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hp魔戒]精灵研究学者在线阅读第九节

作者:隐秀 来源:晋江文学城

张一白、段子坤、上官青儿三人面面相觑,后怕不已。客栈密谈、夜探严府等事何等机密重要,任何一件事泄露消息,莫说报仇,大家随时可能被一网打尽,命丧黄泉,幸亏跟踪自己的是陈老帮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陈帮主拿起了烟袋默默地抽了起来,烟雾缭绕间,张一白发现他的神情似乎有些恍惚,好像仍旧沉浸在爱徒被害的回忆中。

张一白安慰道:“陈老前辈,人死不能复生,前辈节哀吧。”

张一白缓了口气,将心中疑惑向大家表露:“前辈、青儿,一白同样身负血海深仇,恨不得将严世蕃碎尸万段,但一白觉得此事或有蹊跷,请恕一白直言。华山派的‘承影剑’丢失、上官掌门遇害可有证据证明是严世蕃所为?‘湘西四鬼’惨遭灭门也仅仅是陈老前辈怀疑罢了。”

张一白顿了顿,继续道,“至于江湖上其他的高手被杀、财物失窃也没有一人眼见凶手的模样,同样也是大家的猜测罢了。一白以为此事万万不可轻易下结论,严世蕃是该死,但倘若真凶不是他,岂不是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了?一白心里始终觉得此事绝不像我们看到的这么简单,肯定还有什么细节被我们忽略了。”

陈帮主、段子坤、上官青儿均点头表示同意张一白的观点,但大家此刻心里都没了主意,好不容易锁定了凶手,但听到一白的分析,又觉得此事疑点更多了。

段子坤头脑灵活,况且他又是局外人,只见他皱着眉头道:“一白说的没错,目前来看是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凶手就是严东楼,合江湖众英雄之力杀个严东楼容易,可万一他不是真凶,咱们恐怕真的着了敌人的道了。依我之见,咱们应该联合少林、华山、峨眉、丐帮、凤鸣山庄、祝家庄六大派之力合力寻找凶手,陈老前辈、一白、青儿,各位以为如何?”

张一白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段子坤此言与自己不谋而合,于是他便轻声道:“段兄所言极是。十年之间,江湖上发生如此多的命案,事关整个武林、甚至大明的安危,一白认为此事应当从长计议。”

上官青儿也起身道:“青儿以为或许这诸多惨案并非一人所为也不一定,还有,虽然我们没有证据证明凶手就是严东楼,可并不代表真凶就一定不是他。我同意段大哥的意见,合众派之力,全力搜寻证据,捉拿真凶。”

陈老帮主将大烟袋在地上磕了磕,道:“娃子们,你们忘了,少林寺早就发了英雄帖,明年中秋在少林寺召开武林大会,除了要选出新一任的武林盟主,届时还要各门各派共同商讨此事。依我之见,此事就此作罢,等到明年中秋少林寺再商议吧。”

陈老帮主将烟袋里的烟灰磕打干净,重新装上一袋烟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缓缓道:“严东楼尚在南京城,倘若他派人追赶,过不了多久便会发现我们行踪。老叫花此刻元气大伤,姓张的小子也是重伤未愈,此地危险,不可久留,我们须尽快离开这里,另寻一处安全之地静养,其他的事等这小子伤好了再说。”

三人点头表示同意,陈帮主道:“出城三十里西北方向有座紫金山,丐帮分舵便设在那里,大家先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咱们启程,先去避避风头再说。”

第二天天一亮,段子坤搀着陈帮主,青儿扶着张一白,四人穿过树林出城前往紫金山。四人刚行至紫金山脚下,早有放哨的丐帮弟子飞报舵主,老帮主带着二男一女三个年轻人上山来了。李舵主一听老帮主前来分舵,立马下山迎接。

李舵主风风火火地赶到,拜见了帮主,眼光扫了一下张一白三人,似乎有些惊讶,不过仍是客客气气地抱拳问好,互道姓名。张一白得知眼前这个五十岁左右年纪满脸络腮胡子相貌有些丑陋的人便是丐帮紫金山分舵舵主李德汉。此人虎背熊腰,身材魁梧,手里拿着一柄四尺多长的乌金宝刀,甚是恭敬地走在陈老帮主身后跟随。

来到分舵大厅,李舵主赶紧安排手下准备酒菜款待众人,陈帮主坐在席上拿起了他的大烟袋准备抽烟,回头一看李舵主恭敬地站在自己身后等待吩咐,陈帮主咳嗽了两声,道:“站着做什么,坐下陪老叫花喝酒。”

李舵主顺从地坐在陈帮主下首,望着陈帮主欲言又止。陈帮主似乎有些不高兴,道:“有话快说,有屁就放,老叫花最受不了你们这德行。”

李舵主道:“帮主,昨日手下来报,南京城里贴满了海捕文书,我看他们三人跟画像有几分相似,老帮主亲自带他们来分舵,可知三人身份?”

陈帮主哈哈大笑,他心里明白,李舵主虽然胆小怕事,却是担心万一走漏了风声,官兵追赶到此,紫金山分舵三百多兄弟会有危险,便道:“既然你都知道了,老叫花也就不瞒你了。他们都是忠良之后,刺杀狗官失败受了点轻伤,老叫花见他们侠肝义胆,不忍心看他们白白丢了性命,便带他们来山上静养几日。你赶紧吩咐手下弟兄不要声张,再给我们安排几间僻静些的房间,每日里你亲自给我们送些酒饭,过几日他们伤愈,老叫花便送他们下山。”

李舵主赶紧起身,飞也似地照陈帮主吩咐安排去了。陈帮主见三人面色凝重,安慰道:“三个娃儿无须多想,吃饱喝足了老叫花还有事找你们呢。”

紫金山后有片茂密的竹林,竹林里有三间茅屋,此处人迹罕至,这房子本来是李舵主练功时住的地方,除非有紧急事务,平日里丐帮弟子无一人敢近前打扰。李舵主将四人安排在此处静养,当真是再好不过了,陈帮主也甚为满意。

李舵主走后,陈帮主将张一白三人叫到身前坐下,道:“姓张的小子,你可知你师父创下的绝世神功何等精妙,为何到了你的手上,连区区严东楼都不是他的对手?”

张一白羞愧地低下了头,道:“晚辈学艺不精,愧对师门。”

陈帮主和颜悦色道:“你们两个小娃娃也给我听仔细了。小子,你说错了,并非你学艺不精,而是你输给严东楼了两样东西,一是境界,二是心态。武功的境界又跟练武之人的资质悟性密切相关,千百年来叱咤江湖的武林高手,一代宗师,哪一个不是资质悟性绝佳之人?老夫与阳明先生相交多年,深知他肯将一身的绝学尽数传授给你,除了投缘,你的资质悟性必是远远超过常人。”

陈老帮主顿了顿,继续道,“前日老夫见你与严东楼交手便已发现,你天资聪颖,功夫嘛也算不错,在江湖年轻一代人里算是顶尖人物了。可你的悟性似乎欠缺了些,你过于追求招式完美,只知道规规矩矩地与他拆解招式,完全没有变化,难有突破。”

“要知道前人所创的武学经典无论如何精妙,历经百年之后便有了局限性。武林各派都在精研创新自己的绝学,而你仍是死守着典籍,拘泥不化,时间久了也就不是绝学了。而神功绝学最为神奇的部分,只有在领悟体会中才能有所进步,须知天下任何武功招式不过只是武学的形骸,只有记住了其精髓所在,才能行云流水,无所不至、无坚不摧。老叫花说的这些,你们三人能理解几分?”

段子坤抢先答道:“前辈,练武的最高境界是不是应该在前人的基础上不断创新,才能克敌制胜。”

陈帮主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上官青儿答道:“应该料敌于先,敌人刚一出手便知道他招式变化,使出相应的招式化解。”

陈帮主仍是笑而不答。

张一白道:“神功绝学既非天生,也不是勤学苦练便能达成,除了不凡的天赋,还要极高的悟性。学习任何武学典籍,并非学习招式,而是学习方法,意与神会,心意相融,既非举重若轻,亦非举轻若重,看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化腐朽为神奇,不战而屈人兵。”

段子坤、上官青儿见张一白说的这些莫名其妙的话大为不解,而陈帮主对张一白的回答极为满意,哈哈大笑:“孺子可教,孺子可教!”

段子坤甚为不解地问道:“一白,刚才你说的话什么意思?”

张一白笑道:“段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段子坤故意装着有些生气,转过头去不再理他,张一白赶忙解释道:“段兄莫生气,小弟解释给你听。刚才陈老帮主点化,小弟才明白我输给严世蕃并非是我武功不如他,而是因为我的武学境界不够,小弟仅学武十年,严世蕃名震江湖却有二十余载,硬拼招式小弟怎会是他的对手?况且我内力、经验、计谋无一是他对手,岂有不败之礼?若想胜过他,只有无招无式,随心所欲,令他无迹可寻,出手浑然天成,制人而不制于人,岂有不胜之礼?”

段子坤若有所思,上官青儿问道:“一白哥哥,青儿有些不解。”

“女娃子,老叫花来回答你吧。”陈老帮主打断了青儿,道,“武学的最高境界是没有形式的,最重要的是心性的修炼。老叫花活了快七十岁,这辈子只见过两位武学境界达到这种成就的人。一位是少林寺主持晦明禅师,一位就是这小子的师父阳明先生,两位都是百年难得一遇的人才。”

陈帮主拿起酒葫芦抿了一口,道:“姓张的小子,老叫花耗费了近二十年的内力助你打通了奇经八脉,此刻你的内伤已无大碍,安心静养几日便可痊愈。练武之人八脉一通,便可实现易筋洗髓,真气源源不断畅通无阻地流动全身,同时贯通体内的阴阳二气,使之相互交融,从而达成体内真气阴阳互济、内力自生不息的最终目的,内功进境便会一日千里。你修习的《阳明心经》不同于别派功夫,他日你内力大成之后便会有更深层的理解。老叫花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指点你的了,学无止境,自己慢慢领悟吧。”

张一白用力地点点头,陈帮主转头对段子坤道:“姓段的小子,你最对老叫花的胃口,你无意于武学,却醉心于医理毒药,须知行走江湖没有功夫傍身是万万不行的。你若不嫌弃老叫花的这点微末功夫,给老叫花跪下磕三个响头叫声‘师父’,老叫花就把这身本事传了给你,如何?”

陈老帮主的武功虽然不如晦明大师、玉清道长和叶大先生那般高明,却也是超凡脱俗,江湖上少有敌手。寻常学武之人能拜陈老帮主为师定会欢喜不已,但段子坤似乎略有为难之意,陈老帮主瞧得明白,怒道:“怎么?老叫花的功夫配不上你么?”

段子坤赶紧跪下解释道:“陈老前辈,此刻你元气大伤,我想让你老人家修养几日再教我不迟。”

陈老帮主转怒为喜,道:“老叫花已是风烛残年,早已不是丐帮之主,此刻只是个闲云野鹤的孤老头子罢了。我跟姓张的小子投缘,耗费些真气救他一命乃是天意,此刻老叫花只要有酒,再将这身功夫找个传人,便死也瞑目啦!”

于是段子坤立即跪倒在地,大声喊道:“师父在上,弟子段子坤给您老人家磕头了。”

陈老帮主笑道:“乖徒儿,起来吧。”说完转头对着上官青儿道:“女娃子,你跟坤儿不同,他孤身一人,你既是华山派门下,又是上官掌门的女儿,老叫花不能收你为徒,不过老叫花这里还有套剑法,乃是老叫花昔年授业恩师所授,并非丐帮嫡传武学,倒是适合你这女娃子练,你若不嫌弃,老叫花把它传给你吧。”

上官青儿兴奋地跪倒在地,谢道:“多谢师父!”

陈帮主忙道:“刚才老叫花有言在先,你并非我的徒弟。我与你父亲平辈相交,以后就叫伯伯吧。坤儿、青儿跟我到竹林去,一白,你此刻内伤未愈,不可妄动真气,胡乱使力,就在这屋里好生静养吧。”

段子坤、上官青儿跟着陈帮主来到竹林,陈帮主道:“青儿,你华山派以剑法闻名,老叫花这套剑法叫做‘流云剑’,这套剑法总共只有十七招,剑法的灵魂在于一个‘快’字和一个‘柔’字,虽然招式简单,但胜在威力巨大,将你长剑给我,老叫花耍给你看。”

青儿将宝剑递给陈帮主,只见陈帮主拔剑出鞘,往空中一扔,身子腾空而起将宝剑握在手中,刹那间便将这一十七路剑法使将出来,端的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飘逸至极。陈帮主道:“青儿,你瞧仔细了,老叫花今天先传你第一招……”

上官青儿接过宝剑独自练起来,望着不远处的段子坤专心地正在练习一套掌法,心里暗暗较劲,自己要早点把这套剑法练好,以后行走江湖就不会成为一白哥哥的负担了,想到这里又害起羞来,告诉自己不可分神,专心练剑。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间便是寒冬。这一日山上下起了大雪,陈老帮主等四人坐在火盆前烤火取暖,他端着酒葫芦慢慢地回味美酒的香味,感叹道:“老叫花要跟你们三个小娃娃告别啦,在山上的这两个月,老叫花已经把全部功夫都传给坤儿了,日后你自己勤加修炼,师父就不能从旁指点了。青儿的剑法练得也不错,假以时日必定更加精进。一白,你的伤已经痊愈了,老叫花这几日看你功夫似乎进步了不少,特别是你的掌法,随心所欲,无所行迹,不错不错。我看雪住了咱们就下山去吧,老叫花还有事要办,你们有什么打算?”

临行分别最是伤感,三人低头不语,段子坤道:“师父您老人家保重,前几日我们三人商议过了,下山之后我们想去少林寺走一遭。这些日子一白也想通了,报仇之事不急在一时,当务之急便是追查杀害青儿的父亲上官掌门的真凶,所以我们想去少林寺问问晦明禅师当年追查凶手的线索。”

陈老帮主点头道:“嗯,江湖险恶,你们三人千万小心。今日你们三个娃娃陪老叫花一醉方休……”

延伸阅读

润禾晨加盟  http://www.greentogreat.com/y9e0.shtml
润禾晨家纺布艺总部是家居产品、水溶花边树皮缎、印花布、桌布、餐巾、盘垫、靠垫、窗帘等

心福牌餐具加盟  http://www.greentogreat.com/xund.shtml
心福牌餐具坐落于海上女神妈祖的故乡--福建莆田,公司拥有一支有着十几年餐具生产经验的

东美加盟  http://www.greentogreat.com/n5op.shtml
东美食品模型有限公司坐落于山东半岛的东方,美丽的海滨城市——威海,成立于2004年,

庵东加盟  http://www.greentogreat.com/p02t.shtml
庵东钥匙灯在浙江沿海经济发达区.杭州湾跨海大桥边.距宁波港70公里.交通发达.高速公

汇合华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greentogreat.com/a4qu.shtml
深圳市汇合华汽车用品有限公司长期致力于为民众提供当今产品和服务为方向,拥有及经验丰富

auk加盟  http://www.greentogreat.com/pzhl.shtml
关于黄金的创意,始于枚金饰的诞生。auk创意金饰作为黄金饰品牌新秀,汲取韩国14K金

神龙家纺加盟  http://www.greentogreat.com/jno.shtml
宿迁市神龙家纺有限公司,原名宿迁市飞虎毛毯有限公司,创立于2000年是一家专业从事各

绢子加盟  http://www.greentogreat.com/p481.shtml
绢子手工皂总部是一家以生产手工皂为主、专营环保护理品的新兴品牌。绢子手工皂总部拥有的

意梵尼加盟  http://www.greentogreat.com/phjt.shtml
项目介绍:武汉意梵尼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位于:花园式典雅风格欧式建筑--------武汉

名妍化妆品加盟  http://www.greentogreat.com/nih2.shtml
名妍化妆品是从事彩妆研发和生产的公司。名妍化妆品有限公司和法国导师合作拥有国内外出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异境入侵在线阅读第六章

    趁着叶风忙的时候,真广将丹晨三人叫到面前:“等找到杀死爱花的凶手后我要去杀了他,然后帮叶风完成她找到杀死爱花凶手的条件,你们拿着这些魔具,可以走了。”说着将一些魔具放在桌子上。丹晨看着真广,心里奇怪,他怎么知道自己会跟着泷川吉野,嘛,无所谓,以后会再见的。吉野和琼妖纳延互相在那里瞪眼,然后分别拿了魔

  • 真武仙尊在线阅读第九节

    从土里取出埋葬的银票后,叹了口气转身慢悠悠的朝张奶奶的小院子走去。刚到了院后,打算从窗户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趴在篱笆围墙边,凝眉躲在黑暗中冷冷的盯着。“这样真的行么?”这个声音?顾老婆子?“当然可以了!”清脆的少女声虽然压得极低,不过也还是可以听出来是顾茉莉:“所有人都知道林清萝是个

  • 骸罗战日记1末世前篇那当然是快乐风男啦

    “叮,检测到五位群成员对您的轻微敬畏,获得会长积分500点,现已开启第一阶段会长功能,您可以查看群成员详细属性。”这个时候,黄旗又听到了来自系统的天籁提示音,于是他忍不住点开了一个群成员的列表。【成员:阿甘左。等级:55职业:剑魂(一觉)掌握技能:除二觉和二觉职业技能外,都有涉猎】黄旗看完了这个属性

  • 重生之珠联璧合在线阅读第1章

    “小姐,大事不好了,伏魔长城传来消息,说大少爷遇难了!”婢女幽兰仓皇着跑回院子低泣道。郑兮颜正在运功的双手僵在原地,心想终于开始了。三日后,七玄宗的使者们带着郑柏远的遗体回到了他的家乡淮宁郡。因为郑柏远在伏魔长城斩杀魔族世子立下了大功,所以他的遗体回郡城时极尽哀荣。不仅淮宁郡的大人物们都出城迎接,就

  • 至尊宙主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二日,天还没亮,若萱就起来了。如意已经不知起了多久,正在她门外等待。见她醒了,忙带了一身新衣进屋。原来是一身竹青色男装。若萱换上衣服,又让如意帮忙束好了发,厨房上已经送来了早餐。虽然不过是粥,小菜,和糕点,但是白粥清香四溢,米汤浓稠,小菜鲜艳可爱,味道清爽,足见厨师手艺不凡。教经义的师傅还没有来,

  • 都市最强武少在线阅读第6章

    “你干什么。”许峰的语气有点重。别人怎么看怎么说是别人的事,他懒得去计较什么。“他们欺负我家相公!小白不开心了。”小白的眼睛也瞪得圆圆的看着许峰。看着小白维护他的样子。许峰心软了下来。默不作声。只是拿过她手中的手机把朋友圈给删掉。“这是她的选择,也有我现在这种情况的原因。别人爱说什么说什么去。跟我无

  • 大秦之第一剑神之与天争,活下去

    一列开往京城的火车飞速的在轨道上穿行着,两旁的景色自窗口一闪而过。一个看上去只有18岁左右的青年,默默地躺在火车的上铺,他的脸色一片苍白,透露出一股与他年纪不想相符的沧桑感。他叫王点,用他师傅的话来说,他是一块绝世的璞玉,只要经过精心的雕琢,绝对能震惊于世。就是因为这块璞玉太过于完美,所以引来天妒,

  • 武侠之纵横天下 被亲妈卖了

    我是一名婚纱设计师,有自己的婚纱店,也见证过无数人的婚姻,就在我以为自己也要走上婚姻殿堂迈向幸福的时候,我却没想到,我的婚礼被人诅咒了。洁白的婚纱被泼上了整整一盆臭狗血,而泼的人,还是我五年没见面的亲生母亲!从我妈拎着一桶狗血,和那个人一起出现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一直埋藏在心底,那段被卖,遭受性/虐的

  • 单调递增之又是文件!

    Amy有些受不了他那很是臭骂的妈,罢了,反正要是没钱交房租,顶多他想办法去挣,反正在他看来钱又不难挣。反正在车恩恩电脑上随便动动也能来上点钱,那点钱够用了。“快吃晚饭,吃了我得去网上找工作”车恩恩赶紧夹着Amy喜欢的菜往Amy碗里夹去。晚饭吃好刚收拾了碗筷,她手机便响了起来。“张总”车恩恩犹豫着接还

  • 魔法位面修士在线阅读第三章

    习瑞刚被褚漾咬了一口,这会儿一颗恼羞成怒的心全部放在褚漾身上,压根没有注意到已经走到他们身后的陆修远。直到小腿上传来剧痛,习瑞猝不及防,下意识发出哀嚎声。紧接着,习瑞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膝盖疼得好像要碎了一样。包括褚漾在内的另外三个人都被这个变故吓到了,尤其是褚漾,看向陆修远的眼神惊恐得仿佛见着了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