,然而身后众人的骚乱也让他不得不去注意,他像是瞬间没了主见,一会儿往谢青璃看,一会儿又往远处的火光看。而凌知就在这个时候重重的咬了他一口,趁着他喊痛的瞬间跳下来,一瘸一拐的扑到了谢青璃的怀里,抽噎着道:“娘!”

谢青璃没有如往常一般冷淡,而是俯身拥住凌知,将她小小的身子抱了起来,低声道:“我在。”

凌知听到谢青璃这声音,心里面本是安心了不少,但眼泪却是控制不住的一个劲落下,她趴在谢青璃怀里,软软的又喊了一声:“娘。”

“嗯。”谢青璃又柔柔应了一声,一双眼却未曾离开过那山贼头子。

山贼头子听着他们的对话,面色震惊之极,他指着谢青璃,双唇颤了半晌没说出一句话来,只是片刻之后,一阵喊杀之声自外面传来,整个山寨当中立即混乱一片,果然是秋风镇的镇民们拿着火把赶了过来,一时之间,镇民们与山贼交手在一起,整个山寨当中霎时火光漫天,兵刃交接声密布,只不过片刻之间,山寨里面便已经是血色满布!

就在这混乱当中,谢青璃护着凌知,紧紧地将她抱住,二人很快到了一处墙角当中。

这是一场真正的厮杀,山贼从来都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主,而镇民们也早都做好了搏命的准备,两方人马谁也不肯相让,刀剑相接之后立即便是血光四溅,火把和鲜血的颜色交织在一起,整个山寨的夜晚似乎都成了一场绵延无尽的噩梦。

至少对于凌知来说,这是噩梦。

凌知出声之后虽然吃过许多苦,随着老乞丐一路乞讨,也并非未曾见过生离死别,然而像是今日这样的场景,却是她从未有过的经历。

所有人都在厮杀,在这场血战当中喊杀声不断的落入耳中,还有许多染血的身体在她的面前倒下,她只能将自己身边的谢青璃紧紧地抱住,全然没了方才要保护谢青璃的时候大胆的样子,只抽噎着将脸埋在谢青璃的肩窝里。

谢青璃的身上有一种很好闻的味道,并非是胭脂的香味,而是一种幽幽地像是檀香一样的味道,凌知闻着谢青璃的味道,在这种时候,心中竟无端的稍稍平静了下来。

这一战,花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

凌知很快哭累了就在谢青璃的怀中睡了过去,这一觉她睡得并不算安稳,梦境当中还染着许多血腥的气息,然而等到她再醒来的时候,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却都已经远去了,她坐起来手中拽着薄薄的被褥,很快就发现自己所身处的地方早已不是那纷乱的山寨,而是自己熟悉的房间。

她此刻正睡在自己的家里,四周一切都静静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落在她窗口的几本书上,空气里还泛着熟悉的檀香味道。

凌知脑子里面空白了一瞬间,旋即想起了自己睡着之前的事情,连忙翻身起了床,口中喃喃道:“娘?”她心中着急,连鞋也顾不得穿就要冲出了屋子,然而谁知道她才刚走到门口,就见谢青璃端着一碗什么东西往这屋子里走来,她来不及收回步子,身子直接撞进了谢青璃的怀里。

谢青璃手里还捧着碗,凌知这么扑过来,她碗里的黑色汤药便晃了晃,眼见要落下去,却也不知她用了什么手段,微微扬手,愣是将那些原本要晃出去的汤汁给收了回来。

凌知自然没有看到这一幕,她只是静静抱着谢青璃,一动不动的趴在她怀里,良久没有反应。谢青璃拖着这小家伙一路走到桌旁,将药汁放下,这才低声道:“喝药。”

“娘,我们没事了?”凌知小声的,可怜兮兮的仰头问了谢青璃一句。

谢青璃神色淡淡,只轻轻“嗯”了一声。

凌知小心翼翼看着谢青璃的神色,又道:“昨天晚上……”

“别想了。”谢青璃打断了凌知的话,没有让她接着说下去,只将那药碗往凌知的面前推了推,挑眉道:“喝了。”

凌知小小的“哦”了一声,伸手去捧那药碗,手才刚碰到碗边,却又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连忙又抬起头来看谢青璃,认真的模样像是要将谢青璃的五官重新勾勒一遍。谢青璃垂眸没有反应,只任凌知打量着,凌知却像是发觉了什么一般,端起碗低声道:“娘?”

“又怎么了?”谢青璃懒懒抬了眸子道。

凌知眼睛亮了些,见谢青璃往自己看来,连忙将脸埋在碗边,摇头道:“没事!”

谢青璃看她一眼,重又沉默了下来。

凌知偷偷拿眼睛瞥谢青璃,只觉得自昨晚之后,谢青璃的身上似乎有了些微小的变化,那是从前他们相处之时,她所感受不到的东西。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如今面前的谢青璃,似乎要比之从前生动了许多。从前的谢青璃身上总有一种疏离,然而现在凌知却觉得,这层疏离似乎在渐渐地变小。

就在凌知暗自在心中高兴的时候,她抬起眼来,却发觉谢青璃的手上有一道细微的伤口。那伤口还泛着浅浅的红色,应该是烫伤,她这才突然想起来,自己碗里面所喝的药,应该是谢青璃熬的。

虽然秋风镇上谢青璃是最漂亮的女子,而大家也都说娶妻该去谢青璃,然而也只有自小被谢青璃所收养的凌知知道,谢青璃在某些地方,其实也并非那么完美。比如谢青璃其实对于生火做饭这种事情并不在行,有很长一段的时间里面,凌知和谢青璃所吃的都是最简单的炒青菜,因为谢青璃只会这一种菜。到后来还是凌知小小年纪自己琢磨出来了如何做饭做菜,这才让母女两人吃的东西稍稍正常了一些。

而煎药这种事情,对于谢青璃来说,难度就与做饭做菜是一样的。

念及此处,凌知才知道自己睡着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她忍不住开口问道:“娘,我睡了多久呀?”

“也没有多久,天刚亮。”谢青璃淡淡道。

凌知知道当时他们在那山寨里面的时候就已经是深夜了,如今他们回到这里,天又刚亮,谢青璃还替她熬好了药,怎么想来,谢青璃应该都是自回来就没休息过,她不由觉得有些难过,正要打算开口让谢青璃休息,谢青璃却是先道:“今日你不用去书院了,你昨夜有些着凉了,今天就在家好好休息,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在家里等我回来。”

凌知怔了怔,虽想问谢青璃要去哪里,但见谢青璃淡漠的神色,终于还是没敢问,只轻轻点了点头。

很快,谢青璃就离开了这间院子。

凌知在床上又坐了一会儿,却怎么也睡不着,虽然谢青璃说她着凉发烧,她却是一点感觉也没有,很快她披着衣裳出了屋子。

谁知道她才刚走出屋子,就听见了一个声音自墙头传来:“小美人,是要找我吗?”

凌知抬眸一看,就见之前在山寨里面见过的江晗正坐在墙头,似笑非笑的朝凌知看。

延伸阅读

大行德广物流加盟  http://www.bipolarsurvivor.com/gomk.shtml
项目简介:大行德广物流,是以陕西省内货物运输为主打业务的品牌物流。大行德广物流货运业

怘道加盟  http://www.bipolarsurvivor.com/pdnn.shtml
怘道少售是由辽宁连手承信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生产的食品原料专属产品,辽宁连手承信农业开发

亲密姐妹产后修复加盟  http://www.bipolarsurvivor.com/ci5.shtml
亲密姐妹产后修复是隶属于杭州亲密姐妹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品牌,致力于为育龄女性提供产

炫美家纺加盟  http://www.bipolarsurvivor.com/duxd.shtml
炫美家纺行业拥有深厚的市场基础和广阔的发展空间,但是近几年一定规模的品牌在拓展店柜上

威英智通节电加盟  http://www.bipolarsurvivor.com/gnzf.shtml
目前,电力短缺已经席卷了中国的大部分地区,能源危机成为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巨大障碍。

金一诺加盟  http://www.bipolarsurvivor.com/alz8.shtml
金一诺不锈钢成立于1992年,通过这些年的技术积累和技术引进,确立了我们产品的质量优

唱立方自助K吧加盟  http://www.bipolarsurvivor.com/6ww3.shtml
唱立方自助K吧不同于老式投币自助卡拉OK机,是基于现代互联网技术的全新泛娱乐模式,它

荣信加盟  http://www.bipolarsurvivor.com/xfz8.shtml
荣信玩具专擅宠物用品的研发与生产,我们的产品在国内出众并富于时尚气息。信赖我们产品的

科格思加盟  http://www.bipolarsurvivor.com/p7cb.shtml
滤袋是袋式除尘器运行过程中的关键部分,通常圆筒型滤袋垂直地悬挂在除尘器中。滤袋的面料

陌上轻奢酒店加盟  http://www.bipolarsurvivor.com/6r53.shtml
陌上轻奢酒店隶属郑州陌上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设计专项**、施工承包一级资质,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海贼]七宗罪在线阅读第四节

    “唉!”一声低沉的叹息,一道身影疾速冲进人群,手掌处缠绕着七缕纯白的冥丝,直直扑向华服少年!躲在暗处很久的丁牧,终于是耐不住寂寞,选择了出手!华服少年万万没想到这种时候会突然出现其他人,慌忙间将冥力护盾祭出。“嗤!”“啊~”没曾想那看去毫不起眼的冥丝竟是如同利刃一般锋利无比!直接划破了他的护盾,在胸

  • 复将在线阅读第1节

    长安城化生寺。已经三天了,玄奘终于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他穿越成为了赫赫有名的唐僧。唐僧望着眼前的经书和木鱼,郁闷不已。“他么的,我要是穿越成神通广大的孙悟空,那该有多好啊!居然成了啰里啰嗦的脓包唐僧!还要受出家人的清规戒律约束。”没有任何的法力,没有任何的力量,只有秃头一颗。唐僧的内心是崩溃的。这

  • 流萤断续光[刀剑乱舞]之第六章(6)

    对于姜星月挑拨离间,姜萤火并不放在心上,谢翊这样阴晴不定的反派大佬,如果他真能喜欢上别的女人反而是一件好事,说不定大佬一高兴,觉得她这个正派妻子碍眼,就和她离婚了。但关键在于,书里的谢翊日天日地,他有能力有魄力有野心,他带领着谢氏集团登上更高的巅峰,同时自己却非常厌世,没有喜欢上任何一个女人的苗头。

  • 玄幻世界:超神外挂第十章在线阅读

    第10章。仙子很穷“缈缈,我感觉到一种不一样的气息,可是又感觉好奇怪……”“星河,是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流动吗?”“是的,可又不是!”“什么是,又不是了,洛星河,你急死我了!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到身体不舒服?”“没有什么不舒服!不过渺渺,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阿,真的,快说说看,怎么回事?”“是这

  • 错乱的世界在线阅读第6节

    只要没有霉变,麦子发了芽晒干之后磨成面粉其实还是能吃的,当然口感味道什么的另说。而现在没有晾晒的条件,陆母干脆想每餐都吃麦子粥,吃不完的就趁芽短继续烘干,或者蒸熟了再烘干,以后还是能吃的,总之是一点不能浪费不能让麦芽越长越长。陆大姐还挑了些想再把芽发长些用来熬制麦芽糖,陆小妹早就在念叨了,小虎也有馋

  • 斩魔圣剑离开香波地群岛+第六章 海贼王的旅程

    “你在等我?不知道你这样的大人物找我有什么事!”望着眼前一脸可爱的大男孩喊自己小罗,沉稳如罗杰也不禁毛骨悚然,想起眼前这位是一拳打飞战国的家伙,罗杰还是老老实实回了话。看着后来的海贼王的家伙老老实实站在自己面前,杨帝也忍不住有点小得意,“废话,要不然你以为我闲着没事跑来开医馆!”听着这话,罗杰的手下

  • 神游三千界在线阅读第一章

    周围山青水秀,天空万里无云。陈长生站在山野小路上伸了个懒腰,“天气真好。”“唔……”不远处草丛里突然传出一声闷哼,陈长生一惊,小心的走过去剥开草丛,见地上坐着一位红衣女子,额间一点红色的印记,婉约又神秘。察觉有人,女子睁开眼,手中的剑立刻架在了陈长生的脖子上。陈长生倒也不惧,仔细的观察了一会儿女子的

  • 假面骑士团大战邪神教会第一章在线阅读

    江南四月,细雨蒙蒙。伴随着“哐当”一声闷响,金州第一监狱沉重的铁门缓缓打开,随后,一道笔直的身影撑着黑伞慢慢走了出来。这是一名青年,年龄二十岁上下,身材修长,长相并不如何出众,但一双丹凤眼却分外惹人注目,令人一眼难忘。刘天龙,金州刘家子弟,五年前因经济犯罪入狱,如今刑满释放。一般的犯人,出狱之后都是

  • 重生之狼神进化在线阅读这世间都是痴人

    佛家说过,心中种了善,便不易生恶。做人要看透不是看破,可我看不透,看不破,心中种了恶,种不下善。苦海竟渡,我!不渡!..........情可定生死,缘结不结因果,这一切⋯怨怪美丽,让人痴迷。怨怪着迷,看不见心里鬼;众生如烟,却步步出轨。徘徘徊徊的道途中;是谁低唤;是谁孑孓独活;是谁许下执子之手,黄泉

  • 盖世狂尊在线阅读第十章

    天完全黑了下来,君瓴抱着手,冷着脸看着火光后面的几个人。前面是火堆,上面烤着几条鱼,滋滋做响。带着面具的人正开心的烤着鱼,全然不顾其他几个人看他的目光。君瓴黑着脸,在想着变成这个局面的原因。之前她还在犹豫要不要接受的时候,面具人就擅自替她做了决定,本来是有些心动,现在是越想越后悔。想她堂堂大将军独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