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三国秦皇在线阅读第三节

作者:半包白沙 来源:纵横中文网

第3章:遇袭

刘桐换上了古人的衣服,一套云白衣袍,上衣下裳。腰间系着水蓝窄带,佩以云纹青铜带钩固定,脚穿云丝靴。

由于刘桐头发比较短不好束发髻,小花、小红帮忙努力了半天也无法完成,所以刘桐就随便打理了几下就算完工。随后在小花、小红的带领下走向了在马车旁等待的林婉茹三人。

其实,在换装的间歇,刘桐已经了解到小花原名叫沅花,与小红(江可红)即是云阳门内门弟子也是林婉茹的贴身丫鬟。在云阳门分为内院、外院。内院的弟子都是层层选拔出来的精英,称为内门弟子,外院的弟子叫外门弟子。林婉茹是云阳门现任第五代掌门林昊天的孙女,林婉茹身边眼如桃花的叫勤依梦,另一个眼似丹凤的是云阳门四大内门长老薛长老的孙女薛嫣然。三女从小玩到大,在云阳门被称为“云阳三娇”,人美功夫俊。而石管家名叫石长春,听说武功了得。林婉茹称乎的林叔,就是让刘桐跟他学赶车的那位中年汉子,叫林威,林婉茹的隔房堂叔。据说是林昊天二十年前从家族里带进云阳门的。此人隆眉大眼、手粗脚大,威武似山,在云阳门任务堂内任职。

他们此行是因为林婉茹父母的忌日,从云阳门到此行目的地林家家族祖地——林家弯有四五百里地。山高路长,虽然不惧山中猛兽、山大王这些,但就怕仇家伏击。而且又有行李和几车物质运送,也不可能以云阳门的名义派遣弟子护送,所以林掌门不放心,就雇佣了信的过的立远镖局二十多个劲装汉子押镖。

林婉茹祭拜父母已在半月前完成,在林家祖地盘桓十日有余,这才返程。返程不到一天就突然遇到了队伍前的空气剧烈扭动,随后银光一闪,就从扭曲的空气中摔出来了昏迷不醒的刘桐。直到今天刘桐已在车上昏迷了三天三夜,要不是林婉茹一行刚好遇见并救助,可能他现在已经在山中猛兽肚子里化成了渣。

再过两三日他们便可到达云阳门了。刘桐原本想了解更多的消息,可是二女要么不知,要么闭口不谈,警惕性非常高。

当林婉茹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刘桐,心里竟然莫名的触动了一下:只见一拢素衣修长清雅,步履轻缓、衣袂飘逸。长长短短的青丝不扎不束、洒脱而不羁,刀削的轮廓、凤目深邃、剑眉斜飞。

身后的勤依梦、薛嫣然一阵低语。

林婉茹收回了有些痴的目光“哼”了一声道:“小花、小红,你们想死呀!让你们给他换一身奴隶服装,怎么把我们云阳门内门弟子的衣裳给他换上了?”

刘桐一阵尴尬,摇了摇头想估计两个小丫头平时没少受这位大小姐的气吧。然后看着林婉茹道:“不要为难她们,我去换了就是。”

“小姐、柳公子,我们这里没有奴隶服呀。”沅花答道。

江可红眨了眨眼睛道:“小姐,要不我们还是把他那臭衣服给他换上吧,感觉那个才有点像奴隶服。”江可红指的是刘桐的校服。

勤依梦和薛嫣然在林婉茹身后忍不住,抿嘴偷偷地笑。而林威似乎根本就没有看这边一样的坐在马车上望向一边。

“算了,算了,回去才收拾你们两个。”林婉茹又上下打量了一下刘桐道:“穿上这身衣裳还有些人模人样,比较顺眼。”

然后转身道:“上马,出发!”就小碎步追上快上马车的勤依梦和薛嫣然,搔着勤依梦的胳膊窝小声道:“快说,你俩刚才在我后面低估什么?”

“呵呵,呵呵…”勤依梦笑着挡开林婉茹的手小说道:“没说什么,没说什么,就说我们家的林妹妹,好威武哦,把你家的小奴隶唬得一愣一愣的。”

“嫣然姐,你说,你们刚才到底在说什么?”

“没说什么,就是看那小子还挺俊俏的,做你一个人的小奴隶太可惜了,要不我们仨姐妹都把他收了吧?”薛嫣然悄声说完就忍不住哈哈哈的大笑。

林婉茹面色绯红,嘟囔囔道:“我不理你们了,我平时都这么凶了,你们都还不怕我,还要欺负我……”

“好了、好了,我们好怕怕哟!呵呵呵…不和你抢小奴隶了。”勤依梦和薛嫣然继续逗乐。

“不要,还取笑我,我全都不要,都给你们,哼!”林婉茹佯装生气。

“小奴隶也不要了,那我们把他杀了?”

“不,卖了,应该挺值钱的。”

“你们敢……”

……

刘桐刚开始还听不清她们在说什么,后来她们声音越说越大,越说越乱。他在后面就听清楚了,脸都绿了一地。

刘桐跟在她们后面,上了马车。

林威冲他一笑道:“小子,会赶车吗,坐我旁边,我教你。”

“不会,还请林前辈试教。”刘桐拱手道。

“小子,可以呀,这就知道我姓什么了?来,这条凳虽然短了点,但是还能容下你这瘦弱的身板。”林威说着用手拍了拍自己胯下赶马车的条凳,同时屁股向右边挪了挪。

刘桐心想“你侄女不是都叫你林叔了么!”也不客气就坐了下来,接过林威手中的缰绳。但马鞭林威并不敢交给他,害怕刘桐乱敲打马屁股,会搞的人仰马翻。

林威道:“驾驶马车,马鞭一般不要乱用,控制不好就会非常危险。”

林威示意刘桐先起来,自己一边演示一边告诉刘桐需要掌握的几个要点道:“首先端身正位,跨坐抚缰、控速上路,车随身动、眼观六路,随时按照路况或马奔跑的姿态收紧或放松缰绳并配以口语:驾…驭…等词汇。”

马队启动前行,路途中林威演示了好几遍后在一个山坳但道路相对平阔的地方让刘桐亲自驾驶感受一番。

刘桐上手启动,刚开始感觉还行,可没走多远,马就不听使唤人。要么快要么停,一步三晃,搞得马车内三个美女坐的很不舒服。

“死金刀,滚进来,你要把小姐我们的骨头拆了么?”马车内传出来林婉茹空灵而怒气冲冲的声音“快点,晚一刻就有你好受的!”

林威赶紧稳住了马车,示意刘桐进去。

刘桐向林威歉意地拱拱手后挽帘而入:

檀木厢内轻纱幔,

香木小桌搁中央。

旁环精雕细木椅,

莺燕三人怒扶腰。

刘桐发现这似香闺的车厢内三位美女正彼此地抚着腰、揉着头,一脸怒色地看向他。

刘桐心里升起一股歉意道:“实在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让三位小姐受惊了,下次我再慢点、慢点……”说着就想往外溜。

“站住!还想有下次啊?先跪下来给我们认个错吧,那才诚心。本小姐只要心情一好,说不定就不让你去驾车了,就在车厢里给我们端端茶倒倒水就可以了。”林婉茹故意刁钻道,就想看看刘桐什么反应,更不敢让他去学什么驾车了。

“什么、跪下?”刘桐睁大了眼睛道:“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三位小姐,我还是去驾驶马车算了。”

“你敢!信不信我扒了你的皮,然后把你扔在这大山上喂狗。哦,不对,喂老虎!”林婉茹凶神恶煞地,双手比划着道:“快给本小姐赔礼道歉。还有梦姐姐、嫣然姐姐你俩说一句话呀。”

“你的小奴隶,我们可不敢说。不过,妹妹啊,我看这小子弱不禁风,脾气又臭,你要他做奴隶干什么呀?况且我们云龙帝国早在几百年前就废除了奴隶制,莫非妹妹…你要、你要…”薛嫣然似笑非笑,一副好像识破了林婉茹秘密一样的说道。那柳眉凤眼,小嘴慧鼻竟然是那么的调皮好看。

“要干什么?我…我、可没有其它想法,不要乱说……”林婉茹面颊微绯,想要反驳来掩饰自己心中的一丝慌乱。

“呵呵,我可没说你乱想呀,我是说你想…违背帝国的法制么?”薛嫣然说完憋不住哈哈大笑。

“讨厌!”说完林婉茹扭头双手放在勤依梦的手上撒娇道:“梦姐姐,她们都欺负我!”

勤依梦知道薛嫣然又在找乐子,看了看刘桐抿嘴掩笑道:“依我看啊,就按妹妹你的意思把这小子丢下去喂老虎。但在喂老虎前应该让他给林妹妹你揉揉腿、捶捶肩什么的。等妹妹气消了再一脚把他踹下马车,免得以后又惹你生气。”

“不理你们了……”林婉茹知道她们又在找她的乐子,寻人开心。随后又盯着嘴角上扬,含着邪笑、不言不语的刘桐道:“你还杵在那儿干什么?愣木头。”

“我…”刘桐顿了顿说:“那我是走还是留?”

“你还是过来坐下吧,我们可消受不起你再驾马车了,林妹妹应该有话跟你说。”薛嫣然缓过气后说道:“来坐我这边,我去与梦姐姐坐。”

刘桐拱手正准备上去坐在左边空开的位置时就听见林婉茹嘟囔道:“我才没有话跟他说!”

“那你没说的,那我就帮你说了哦?”薛嫣然坏坏的看着林婉茹用询问的语气和眼神说道。

“你敢!”林婉茹立即打断,生怕她们又要乱说一气了。道:“哼、我自己问。”

“小姐、请说。”刘桐礼貌性的用了这个大陆的语言说道:“本人既然是你们所救,就是我柳某的救命恩人,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哟,看不出来还挺会说话哦,也罢!我就问问你,你学过武功没有,什么境界?”

刘桐摇了摇头。

“在你昏迷时石管家和林叔都给你把过脉,输过真气。”林婉茹继续说道:“发现你经脉软弱无力、也无练体痕迹、丹田更没有一丝元气。但……”林婉茹又顿了顿,盯着刘桐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心里踌躇该不该说出来。

“但什么?小姐直说无妨。”刘桐看着眼前这个明明是一个婉约文静的女孩,却为何处处表现的如此霸道。她勾起了刘桐的兴趣。

“其实没什么,就是在把脉时石管家和林叔都发现你的体内……”正当林婉茹准备说出大家心中的疑问时突然马车一阵颠簸,栽倒在地,又把他们摔的七荤八素。

接着车外是马惊人乱,箭矢破空。随后就是几声惨叫,有人应该已经殒命。

“敌袭!”林威一声大吼,已拔剑与几位镖师挡在翻倒的马车外等待林婉茹她们赶紧出来。

而此时车厢内的林婉茹由于车厢的翻倒,她的身子正好压在了刘桐的身上,嘴唇以及额头还因此撞在了一起,刘桐的右手也撑在了林婉茹软绵绵的左胸。

二人守候了十几年的初吻就这样被对方无意间夺取去了,皆是一阵面红耳赤,十分尴尬,刘桐赶快松开了右手。而林婉茹也想赶紧起身,却发现勤依梦和薛嫣然还压在他们身上。

外面已是杀声震天,又有几声惨叫传来。

林威拉出了林婉茹几人,确认了她们的无恙,叮嘱了一声也加入了战斗。

由于敌人的偷袭,二十多人的镖师团队已是死伤惨重。等刘桐他们从车厢爬出来时,他才发现除他们四人外,现场也只剩下了林威、石长春、小红、小花以及九名镖师。三分之二的死伤都是在敌人突然偷袭中被暗箭收割了生命。接下来的混战又有几人倒下,而敌方到目前也只是死了五六人。

刘桐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他的心在颤抖。他的双腿有些不听使唤,杵在那里被林婉茹和薛嫣然架到了翻倒的马车后面让他去躲避。

刘桐茫然地看着他们在战斗。刀光剑影、鲜血纷飞,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战斗在持续、胶着。为了队友之间有所帮扶、为了不被敌人各个击破,林婉茹他们在聚拢、在协作……

战斗的圈越缩越小,他们双方各自聚在了一起。开始了两军对垒,临时的停歇。

正当林威他们准备突围时,敌方那边天空突然传出来了一阵阴恻恻的笑声,一个黑影落在了敌方面前,一看就知道这是这次袭击他们的领头。一身黑衣劲装,蒙头罩面,只漏出一双阴毒的眼睛盯着刘桐这边只剩下的十一二人。随后那黑衣人指向了林婉茹道:“除了那个女的,其余一个不留!”

“等一下,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要死也让我们做个明白鬼!”林威吼道。一是想拖延时间,二是向弄清楚对方到底是谁,如果能将消息带出去,将来师门也好有个应对。

“要怪就怪林昊天那老东西得到了不该得到底东西,我们只有拿下他的孙女儿做为筹码了,哈哈、哈哈、哈哈!”

“是你们!”林婉茹这时候突然咬牙切齿道:“是你们杀害了我的父母,五年前就是你们杀害了我的父母!”

“婉茹,不要冲动!”石管家突然阻止道:“你不是他的对手。”

勤依梦和薛嫣然也赶紧拉住了林婉茹,怕她挣脱了出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黑衣人放肆的笑道:“小姑娘,你父母不是我杀的。不过我保证可以带你去见到他们,到时候你能杀的了他们是你的本事。”说完又是一阵狞笑,仿佛林婉茹已是他到嘴的肉。

“老匹夫,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林婉茹不能动弹哭的撕心裂肺、额头青筋暴露。

黑衣人这时眼神阴冷地看着他们,就像是看着已是一堆尸体一样,缓缓的举起右手,竖起食指一挥,嘴里飙出一个字“杀!”

“这是我们云阳门的事,各位立远镖局的兄弟们实在对不住了,你们都逃命去吧!”林威说完又对着石长春道:“石老,我们去拖住他们,尤其是这个黑衣人,好让几个女娃儿赶紧逃。”

立远镖局剩余的几人摇了摇头,抱拳准备撤退。石长春哈哈大笑,豪情万丈,一声:“好!”,当先一步抽剑杀向了领头黑衣人。

“哈哈哈哈…”黑衣人大笑道:“都这个时候了,你们一个也别想逃掉!”

勤依梦、薛嫣然、沅花、江可红四女架着林婉茹,拉起刘桐就开始后撤。

林婉茹原本还在挣扎,看见几个追上来的黑衣人又被林叔顾此失彼地拦了下来一边战斗一边说:“快逃,小红、小花保护好你们的小姐,你们逃脱了,我与石老才好抽身去与你们汇合”,说完就砍翻一个黑衣人。

林婉茹终于开始安静下来了,她知道再这样挣扎也是徒劳的。自己现在武功不济,报不了仇不说还有可能因自己挣扎而耽误时间会害了林叔,害了这些姐妹。所以她必须逃,逃的越快也是给林叔、石管家他们争取时间。

战斗在继续,石长春与敌方领队的黑衣人缠绕在一起。或是拳脚翻飞、或是刀光剑影,你来我往、左突右进,飞沙走石、山摇地动……

而林威则是在断后,拦住了一批批冲向林婉茹她们的黑衣人……

剩余的九个镖师也在且战且撤退,已经又有三人被疯狂的黑衣人夺取了生命。

刘桐几人边逃边回头,偶尔冲上来的一两股黑衣人也被勤依梦、薛嫣然、沅花、江可红分别拦下。

“小姐快走!”沅花、江可红杀向了敌人。

“妹妹带着这臭小子先走……”薛嫣然护在他们前面道。

“不,要走一起走!”林婉茹焦急道。

“他们的目标是你!”刘桐这时摇着林婉茹的肩膀道:“只要我们先走了,她们才会安全点。”

刘桐他知道自己手无缚鸡之力留下来也无济于事,只能以卵击石。而敌人的目的就是要抓住林婉茹,只要林婉茹逃走了,才会分解这些伙伴的压力。

“等下找到时机,我们会分别突围,到时师门集合,再一起杀出来解决这帮贼子。”勤依梦也握住林婉茹的手说道。然后望向刘桐道:“照顾好我家妹妹,否则等回到宗门我一定让你掉一层皮!”

刘桐拱了拱手,没再说话拉着林婉茹就往茂密的树林逃去。

果然,敌人看见了林婉茹先行逃走了他们改变策略,只留下一小部分人战斗。其它大部分人分几组追向了林婉茹与刘桐逃跑的方向……

延伸阅读

乔艺加盟  http://www.hitadsindia.com/nf4p.shtml
乔艺家具赢得了广大客户的信任。公司总部设在各地闻名的湖城-环境优美的鄱阳湖天鹅候鸟保

科逸卫浴加盟  http://www.hitadsindia.com/uq24.shtml
苏州科逸住宅设备股份有限公司自2006年8月成立以来,以“专注、专业”为目标,按照“

翁江缘酸菜鱼米饭加盟  http://www.hitadsindia.com/t41.shtml
翁江缘酸菜鱼米饭,全新口味,营养快餐,既满足快节奏城市生活,又满足新人类对时尚口感和

赛优加盟  http://www.hitadsindia.com/xtbi.shtml
赛优设备总部致力于自动化系统成套工程的技术密集型企业,为用户提供自控工程设计、成套、

开创复合管道加盟  http://www.hitadsindia.com/d55a.shtml
开创复合管道自成立之日起,始终坚持:“以人为本、技术出众、品质取胜、为用户服务”的现

乐卡氏加盟  http://www.hitadsindia.com/p7m6.shtml
乐卡氏港台品质生活店四大品牌——诗乐氏、海绵宝宝、英诺迪、希慧娜姿,来自港台、美、加

遵安程加盟  http://www.hitadsindia.com/ajmo.shtml
遵安程交通设施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停车设备及交通安全设施产品的制造商,集开发、生产、销

美一天洗衣加盟  http://www.hitadsindia.com/6wh0.shtml
美一天洗衣产业连锁公司成立于2003年,公司在引进国外(意大利Miliday)先进技

深圳市思美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hitadsindia.com/gtra.shtml

农工商超市加盟  http://www.hitadsindia.com/xviv.shtml
农工商超市集团由农工商超市、好德便利、可的便利、便利通电子商务、好德企业、好德物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没有转校生就无法转动的世界之创业伊始

    “还有没有更大一点的?”“这已经一百八十平了,还要更大?你到底几个人住啊?”不仅房东一脸纳闷,就连一旁的王强也十分困惑。这房子别说他一个人住了,就是他全家搬进来也够宽敞。“这你别管,除了住人,我们还有很多东西要放,你这……真不够大!”林飒打量了一下,摇摇头。“这已经是我这最大的房子了,除非你肯搬到一

  • 头牌俏捕头之运气太好了(7)

    第7章运气太好了凯莱转过身,闭着眼睛思考了一会儿。之所以要转过身,是因为凯莱不希望对方看到自己脸上的犹豫。“跳下去,或许你的朋友同伴会救你一命,留在这里,我一定会杀了你。”听到了凯莱的这句话之后,对方却有一些惊恐的摇了摇头。“他们不会救我的,我清楚的了解他们,他们连自己保命都来不及,又怎么会救我这个

  • 我的身体能装app第一章在线阅读

    阳春三月,正是乍暖还寒时候。锦春站在帘子下面蹙着眉,慢慢儿地伸出如玉般的纤手撩开帘子,扑面而来的热气,熏红她一张俏生生的脸,走近床前,瞧着在床里还睡的长宁侯府四姑娘顾袅袅,秀气地拿出帕子替顾袅袅擦了擦脸蛋。帕子下的脸蛋,肌如玉雪,便是此时是睡着,也能看得出来长宁侯府四姑娘顾袅袅的精致眉眼,鼻子挺翘,

  • 直播做饭后我就成了最浪的崽之改戏(2)

    没多久,一群保镖顿时护着一个男人从记者堆里挤了出来,那群记者也很快被保安拦在了外面。“离谢延近点,这样曝光度抵得上你拍好几部小火的剧了。”刘姐双手环胸挨在她耳边嘀咕了一句。苏莘扭头看了她眼,并没有说话,**圈向来如此,为了热度炒作什么的已经是稀疏平常了。这个时候剧组的人基本都到齐了,副导演也在吆喝大

  • 无限之归途在线阅读第2章

    警察找上陆姩的时候,距离陈燮皓失踪已经过了一个多月。那天她又去墓园看男友,刚准备回去就被警察堵住了。她一看那个为首的警察,就觉得这个世界真是讽刺,碍眼的人一个接一个出现在她面前。兰鸩城是商贸中心,各国族群聚集在这里。越来越多的兽面民在此定居,成了城市第二大人口。譬如这位卡利警官,眼尾尖利,两颊凹陷,

  • 相思阎罗第10章在线阅读

    石棺中躺着一个极美的女子,正是之前天诚脑海中所出现的那女子。那石棺中女子慢慢浮起,随后站立着悬空在石棺之上。大蛇见到这女子,低下头不敢直视,“参见圣女。”“圣女?”天诚看着圣女,总感觉似曾相识,当却又想不起来。圣女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天诚,露出笑容,“你终于来了。”“你在等我?”“我沉睡了百万年,就是

  • 八零福运小哑妻第六章在线阅读

    卫兵们心里一阵无语,之前在电话虫里面,不是说是个悬赏八千万贝利的大海贼在闹事吗?现在竟然被四王子当成玩具一样的扔来扔去。要知道曾经在鱼人岛很有名气的恶龍海贼团的首领阿龍,也不过是被悬赏了两千万贝利。“砰!”霍克眼见差不多了,一把将已经昏迷不醒了的醉酒海盗扔到卫兵们面前。“把他抓到大牢里面去吧!给他判

  • 祸乱君心在线阅读第4节

    我吓得连气都不敢出了。我感觉心跳的厉害,拼命屏住呼吸。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握紧枕头下面那把之前准备好的刀。这种感觉,让我接下来很久都因为这个做噩梦。等待了很久,那双脚的影子终于退去了,我清楚地听到了脚步声。那脚步非常轻,但是屋里**静了,仍然听得很清楚。我知道,他现在一定还在客厅里。我一动都不敢动,

  • 我有五个大佬爸爸第1章在线阅读

    霍格沃茨魔法学校,这座被英国魔法界誉为最后一块净土的城堡在这个晚上也被战火的硝烟染上了一抹阴郁的黑色。伏地魔——被英国巫师称为不能说出名字的黑巫师带领他的死忠食死徒,一举攻进了这座他心心念念想要得到的地方。霍格沃茨的教授们、小动物们以及赶来支援的傲罗们、凤凰社的社员们身披战袍,举起他们的魔杖,应战这

  • 英雄无敌之逆天魔法师第一章

    七月,上海最闷热的时候,连续集齐了七个高温橙色预警,连空气都是热烘烘的。初心打开车窗,一股热浪扑来,搅得人一阵阵发晕。她犹豫,鼓足勇气才将脑袋伸出去找车位。刚过申报期的税务局停满了车,她仔细看一圈,靠近大厅的两个停车场完全没有空位,即便是非机动车的车棚都斜着停了两辆小车。兜个大圈子,初心把车开到大厅